王筠婷·一绝无艳(下)

2018-08-05 13:06

王筠婷·一绝无艳(下)

他唯有等她们靠近点,嗅出这暗藏在化学药品及消毒酒精里的橘子香,再往她右脚高跟鞋脚跟一望,才确定他是跟对人了。
(图:何慧漩提供

相比之下,千金显得容易处理多了。她也没怎么为难他,或许压根儿没发现他,纯粹想将这事完成了就回家。一路上她和助理几乎都没谈话。好像不过是两个凑巧走在一块要进同一栋楼搭同一部电梯,刚好也撞了衫的陌生人。他跟在她们之后,等着同一部电梯,他也刻意的站在她们身后比一个胳膊还要远一点的距离。但他还是趁这个机会,仔细的辨别了她们身上的味道,千金有抹了带橘子味的香水,助理则没有。在电梯门口,他还发挥了他看家本领,暗中从电梯门口模糊的倒影,看出千金和助理的模样,虽然这倒影有点模糊。

广告

千金有双相当好看的大眼睛,还是深邃的双眼皮,这点大概得了父亲的真传,不过,一号人物的眼神凌厉,他女儿没有这些历练,像是个还未成年的小狗呆呆望着人的无辜模样。千金助理则是一个大众脸,平扁五官、单眼皮、眼尾稍微往下掉、像个小丘一样隆起的鼻子,以及薄薄的唇。这样的脸和一众女孩站一块,还真的像块洗了很久的布,什么颜色也没有。

电梯到了。他比她们加快两步,先走进去,然后背对着她们低头,听见她们踏步进来,稍等一会儿,再将身子转过去。助理给按了号码,往16楼上升。门开左转,她们往一家私人诊所走去。诊所人不多,但看出来这医生也挺忙的。他站在门外,只见助理在这过程中飞快的打了一通电话,两人进门直接就往医生的办事处去,外头等候的,当然有人觉得不满意,想看看这卡位的是谁,只是这两个女生动作太利落,等到她们发现的时候就只见着两人那分不清谁是谁的背影。

他用假资料挂了一个号,在外头装成病人一样低调的呆着,这期间他没白等,仔细的观察了这家诊所。“金太苃大夫”。皮肤专科。但他知道所谓皮肤专科不过就是整容科的另一名字,在这里等候的病人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个病人。三小时后他才接到一通叫他下去大厅等候的电话。大概里头有个秘密通道,千金和助理二人从那里离开。

在这大厅等候,他才知道一整个任务最难处就在这里。这里是办公楼,又是午饭时间,进进出出的女生,都是一个模样的白领。说一个模样,就真的是一个模样:平扁五官、单眼皮、眼尾稍微往下掉、像个小丘隆起的鼻子,以及薄薄的唇,连身上衣服都是一系列的蓝黑和灰。他提高警觉的盯着电梯门口,万一丢人了,他的工作也丢了。

电梯送出一批又一批的人,频密得好像忙着打开的一个又一个罐头,释放出一批又一批没有特别色彩的人。终于他等到千金和助理两人,坦白说,他一时半秒还真没有办法把这两人给认出来。

千金已经整容,变得和助理一模一样:平扁五官、单眼皮、眼尾稍微往下掉、小丘隆起的鼻子,以及薄薄的唇。他唯有等她们靠近点,嗅出这暗藏在化学药品及消毒酒精里的橘子香,再往她右脚高跟鞋脚跟一望,才确定他是跟对人了。途中两个不止“撞衫”还“撞脸”的人,融进群众,那感觉如同两颗细盐落进大海里,大伙儿都是黑蓝灰色,大伙儿都是同一张脸。

广告

三人站在红绿灯前,他可以感觉到,千金的肩膀微微的颤抖,这大概是她换脸过后的第一分礼物——过着与别人一样,千篇一律的日常。助理拐了一个弯,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千金没有马上回家,他尾随着她,两人穿越人山人海的广场,进入最市井的,也是青少年最爱逛的广场购物去。

过程中他费力的盯梢,要在一众一模一样的脸里将千金找出来,远比辨认富太太的包包,还要来得艰巨。把千金“护送”上车,再开着车把俩人护送回家。他给老大打了一通电话,再检查户口里多出的数额,他才确认自己已经成功完成任务。他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没有枪林弹雨,没有刀光剑影,不过好像陪了任性的女朋友逛了一趟超市那么简单的任务,他怎么觉得这是他遇见的,最不可思议的任务了呢?

医生应该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见到千金真面孔的人。他衷心祈愿医生平安健康。果真,一个星期后他看见一则“金太苃医生突然心脏病发逝世”的新闻。他在那一刻祈求一号人物相信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千金的脸,事实上,即时现在,他要是遇见走在街上的千金,换了香水,换了包包,混进无艳丽可言的群众里,他也已经没办法将她认出来。

然而不知怎的,他的胃开始抽搐起来。这张立体扑克牌的脸,此刻终于有了点表情。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