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传艺·科研基金体制必须改革

2018-08-05 11:02

符传艺·科研基金体制必须改革

谈到科研基金,大家都会抱怨这几年国内的科研项目是越发难以获得批发,主要是政府缺乏资金。

大马完整内阁公布及部长们在国家皇宫宣誓时,笔者正在美国参与一项三年一度的重要化学工程(化工)研讨会。和与会的国际学者谈起时,大家无不赞赏我们93岁的老首相老当益壮,也非常慧眼识“英雌”地委任年仅35岁的化工硕士——杨美盈为新任的能源科艺环境部长。当然,大家也同样期望此年轻部长能为大马的科研环境带来重要的改变。

广告

长久以来,大马各大专学府的教职员及科研人员,绝大部份时候都依赖政府(主要为前高教部、以及科学、工艺及革新部)发放的科研基金,毕竟支持科研的本地企业少之又少(见笔者2017年9月24日此专栏)。联合国的数据显示,我国的科研开销仅占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3%,总开销为97亿。我国的这两个数据不只和科技大国如美国(2.8%;4793亿)、日本(3.4%;1706亿)等相去甚远,连亚洲内的韩国(4.3%;732亿)、新加坡(2.2%;101亿)、中国(2%;3705亿)等都把大马远远地抛在后头。若要在两年后跻身先进国,增加科研基金的发放是刻不容缓的事。

谈到科研基金,大家都会抱怨这几年国内的科研项目是越发难以获得批发,主要是政府缺乏资金。教育部长之前更说MyBrain15奖学金已暂停,直到财政部决定是否继续,对国内的学者及学子们来说,是个雪上加霜的事(此奖学金这几年一直是国内主要资助研究生的“经济来源”)。有印象的学者都会察觉每每全国大选来临时,科研项目都会显著地减少。当然,若询问相关单位,他们会归咎评审的审核较为严格,或推说当年有素质的建议书不多等云云,以致被批的项目不多。必须强调的是,大马的科研基金除了支付科研项目的开销(如购买科研器材、样品测试等),培育科研人才也为大马科研基金的主要议程之一(每个科研项目总开销的30至40%都花在聘请科研人员——通常为硕博士生)。所以当科研基金缺乏时,大学里的科研活动及硕博士生的数量也跟着减少。前朝政府还有一个非常不好的惯例——每当大选来临时,科研基金以及研究生奖学金(如MyBrain奖学金)的发放也相对的减少。甚至有研究生经已通过MyBrain面试仍等不到奖学金的发放。这些理应发放给科研项目基金及奖学金的钱去了哪?大家心知肚明。但愿此状况不会出现在新政府领航的下届全国大选。

话说回头,科研项目的审核确实是许多科研学者大吐苦水的一环。项目审核的相关单位有许多需要提升的地方。评审水平低落是一问题。最让学者们感到沮丧的是,建议书被拒绝后收到的评语就区区几个字——没创新性,如何提升建议书的建议也从缺。更令人惊讶的是,一些被批没创新性的建议书里的项目,三五个月后竟然成了某某教授的科研项目。所以很明显地,这当中涉及评审的严重道德操守问题。当然,相关单位不会承认这种事情的存在,但这却是科研领域里公开的秘密。所以有资深学者还会告诉新进的学者,申请科研项目时,不要写得太详细,免得被人“偷”取了相关的科研点子。

要做到大公无私的审核,就必须杜绝评审与申请者之间的利益冲突问题。目前的惯例是,身为评审的学者也可同时提交科研项目的建议书,相关单位会把该建议书发给其他评审来审核。

但这种做法仍然不能确保完全的中立。最公正的做法,就是禁止作为评审的学者同时申请该科研基金(至少同一期的科研基金的申请),或是学者本身需因利益冲突问题而请辞。负责科研项目的相关单位也可参考一些国外科研机构的处理方式——邀请国外学者成为评审。笔者就曾为卡塔尔、南非、香港等研项单位作评审。这些单位常会邀请国外专家审核他们国内的科研项目申请,除了能有效地杜绝评审的利益冲突,也能直接地提升建议书的审核水平。

若大马要成为先进国,增加科研开销是必要的。希望新政府在提呈明年度的财政预算案时能慎重考虑增加科研基金的发放,毕竟这几年基金的减少已严重影响到国内各大专的科研活动。同时,也可与更多国家设立双向的科研基金。近年来相当活跃的牛顿基金是不错的例子,让一些大马的学者与英国大专的科研人员共同合作一些科研项目。据笔者所知,印度、南非等国皆设有双向的科研基金,大马却不在他们合作的名单内(杨部长是否应该关注一下?)。除了让传统掌管科研基金的教育部、能源科艺环境部外,政府可以考虑像美国般让多一些部门掌管各自相关领域的研究基金(农业、天然资源、文化等),才能达到百花齐放的境界。此外,长久以来不受重视的社会科学方面的研究也应得到适当的关注。除此,政府也应鼓励私人企业多多投入大专及各科研机构的科研活动。科研的缺乏,意味着我国的企业只能依靠国外企业的技术转移。试想想,若国外企业就算真的将技术转移给我们的企业,他们会转移最新的技术吗?但安于现状及不愿冒险的心态是国内企业最大的障碍(见2017年9月24日此栏)。许多企业界人士其实并不知道在大马投资科研基金可获得双重税务回扣的优惠。所以相关单位有义务大力推广,让更多企业投入科研基金,以发展自身的科技。若能将科研开销增至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2%(接近新加坡及中国的数据),大马才能和其他国家在科研上争一日之长短。

广告

虽然“谈钱伤感情”,但钱永远不够用的年代,新政府必须确保科研基金发放在适当的领域里,以达到最优的效用。不然到了所谓的“先进国”,却拿不出几个大马本身的科技(我们的国产车到现在还在用着日产的引擎),真会让人笑脱大牙!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