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姑再因阿比丁·让大学闻名并受承认

2018-08-05 11:06

东姑再因阿比丁·让大学闻名并受承认

最近几周,希望联盟宣言中落实承认统考的问题再次引发了外界反弹。

“背诵可兰经(hafazan)和剑桥国际中学教育证书(IGCSE)课程的结合,将实现现代化和变革性的教育,以为儿童未来继续在国际深造做好准备。”

广告

以上是阿尔安马宗教学校(Maahad Tahfiz Al Ammar)主席在晏斗的学校落成仪式上发表的言论:这间学校拥有本身的泉水,这确实是一个有利学习的环境。

我想像学生在几年后会熟悉英国文学的一些伟大作品、冰川形成的过程、认识政府的各种不同形式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竞争理论——以及马来亚如何卷入其中。

在了解人类伟大发明时,他们可能会被教导伊斯兰黄金时代的数学、天文学、物理学、化学和医学,如何对欧洲文化复兴产生影响。因此,希望他们会意识到引导科学进步的精神启发至今依然适用。

我在社交媒体上载了那间宗教学校的照片后,有孩子的朋友指出这个概念并不新鲜。其他的宗教学校长期以来一直采用剑桥国际中学教育证书课程,在与其他的私立幼稚园和学校,包括蒙特梭利教学、强调课外活动、以及在英语教学时使用拼音(Phonics)上,都有着激烈的竞争。显然,大马人(尤其是马来穆斯林)对各种教学方式都有需求。

在为大马创新世代机构(Genovasi Malaysia)6周年活动准备演讲稿时——这是一个教导设计思维的学校,由大马创新机构(Agensi Inovasi Malaysia)及创新世代基金会(Genovasi Foundation)支持,而我是受托人——有人提醒我说,政府学校也从国际教育计划中受惠。事实上,该基金会的一个计划,就是将国际文凭课程纳入大马的中学,早期的数据显示,在家长和老师的大力支持下,学生们可以从中受益。

最近几周,希望联盟宣言中落实承认统考的问题再次引发了外界反弹。有人甚至提出各种历史论证来讨论应不应该承认统考,在履行竞选宣言前,似乎也有暗示说过去所作出的承诺都应该进行修改。再一次,我们知道首相只把竞选宣言视为一项指南,而且极有可能最终产生的结果是根据政治因素,而不是教育因素。

广告

尽管如此,最重要是厘清“承认”的含义:这主要是为了报读公立大学,允许他们成为公务员,以及允许学校接受政府的援助。如今,在大马教育文凭中马来文考获优等的统考生可以在公共领域中担任教师,同样的,在砂拉越、雪兰莪、槟城和马六甲州政府公务员制度中也是如此。

然而,由于种族、语言和教育融合,各种激情的观点都浮出水面。极端反对者认为,承认统考会威胁到马来语的地位、宪法和国民团结。在另一方面,支持者则表示这将改善教育成果、提倡公平、当然还有国民团结。

唯一可能导致出现的结果,就是假设政府承认或不承认统考,会对所有公立大学带来什么影响。但也许还有另一种推进的方式:给予机会为我国大学的自治管理提供真正的竞争。

世界上大多数的知名大学,无论他们是如何获得资助,虽然不是全部,但大多数都有能力选择他们的学生:即使有一部份学生是由中央政府机构根据考试结果分配的,根据其他资格、课外活动和面试选择学生是非常普遍的。

广告

我们的公立大学现在应该具备这种能力(至少在一定程度上)。

如果他们想根据剑桥国际中学教育证书、国际预科证书(IB)、剑桥国际高级水平课程(A–Level)或统考成绩来接收学生——或者在音乐、体育或公开演讲或掌握某种语言的能力——他们都应该能够做到。大学校方——而不是教育部——必须对他们做出的决定负责。从国际排名来看,这种方式能够打造世界级的大学:最聪明的大马人都会想要入读的大学。

在此之前,令人费解的是,虽然大家能够毫无异议地接受剑桥和日内瓦的国际文凭资格,但这项本土资格的文凭(以入读剑桥大学)却面临着阻碍。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