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焕然·您是“全民”的教育部长

2018-08-05 11:17

安焕然·您是“全民”的教育部长

们的焦点是不是忘了一些更根本的,关乎“教育”的核心问题?

上周末,受邀到笨珍培群独中校庆,与潘永强和蔡添强同台座谈《政治转折下,华社何去何从?》蔡添强在座谈的小结时指出:“如何去学习接受多元文化,这可能是我们的首要任务。”

广告

当然,这里的“我们”,是指“所有人”。不只是自以为是的“华社”,还包括新政府,和“全民”,包括各族群,都应该去反省。

接受多元,从来就不是靠口号喊出来的。更重要是要去检讨我们自己,之前做的够不够?做错了什么?还有哪些不足?并时时要以此互相提醒,如何促进相互尊重的和谐社会。与其要求这个那个,骂了你又骂了他,倒不如先自我检讨吧!这是当天座谈,我谈话的小结。

我们没有摩西,也不应太过沉醉在变天喜悦中,或是过度期待些什么。但要有意识,变天后,那门栓已拿下。轻轻推一推,门就开了。然而,别以为门外会是笑脸迎你。很可能,你一推开门,风沙猛刮,喧嚣四起。你是害怕,又把门关上,还是坦然迎风沙?

办教育,不仅仅是在能否开电脑班,或执迷于如何提高英语水平,而更要关注的是,我们需要一个怎样的“学习环境”?

我们的焦点是不是忘了一些更根本的,关乎“教育”的核心问题?

日前,一位不是“华语圈”的朋友这样感慨的告诉我:“每个种族都有本身的想法和担忧。我们不能只站在华人的立场看教育问题。如想让马来西亚人认同新教育制度,就必须考虑其他族群的感受。”

广告

收到这短讯,感慨。但同样的话,当然你也可以这样问说:“每个种族都有本身的想法和担忧。我们不能只站在马来人的立场看教育问题。如想让马来西亚人认同新教育制度,就必须考虑其他族群的感受。”

大马不同教育源流的学校师生,各有优缺。不能说你差我好,我的是爱国的,而你的是“离地”,不爱国的。其实你还要小心,别教出一堆不可理喻的“爱国贼”。

教育,就像生活一样,回归纯朴。你缺的是知识吗?你不会讲马来话?不会说英语吗?不见得吧!尤其是新生代。但在学习过程中,你快乐吗?还有,在这多元社会里,你同理心的了解“他者”了吗?

新政府,新希望。我们有全民首相、全民内阁,当然也要有“全民”教育部长。

广告

要当“全民”教育部长,就得正视多元共存,但也要致力跨文化。“快乐学习”还在于塑造和促进相互了解和相互欣赏的和谐社会。多元共存是历史事实,但互动不多。

跨文化的对话契机,仍有待加强。要懂得惺惺相惜。

首相马哈迪提醒的道德教育,不就在于责任感与敬人的培养吗?所以学习如何接受多元,亦是我们的当务之急。

建议教育部成立拨款机制,或与NGO配合,鼓励各源流学校(包括国民学校、国民型学校、国际学校、华文独中等)举办更多的跨文化交流活动。但这类型活动应是更多的交流与对话,而不应是各类“比赛”竞技。

教育部可主催和拨款补助,举办三语论坛,但执行权可下放,甚至可以让不同源流学校“轮值”主办。今年是州内一所国中或国小主办,邀请各源流学校精英代表来交流。第二年则交由一所华文独中或华小来主办。第三年由淡米尔小学或国际学校来主办,也邀请不同源流学校代表参加。

鼓励各源流学校师生参与的生活营和学习营,加强举办跨文化活动的力度。以这些跨文化活动,暂代目前尚存争议的综合学校的提出。这样不是更好吗?

新政府的教改大业,轻重缓急要拿捏得好。教育改革是长远的路,凡事还得按部就班,循次渐进。先确立哪些是优先顺序,哪些是可以暂缓的。教育部长要做大事,就要抓大方向。至于那些黑、白鞋的“小事”,就放手,让相关部门或个别学校自行定夺吧!

还有,如统考问题,要以政治智慧去面对各方的责难。更重要,我们还要以更谦卑和诚恳的态度去面对大众,面对教育改革。

有真材实料和有涵养的人,是谦逊的。

稻穗愈丰实,就愈下垂(ilmu padi,semakinberisi semakin tunduk)。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