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钦亮·统考文凭的政治末路

2018-08-05 11:22

郑钦亮·统考文凭的政治末路

只有一刀切,从政治移至教育专业,再提升国语水平以终止马来主义的嘴巴也真正提升独中生国语水平,或许可看到另一条生路。

关于承认统考文凭这件事,人们看到了教长马智礼和副教长张念群被“追打”,各人有各人的领会,还好我们大伙仍在享受着幸福变天百日内的蜜月期,所以对希盟政府仍有存余的厚爱和通融。

广告

反对党尤其马华对希盟群英的连消带打,也是合情合理,可能是报复,也可能是揶揄希盟华基政党终于吃到“统考辣椒”,这次知道辣了吧?

知道马华当时遇到的“统考木人巷”了吧?

副教长张念群在509之前的一辑“斩钉截铁”宣称执政后即承认统考文凭的影片,近日再度被反对党翻出来笑谈,随后补上一句“希盟华基政党不是对统考课题的内情研究不足,就是想不到会真的执政,不然怎么会把话说得这么满,甚至还写入了宣言?”

其他的还包括笑说“一里路”变了“亿里路”和“张无期”等等,但是这些政治口水说到最后,依然是口水,以前的反对党常常拿来喷,现在的反对党也跟着拿来喷,而我们华教的统考文凭依然是政治台面上的祭品,不知要怎么膜拜才能顺利“登天”。

所以说统考文凭虽然像大马大部份课题一样必须经过政治手段处理,但必须褪下政治舞台远离政治讨论,再安排获得认同的专业与学术组职将它收纳并研究,然后才交由政府作最后讨论,才可能得公正评估,而非注入了政治元素。

不要像现在一样你一句我一句的,种族主义团体也来,马来保守派组织也来,前朝官员也来,把学术课题rojak成种族色彩,不就只是要肯定我们的孩子的学术水平,以让他们获得国家认同水平并给予培养吗?怎么会说到变成影响到国语的地位了?如果问题真的是在“国语水平”,即SPM国语科水平仍不足,要不,再提升国语科的水平如何?

广告

日前在马来亚大学(UM)由大学生联盟举办的“统考──年轻人与大学生的角色”论坛上,就有一位出席论坛的泛马伊斯兰大专生联盟(GAMIS)主席法依祖丁说出了这点。

他认为,独中的历史课纲并没有问题,当中也有包括伊斯兰传入大马的过程,而国语课纲虽有不少马来经典文学作品,但程度却与政府学校相距甚远,所以有必要制定另一个与大马高级学校文凭(STPM)同等水平的国语课程与考试,以作为统考生进入公立大学的条件。

或许这是一个可以考虑的建议,无论是在维护国语地位或捍卫政府学校STPM文凭为进入公立大学资格的门槛,甚至是马来西亚语尊严论,到时公立大学还要以什么样的理由来拒绝持着大马高级学校文凭水平的统考文凭进入大学大门?

华教界或是希盟政府,应该清楚看到统考文凭课题若是循着前朝在国语水平争议的轨迹走下去,那么就算是走完前朝的一里路,确实有可能开启新一段的“亿里路”,因为它始终是政治祭品,更成为各方的政治资本,被复杂化也种族化了。

广告

只有一刀切,从政治移至教育专业,再提升国语水平以终止马来主义的嘴巴也真正提升独中生国语水平,或许可看到另一条生路。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