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为什么不应该是你,马哈迪先生

2018-08-05 11:27

郑丁贤·为什么不应该是你,马哈迪先生

前董事经理阿兹曼莫达回应,国库控股的投资,赚钱和亏损的比例是5比1,平均收益率是9.6%,而从2004年起,为政府的资产值翻了几倍,并不是马哈迪和阿兹敏说的那么不堪。

马哈迪出任国库控股(KhazanahNasional)主席,民间有反弹声音;马哈迪反问:“是我又有什么错?”

广告

我有几个理由,说明为什么不应该是你,马哈迪先生。

1.伦理上,你不应该自己委任自己国库控股是“财政部长机构”

(Minister of Finance Inc)所持有,所以向来是由财政部长担任主席。

阿都拉巴达威和纳吉都曾经担任国库控股主席,因为他们兼任财政部长。

这一次,又把财政部长的另一只手臂给废了,落人口实,说财政部长沦为“簿记员”。

何况,委任自己出任主席,有没有经过内阁同意?

广告

2.组织上,权力过于倾斜董事会的其他4名成员,都是马哈迪一手委任,其中经济部长阿兹敏被视为马哈迪的亲信。

在马哈迪面前,其他人能有不同的意见吗?

在关键时刻,特别是涉及和权贵政商集团有利益关系时,谁能坚守国库控股的立场?

3.体制上,商业必须和政治区隔纳吉出任1MDB谘询理事会的主席,是1MDB错误的第一步,让政治权力介入商业利益。难道这不足以成为前车之鉴?

广告

当然,两者有所差别。最大差别是,国库控股的规模和重要性,远远超过1MDB。

国库控股持有1千600亿令吉资产,分布在众多重要领域和企业,特别是政府相关企业(GLCs)。大马10大上市公司之中,有6家由国库控股持有主要股权。

国库控股的结构和运作,并不是政府部门,而是企业模式,以绩效和收益为绝对前提。

要是让政治利益介入,谁能保证不会步上1MDB的后尘?而后果可能更加严重。

4.记录上,马哈迪并不光采90年代,马哈迪曾经担任国库控股主席。

记录显示,国库控股的表现不佳,而且,几次都成为拯救朋党企业的工具。

大家稍微回忆,从飞机、汽车、船务,乃至发电、银行等领域,以私营化为名,从政府手中,卖给特定的“私人企业”;等到这些企业亏损连连,无以为继之后,又通过国库控股等,从“私人企业”手中买回来,替他们收拾烂摊子!

直到阿都拉上任首相,重组国库控股,减少政府干预,聘用专才管理,才让国库控股走上轨道。

5.概念上,不是土著议程马哈迪对国库控股罗致罪名,指责它没有履行马来人议程。

问题是,国库控股是为了土著议程,或是马来人议程而成立的吗?

我找出国库控股的成立宗旨。它写到:“国库控股致力于创造可持续的价值,以及培养优质文化,以加强大马经济的竞争力。通过主动的投资策略,寻找国际新成长领域,以及管理我们的投资,以期能够推动国家经济。”

是的,没有土著议程,只有国家议程。

在马哈迪手下,国库控股会变成土著/马来人议程的工具吗?

6.管理上,没有问题何须大改组经济部长阿兹敏在国会发表,国库控股投资一家印度的内衣网购公司,亏损了8千万令吉。

这个理由,让重组国库控股管理层,制造了一个很好的理由。

但是,内行人不这么看。

印度是新兴市场,而网购是未来趋势,而网购内衣,是保守国度很多女性的选择。短期亏损,不代表这不是一个有潜力的投资。

这是国库控股瞄准印度网购市场的投资之一。

就像国库控股很早就投资中国的阿里巴巴,结果赚了60亿令吉。

前董事经理阿兹曼莫达回应,国库控股的投资,赚钱和亏损的比例是5比1,平均收益率是9.6%,而从2004年起,为政府的资产值翻了几倍,并不是马哈迪和阿兹敏说的那么不堪。

没有损坏,又何必修理!

而马哈迪上任以来,以改革为名,一再扩大个人的权力,扶植特定集团,情况愈来愈明显,这才叫人担心。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