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约今城】郑锦华·电话也有不一样

2018-08-05 19:23

【昔约今城】郑锦华·电话也有不一样

在每人手机在手的现今年代,新任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不用手机的传闻,一时成为坊间的热门话题。反倒在物资匮乏的60年代,家里有装置电话的人,可以说是少数,这可从当时的电话号码只有5个数字窥看出来。
旧年代孩子玩意的“铁罐电话”,满足许多孩子“煲电话粥”的心理,同时给孩子带来无数的童年乐趣。

在每人手机在手的现今年代,新任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不用手机的传闻,一时成为坊间的热门话题。反倒在物资匮乏的60年代,家里有装置电话的人,可以说是少数,这可从当时的电话号码只有5个数字窥看出来。

广告

除了居住在城市或家境比较宽裕的,要不然,想要在家中装置电话,对于低收入的家庭而言,无非是种奢想。

毕竟,那时候一个月十来块钱的电话月租费,给低收入家庭,足可支付家中一个孩子的常月零用。

60年代的甘榜,装有电话的家庭更为罕见。我小时候居住的甘榜,百多户人家。平时生活,可从没听过有电话铃声从任何屋子里头响开来。

家中能够拥有电话是甘榜孩子梦寐以求的事,可以像周边少数拥有电话的朋友或同学,透过电话互相联系,然而,现实生活却没办法让梦成真。这时候,唯有模仿大哥哥们的创意,找来两个炼奶铁罐子,在罐底部各凿开个小洞,再用一条粗线子,将线头两边分别穿过铁罐的洞口,打个死结,让绳线牢牢牵着两个铁罐子。

当孩子持着一边铁罐靠近嘴巴讲话,因为绳线透过音波震动的原理,另一边持着铁罐紧贴靠在耳朵的孩子,就可以清楚听到对方的说话。这种以铁罐及绳线特制而成的对话筒子,是旧年代孩子玩意的“铁罐电话”。虽然只限于短距离才能听得清晰的“短途电话”,不过在当时物资匮乏的年代,即能满足许多孩子“煲电话粥”的心理,同时给孩子带来无数的童年乐趣。

每人手机在手的现今年代,逐渐少人使用公共电话。

当时在60年代称为Jabatan TelekomM alaysia的国家电讯局,还没办法将装置家庭电话的电话线覆盖各社区角落,即便公共电话,也没竖立在我童年居住的甘榜范围内。那时候,甘榜居民想要给远方的亲友打电话,必须步行大约15分钟,到街市的公共电话亭拨打。

广告

竖立在街边的公共电话,都是投钱币、圆盘旋转号码式的那种。每次拨打,需预先投入钱币,一旦拨通及听到对方声音,就要按下设立在电话机身右侧的“A钮”,否则将只会听到对方“哈喽、哈喽”,没办法互相通话。

那时期,拨打一通本地电话,每3分钟一角钱,每次将到3分钟时限,听筒里就会听到连续几声“嘟嘟”的声响,提醒拨打电话的人须再另外投入钱币以继续通话,否则一到时间,就自动终止通话。至于拨打外州电话,每3分钟3角至5角钱不定,取决于白天繁忙时间或傍晚7点钟过后,不同时段拨打的价钱有异。

用公共电话拨打外州电话,需要通过电话局的接线员转接。只要拨打外州电话,首先接电话的是接线员,经过接线员转接,如果对方有接电话,拨电人就会听到接线员在电话里通知:“Tekan A”(按A钮)。这时候,可以很明显的听到几声“咯咯”钱币掉落电话机身的声音。拨打的电话若没人接听,接线员也会通知:“Tekan B”(按“B钮”),先前投入的钱币,就会从机身的小洞格里掉出来。

拨电话的人,尤其拨打外州电话,随着每隔3分钟的“嘟嘟”声响,心跳加速,毕竟在那年代,一碟香喷喷的鸭蛋炒粿条才只需三四角钱。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