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弹琴】洪美枫·玛丽亚卡拉丝的“艺术家脾气”

2018-08-05 19:39

【听弹琴】洪美枫·玛丽亚卡拉丝的“艺术家脾气”

玛丽亚卡拉斯(Maria Callas,1923-1977)是20世纪中非常具有影响力的歌唱家。乐评评论她意大利式美声法歌唱技巧之精湛,也赞扬她拥有广阔的音域及声音色彩,能够胜任各种风格的歌剧,并对她演绎的歌剧角色有着别具一格的刻画。除了令人陶醉难忘的演唱,卡拉斯也因为是一个“很有艺术家脾气”的女高音而著名。
玛丽亚卡拉斯是红极一时的希腊裔美国籍歌剧演唱家,也是很有想法的伟大歌唱家。

玛丽亚卡拉斯(Maria Callas,1923-1977)是20世纪中非常具有影响力的歌唱家。乐评评论她意大利式美声法歌唱技巧之精湛,也赞扬她拥有广阔的音域及声音色彩,能够胜任各种风格的歌剧,并对她演绎的歌剧角色有着别具一格的刻画。除了令人陶醉难忘的演唱,卡拉斯也因为是一个“很有艺术家脾气”的女高音而著名。

广告

在一个电视访谈中,主持人问她:“有人说你的确是一名艺术家,可是你很有个性。”卡拉斯轻松的回应:“还好我有些个性,要不然,试想想,当我站在舞台上的时候,却没有个性,你们又会认为我那样太糟糕了。”

当被问及对音乐艺术的看法时,她也很坦诚的说到,很多时候她对音乐有一套想法,她忠于音乐,不喜欢哗众取宠。在一些音乐演出的时候,她不按照当时社会上流行的“音乐传统”(比如说一些当时歌手为了凸显自己高超的声乐技巧,总喜欢在高音上拉得很长)。

她想要按照作曲家原意,不做当时大家流行要做的一套所谓“传统的”诠释。

她再进一步说,虽然当时听众很不习惯这样的诠释,虽然她也知道这样对她是不利的(因为这样的话听众就不会喜欢),可是在艺术面前,她还是选择荣耀艺术而不是自己。

在这个访谈中,卡拉斯提到了她人生所经历的事情。由于是声誉极高的公众人物,她在剧场的各种经历、对艺术的诠释,甚至私生活都经常被传开来,成为她粉丝的茶余饭后话题。对于这些事情,卡拉斯也很坦诚的回应:对于那些说我的故事,有很多对我是不公平的,也有一些是捏造的。我依旧深信我是一个正经正直的人,不过我也深信我自己不会去对这些废话妥协。

整个访谈过程中,卡拉斯回应得很快,看得出来她对很多事情已经做过很长时间的沉思,才能够在瞬间很快且很有自信不隐藏的回应。这个过程我看到了一个艺术家的执着、自信与坦荡。在艺术面前,没有任何事情是可以隐藏的。我反思,为什么她可以那么有自信?因为她确实有能力,而且也很忠诚。她在音乐上的能力强到可以马上在甄选角色的竞赛中试唱一部歌剧的完整第二幕,还能够被认为是已经对角色有着完整的理解和掌握,而且这个能力强到可以接一部完全没有唱过的歌剧女主角并在6天以后上演;她对于自己和艺术的忠诚可以大到不必接纳所谓社会的隐规则,也不去妥协社会的流言蜚语。

广告

这些如果不是坦诚和自信,是什么?多少人在社会里因为隐藏的游戏规则而迷失自己?多少人选择随波逐流而不想对事情有意见和看法?我想,如果一个人不是曾经深刻思考过,她不会有属于自己独特的看法;而当一个人有了足够的阅览和历练,而且够深入,才能发展出自己的一套想法来。这个想法是坦诚是正向,又或者是做作是虚伪,在艺术表现上自己浮现。

玛丽亚卡拉斯饰演威尔第歌剧《茶花女》(La Traviata)之女主角维欧丽塔(Violetta)的舞台造型。

我反观我们现在的声乐教育,很多学生到了大学甚至研究所,还不一定敢发展自己对艺术独立的思考能力,大部份以“大师您来教我该怎么唱吧”

居多,很多学生在往硕博士班深造的时候,也是抱着“我想多跟着老师学学”

的心态,对艺术多半不敢有自己的意见(或者声乐老师经常有一种被人误会的权威性,使到学生不敢有意见)。当然,这个谦虚向学的态度固然没有错,但是我们却忽略了独立去阅览去累积经历并在过程中不断反复思考的重要,总是坐着等老师“多教我一些什么”的态度,这样的不敢让自己独自往前探索的惰性,会把我们牢牢的捆绑,终究无法超越自己也亏待艺术。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