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文庆—游走在时代的边缘

2018-08-06 19:39

林文庆—游走在时代的边缘

一百多年前的南洋,演绎了许多边缘的故事,一如林文庆(1869-1957)这新加坡出生的第二代海峡华人,在剧变的大时代里,似冥冥中注定一般,走过多重边缘的传奇人生。

一百多年前的南洋,演绎了许多边缘的故事,一如林文庆(1869-1957)这新加坡出生的第二代海峡华人,在剧变的大时代里,似冥冥中注定一般,走过多重边缘的传奇人生。

广告

林文庆是新马华人史上缔造最多第一的人:他是第一位获女王奖学金前往西方留学深造的马来亚华裔子弟;第一个在新马倡导大面积种植橡胶并获成功的人;第一个涉足新马保险、银行业的华人企业家;第一个在新马倡导剪辫子的社会改革家;新马最早以学识登上社会领袖之位的华人知识分子;第一个关注、开创新加坡华人女子教育的教育家。

他也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前身──英王爱德华医学院的主要倡办人、厦门大学事实上的创校校长。可见林文庆的一生,游走过多重边缘,缔造过许多第一,追溯其身世,将给我们更多的启示。

林文庆一家人。



传奇陨落
林文庆的最终归宿


私立厦大在林文庆的坚持下,勉力支撑到1937年才交给国民政府,苦心经营16载后最终收归国立,而萨本栋(1902-1949)则接替林文庆成为国立厦大新任校长。卸下重担的林文庆退隐鼓浪屿的半山别墅,希望一直陪伴在那自己亲手建设起来的厦大身边。此时日军入侵厦门,林文庆携眷返回出生地新加坡,永远离开了中国。

1943年,林文庆于“华侨协会”会所前与日军军官合影。

不惜晚节:林文庆与“华侨协会”秘辛

此时的林文庆已届古稀之年,携眷回归新加坡后,在既熟悉又陌生的新加坡早已无立锥之地。他曾经是这里的风云人物,16年之后再回到这里,虽盛名犹存,但两袖清风,也与新加坡社会早已脱节,充其量只是一个德高望重、宣扬儒家思想的“和平老人”而已。

但他一生所服膺的儒学与中华文化却始终如一,仍积极参与华社的社会事务,包括倡办新加坡中正中学、响应筹赈抗战的各种运动及孔教会的相关活动。在新加坡全面沦陷前,古稀之年的林文庆积极参与维护和平的社会事务,尤其在抗日筹款、号召华人抵抗日本军国主义、联合设立星华义勇军等方面,更是身体力行。

广告

1942年2月,日军占领新加坡和马来亚之后,为报复新马华人支持中国抗战、组成抗战中的海外战场──第三战场,以大检证为由对新马华人展开报复行动,新马华人被秘密屠杀无数。在一片血雨腥风之中,日军发现了林文庆并威迫他出来维持华社秩序。在敌人以众多华侨性命相威胁下,他只好牺牲名誉而降志辱身,不惜晚节出任“华侨协会”挂名会长,并被迫筹集5000万元奉纳金献给日军,保住了无数华人的性命。此事却成为林文庆一生饱受争议的历史包袱,尽管战后英殖民当局豁免了对他的追究。

林文庆夫妇与儿孙合影。


终曲:林文庆的最终归宿

战后的林文庆一直深居简出,除了偶有的报道,基本上已经淡出公众视域。在他往后人生的20年里,他最后公开露面是在1946年,连同李光前、陈六使、胡文虎等人成立“新加坡华侨总会”。

晚年的林文庆隐居于新加坡彼得逊路的寓所中,含饴弄孙、深居简出。新加坡《海峡时报》曾于1948年、1956年两次采访林文庆,题目称林文庆为“新加坡的圣人”及“伟大老人”,林文庆则告诉采访记者,自己是“生活艺术的毕业生,主修宽容”,反映了林文庆后半生的心境与生活哲学。

广告

1957年,马来亚独立了,但这一年元旦,林文庆因心脏衰竭而与世长辞,海峡殖民地政要如总督柏立基爵士、政府首长林有福皆致函丧府慰唁,新加坡中英文报以“新加坡伟大老人去世”为题悼念林文庆。在他去世前3天,林文庆接受《星洲日报》采访,其新年献辞为:“余对于新年之愿望,为各民族能和谐相处,余将尽力促进各民族人民之诚意及了解。余希望1957年能给马来亚及其他世界带来和平及繁荣。”元旦之后,言犹在耳,斯人已逝,这个时代也随着林文庆的辞世而逝去,只遗下颇具争议的声名。60年过去了,他毕生坚守的儒家学说及改良主义理想,如同他一生的传奇事迹一样,依旧孤独地飘荡在南洋的上空,游走在东西方文化的边缘。

从林文庆曾为南洋华人与文化教育作出杰出贡献的角度出发,并不妨碍后人对他的才智与事迹著书立传,尽管他只是后来者前进道路上的一块阶石,却足以引发处于东西方文化碰撞下的当代马来西亚华人,去思考更多关于文化认同与时代挑战的疑问。

林文庆一生横跨两个世纪,足迹更是遍及全球,在东西文化的交融、新旧文化的冲突中,其思想由西方文化回归东方传统,毕生推崇儒家思想。身为殖民地政府的英籍子民,面对华语与中华文化的日渐式微,林文庆依靠个人之力,一度创造了南洋地区中华文化复兴的壮观。但吊诡的是,在南洋各地后来纷纷独立建国之后,中华文化却在这一片土壤中丧失了生存的基础,林文庆曾毕生追求身心回归的中国文化,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思想故乡,亦没有为他留下一片心灵的墓地。

林文庆女儿:月梅、月明、月清三姐妹。(图:林文庆曾外孙吴玉麟提供)

林文庆的婚姻生活

林文庆先后有过两段婚姻。一般上,峇峇华人的传统惯例是迎娶一位娘惹为妻,而林文庆内心对中国文化的回归,促使他选择了来自遥远中国的名门闺秀为婚配对象。其第一位夫人是出生于福州的黄瑞琼,与父亲黄乃裳一样信奉基督教,在福州英华书院学习,也曾随师环游旅行,见识良多、学贯中西。他们于1896年结婚,不足10年,黄瑞琼就病逝,遗下四男二女:可胜、可明、可能、可料、月明、月清。

1908年,经好朋友撮合,林文庆迎娶祖籍苏州的厦门人殷碧霞为续室,在鼓浪屿英国领事馆举行婚礼。殷碧霞也是基督徒,通晓中英文,更热衷于社会活动,曾参与新加坡华人妇女协会、南侨筹赈会妇女部主任、厦门养老院院长、保良所所长等。殷碧霞在外阅历丰富,堪称女中豪杰,在家却难改性格骄横,其独断专行无疑让林文庆颇为受挫。两人诞下女儿月卿,另抱养月梅、炳添二人。

林文庆一生横跨两个世纪,足迹更是遍及全球,在东西文化的交融、新旧文化的冲突中,其思想由西方文化回归东方传统,毕生推崇儒家思想。身为殖民地政府的英籍子民,面对华语与中华文化的日渐式微,林文庆依靠个人之力,一度创造了南洋地区中华文化复兴的壮观。但吊诡的是,在南洋各地后来纷纷独立建国之后,中华文化却在这一片土壤中丧失了生存的基础,林文庆曾毕生追求身心回归的中国文化,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思想故乡,亦没有为他留下一片心灵的墓地。


马来西亚陈嘉庚纪念馆“先贤交辉”特展系列三
“游走边缘的时代巨人——林文庆”

展出日期:
2018年5月26日 至 2019年2月
地点:陈嘉庚纪念馆(隆雪华堂右侧三楼)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六(9.30AM-5.30PM)*公共假期闭馆
询问电话:03-2276 4445
电邮:[email protected]
参观须知:入场免费,欢迎公众预约团体导览服务

1957年1月1日,林文庆病逝于新加坡。
1957年,林文庆病逝,新加坡《海峡时报》以“新加坡的伟大老人逝世”为题,报道此事。
林文庆与殷碧霞。(图:林文庆曾外孙吴玉麟提供)
林文庆第一位夫人黄端琼。(图:《林文庆传》)
萨本栋与林文庆在校长交接仪式后合影。
晚年的林文庆。(图林苏民提供)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