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慧琪 ·还自由予学生

2018-08-06 11:54

白慧琪 ·还自由予学生

然而,在对抗权威体制时,还要求以服从制度的方式进行,是非常矛盾可笑的。况且,学生有能力了解所关心的事,然后采取举动,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这难道不是一种转大人的过程?

记者生涯里有一件事印象特别深刻。

广告

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在新山出席团结势更强晚会,会后没有安排记者会。于是活动一结束,我和同行趋前准备jolok(拦截访问)。助理发现记者,过来询问提问详情。我简单回应“拉曼大学”,助理善意点头。

“拿督斯里,拉曼大学学生因为举办声援玛丽亚陈活动而被警方问话,请你发表看法。”

廖中莱也是拉曼大学学院理事会主席,他没回避我的提问。印象深刻的是后事,当廖中莱离开,他的助理在一众记者当中,仅向提问的我确认来自哪家报馆。我露齿灿笑回答“星洲”,暗自窃喜骄傲,问了会被“关心”的问题。

2016年11月24日,逾10名拉曼大学学生在金宝广场举办声援时任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遭到警方问话。当时廖中莱回应,鼓励学生参与社会运动,但是规劝他们要守纪律,不要参加非法集会。

廖中莱的回答以及助理的第一反应,还让我有个想法:我一定不会是他们心目中听话守规矩的学生,幸好我真的不是。

在台湾求学那些年,发生几件社会运动。学弟声援反大埔拆迁,被警察带走,系主任非常欣慰,赶快指示助教保释“英雄”回来。反旺中媒体垄断,与新闻系息息相关,老师都鼓励我们去现场看看。

广告

换作在马来西亚,应该许多大人不能理解,觉得老师在鼓励学生造反,反之应该如廖中莱当时的回答,学生应该“有纪律,守规矩地”参加社会运动。然而,在对抗权威体制时,还要求以服从制度的方式进行,是非常矛盾可笑的。况且,学生有能力了解所关心的事,然后采取举动,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这难道不是一种转大人的过程?

旧事重提,和近来马来西亚学术环境小小改变有关。日前在马来亚大学进行的“统考──年轻人与大学生的角色”论坛,在不必向校方申请的情况下举行。虽然间中受到辅警“关切”,但活动并没有因此腰斩。虽然出席的人数不多,观众席地而坐显得阳春,但这不正是“自由自在”的表现?

学术自由不应仅仅表现在自由举办活动(形式),还包括自由讨论任何议题(内容)。马大校园的第一步,不必申办和随处举办率先突破形式规范,让校园讨论不必再由校方主导,由上至下控制任何活动。再者,第一个活动讨论的课题就是“统考”,各方发言也比国会殿堂里政治人物的论述更接近民众真实想像。

归还学术自由,校园自主论述空间,制造更多讨论才能产生更多理解。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