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艳芳‧税制重点还在执行

2018-08-06 14:58

陈艳芳‧税制重点还在执行

前朝政府使用了多年时间终于落实了消费税(GST),却因执行不当,加上政治“妖魔化”,让一个原本很不错的财政政策被“消费”,随政党轮替而消失。

销售与服务税(SST)重启在即,作为消费者,当然担心物价会不会走高,作为纳税人,还会担心未来所得税会不会增加。

广告

前朝政府使用了多年时间终于落实了消费税(GST),却因执行不当,加上政治“妖魔化”,让一个原本很不错的财政政策被“消费”,随政党轮替而消失。

这是一件很可惜的事。

消费税可以在全球逾140个国家成功落实,证明这是一个相对公平和透明的税制,而在大马实施以来,也证明对国家收入有很大的帮助。

重新启用SST取代消费税,是新政府最重要的财政政策之一,这旧瓶旧酒,可以搞出甚么新花样,实在很难期待,人民只能期待物价不会又掀一轮涨风。

政府已经公布应征税商品名单和范围,但还有很多细节待说明,最重要的一点,如何避免“不肖”的商家以此做为涨价的理由,让普罗消费者受罪。

消费税之所以引发民怨,主要就是执行不力,没有避免各商家以消费税坐地起价,让全马消费者瘦了荷包伤了心,更是让国阵丢掉60年江山的主要因素。

广告

SST实施在即,新政府最重大的任务,就是必须好好监督物价,以免重蹈覆辙。除了已经宣布的逃税刑罚,或许必须追加如何处罚胡乱起价的商家,才起阻吓作用。

更重要的是,监督物价必须是长期的工作,不能只是SST落实初期的作秀,贸消部有必要拟定长期的执行计划,因监督不能一暴十寒,让“涨价风”有机可趁。

除了确保SST的落实不会让物价高涨卷土重来,作为纳税者,也担心取代消费税的SST短收,会不会需要纳税人加税补足。

大马2017年的消费税总收入达440亿令吉,而在消费税之前的2014年,SST的收入为170亿令吉,启用SST会让政府的税收短缺达270亿令吉,即使改良后让SST收入增至逾200亿,政府也必须努力补足200亿令吉的收入缺口。

广告

目前根据政府的算盘是靠油价收入和节省开支补缺,但如果国际油价不如人意,这缺口会不会需要纳税人承担,苦了纳税人。

不管是消费税还是SST,必须配合良好的执行能力,才能避免让人民闻税色变。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