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艳】李天葆·花光掩映,云月浮游更胜梦仙

2018-08-07 13:42

【非常艳】李天葆·花光掩映,云月浮游更胜梦仙

近年重看一些旧电视剧,无意间瞥见黄曼梨,总是很高兴——她的少女时代理应在颇为遥远的年月吧?据说还远赴上海拍片,因为思乡,尽早解约云云。我觉得她人神合一,不愧是戏剧圣手:多年前就是不再招惹青春期的角色,一心发展妇人的“行当”,更是年迈老妪的出色表演者。
梅绮美艳,便装和戏装一样引人入胜。

近年重看一些旧电视剧,无意间瞥见黄曼梨,总是很高兴——她的少女时代理应在颇为遥远的年月吧?据说还远赴上海拍片,因为思乡,尽早解约云云。我觉得她人神合一,不愧是戏剧圣手:多年前就是不再招惹青春期的角色,一心发展妇人的“行当”,更是年迈老妪的出色表演者。到现在,仍然有人戴起假发,鬓边刷上两道白色,就代表风烛残年,压低声线,就喃喃念对白:奶奶老啦,走不动啰,没两下就腰酸背痛的……补多两声咳嗽,用拳头捶打腰骨……刻板演技居然没有失传,到处可见。我想为何不预先观摩黄曼梨?她很少刻意压扁喉咙,尤其恶家姑,张开口骂出来,全是气冲丹田,火候十足,没有扮演寻常老太婆,就全心全意撑起玛丽姐招牌的老夫人、大少奶奶、姨妈、妈姐、细姐……也许重叠重复,却是货真价实的人物,连一个眼神,一句念白,结合得严丝密缝,滴水不漏。曹禺名剧《原野》和《雷雨》都有黄曼梨——她的焦大妈,拿着手杖,如同龙头拐杖,眼睛没看见,心里洞察如火,嘴里半分也不饶人。阴森里带着一点凄厉。黄曼梨版本的繁漪,虽看似略微不够美艳,却浮躁抑郁有余,紧扣的旗袍领子,她瘦削的脸庞往上扬,神情越发疯狂,她的情欲没出口,就更加歇斯底里。假若她饰演鲁妈侍萍,该如何?《日出》里不过是艳李太太,假设是顾八奶奶,又怎么样?黄曼梨永远心火炽烈,三十四十五十以上的妇人好像总有浇熄不完的火,怨恨之火,唠叨恼火,促使她无时无刻不发脾气,宣泄发怒,拔高喉咙破口大骂……所以哪有最为经典的压低声线的拙劣表现?

广告

梅绮演陈白露,随时手拎仿象牙长烟嘴,一种毫无想像力的道具——她可不是被人一眼看破的妖媚女子。她家世显赫——食家津津乐道的太史公,就是梅绮的祖父,叔叔则是闻名梨园的南海十三郎。她要是顺手一捻,稀松平常的演个三姑六婆,也是让人眼前一亮的。《朱门怨》里头的三少奶奶,满头珠翠,却禁不住要偷窥二少奶奶容小意的秘密,伺机揭发,有时那种错过良机、恨得牙痒痒的模样,梅绮诠释得极为传神。只可惜当年电影并未注重立体角色,她不是狐媚子,便是心怀不轨的反派,而不是亦正亦邪的艳海棠。偶尔她也会化身戏曲里的花旦,请记者回家,好好的拍摄一身华丽戏装的自己,凤冠蟒袍,俨然醉酒的贵妃,挥扇嫣然,造手身段毫不含糊。最末来一张便装照片,永恒的梅绮,凝眸浅笑,浑身散发珠光,晶莹剔透,美不可言。却转瞬即逝,梅影娇丽,化为烟尘。

粤语电影里的黄曼梨,演技精湛,演尽各类型婆婆妈妈。

50年代画报,透露了香港影剧的消息——政治暂不明朗,或者以为这一切是过渡期,经过了就没有事。封面里的李丽华有一种奇异的艳光,也是从前黑白照片涂抹颜色的特殊效果,粉光胭脂仿佛浮在上面,颇为不真实。封底是长城电影公司出品的《说谎世界》广告,最富于情调的是李丽华严俊共处一室,百叶窗的影子传进来,一横一横的,张爱玲就会写,这是老虎斑纹。制造的某个时空气氛,像是随时会发生什么事情——混沌未明的时代,一切暂时,一切未成形。还可以报道李丽华的女儿,如何乖巧,说是与前夫张绪谱所生……云光掩映,港沪来往的明星,匆匆忙忙,谁想到自此一去不复返,留下来又是一番光景,另一段不一样的人生。

50年代初李丽华有某种难言的美艳,从上海跨越香港。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