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健平·用善治对抗种族宗教牌

2018-08-08 11:32

郭健平·用善治对抗种族宗教牌

希盟虽然对部分竞选宣言有跳票的迹象,但总体而言仍算合格。特别是有经验老道的敦马哈迪带领整个内阁团队,希盟也不完全算是零经验的新手执政团队。

509大选后,希盟国阵互换角色。在联邦层面,一个没执政过,一个没当过反对党。

广告

希盟虽然对部分竞选宣言有跳票的迹象,但总体而言仍算合格。特别是有经验老道的敦马哈迪带领整个内阁团队,希盟也不完全算是零经验的新手执政团队。

而转当反对党的国阵,似乎完全无法适应新角色。在政治上,完全不懂得处理千疮百孔的烂摊子,一时想要和伊斯兰党合作,一时又想保住国阵这个老牌政治联盟,最后似乎找不到方向。

随着国会进行全天候直播,国会议员的素质很容易被放大来检验。国阵议员不能只是静静的坐在议会厅里,因此必须拟出策略,为即将来临的补选(包括已在8月4日落幕的雪州双溪甘迪斯州议席补选)甚至是5年后的补选试水温。

于是乎,在新届国会里,国阵的大哥大巫统,大方向是先和伊斯兰党合作,往种族及宗教议题左右开弓。这两个议题,很廉价,也很容易收到效果。

如把承认独中的问题,归咎为侵蚀马来人的特权。很快的,你可以在马来语媒体脸书专页,看到很多马来人留言怒斥希盟政府典当马来人的权益。

首相署部长慕加希上任后,应该也发现这个重任是不易担的。当他要对LGBT(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更宽容时,就成为了巫伊两党反攻的好机会。就如要禁止童婚而言,虽然希盟多位领袖表达禁止童婚的立场,但说易行难。巫伊两党只要把这些议题当成希盟典当马来人与伊教利益来炒作,马上可在脸书留言割收胜利。

广告

除了炒作种族及宗教议题,巫伊两党的第二招就是一直咄咄逼人的要希盟兑现竞选宣言,虽然国阵多届大选累计下来未兑现的大选宣言还厚过长达200页的“希望之书”。

巫统与伊党这几个招数,看似落后,却很管用。如果以马来新闻网站或脸书留言为导向,你会发现支持巫统和伊党言论者几乎取得压倒性胜利。但是,巫伊两党可能也因此忽略了沉默的大多数。

沉默的大多数,可以是默默支持你的,也可以是对你摇头叹息的。

而刚落幕的双溪甘迪斯补选,就给巫伊两党惨痛的致命一击。伊党在这场大选礼让给巫统,并呼吁其党员支持巫统,结果巫统还是落败,反而希盟的人民公正党得票率还比509大选来得高。这给欲结盟的两党更加有所避忌。

广告

在这场补选前,巫统已宣布将让路斯里斯迪亚补选予伊党。不知随着双溪甘迪斯的败阵,会否出现变数。

双溪甘迪斯有其可比性,也有其不可比性,但很显然的,城市选民比较理性的拒绝种族政治。不过,这并不表示种族及宗教牌已彻底在我国的大环境消失了。以马来西亚胜者全拿的选举制度,赢1票也是赢。假设A党获得5000票,并仅以1张多数票击败获得4千999张票的B党,而B党就是打种族牌的代表,你能认为种族牌已经失效?

刚过去的大选,希盟仅获得30%的马来票。双溪甘迪斯的补选,或许可证明城市选民还是拥抱希盟,但不表示种族牌已在全国,特别是乡区已彻底失效。

要和巫伊两党的种族宗教牌对抗,希盟政府应以善治来反击对手的种族牌。和对手陷入口水战是无意义的。现在距离5年后的大选仍有很多的时间。如果在这一两年之内大胆的放手进行应有的改革,势必能在未来三至四年内交出亮眼的成绩单。

巫统及伊党炒作族群政治已有多年,其所造成的创伤非短期内可以复合。希盟应以善治为大方向,才能让整个国家跳出种族及宗教政治的框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