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惟诚·无拉港补选充满变数

2018-08-08 12:03

刘惟诚·无拉港补选充满变数

投票率低,是补选的一个常态,这本来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此次补选的投票率除了远低于各方预期,更是创下继2009年槟州本南班补选之后,大马选举史上投票率第二低的记录,让舆论和希盟领袖极为惊讶,有鉴于此,公正党虽守住州席,但多数票仅有5842张,同比全国大选收窄53%。当然,从双溪甘迪斯的帐面数据上看,公正党在补选中得票较大选下跌了36%,至于巫统,也有17%的跌幅,朝野显然都受到低投票率的影响,为何它会是希盟的隐忧?

雪州双溪甘迪斯州议席补选尘埃落定,公正党候选人扎瓦威顺利当选,令希盟的支持者松了一口气。然而,尽管希盟支持者为胜利欢呼,但包括公正党在内的一众希盟领袖,却异常低调。当然,希盟低调有两个原因,其一,高调庆祝对已故原任州议员的家人不敬,其二,这结果是意料之中,况且希盟尚有两场补选需要应付。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本次补选为希盟捎来了一项隐忧,即低投票率,令党内的有识之士忧心忡忡。

广告

投票率低,是补选的一个常态,这本来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此次补选的投票率除了远低于各方预期,更是创下继2009年槟州本南班补选之后,大马选举史上投票率第二低的记录,让舆论和希盟领袖极为惊讶,有鉴于此,公正党虽守住州席,但多数票仅有5842张,同比全国大选收窄53%。当然,从双溪甘迪斯的帐面数据上看,公正党在补选中得票较大选下跌了36%,至于巫统,也有17%的跌幅,朝野显然都受到低投票率的影响,为何它会是希盟的隐忧?

尽管公正党选票下滑,但其仍在补选中取得61%的选票,巫统显然也尚未吸引到大部分马来选票回流(亦未受到所有伊党支持者的接纳),令这场补选看起来,都没有迹象显示希盟流失马来选民,因为巫统看似未能在巫伊合作上捞到什么好处,所以何来隐忧之说呢?其实,超低的投票率,在政坛上预示着极多难以解释的问题,比如选民因何不投票?针对这个提问,雪州大臣阿米鲁丁在补选后猜测,有三大因素贡献了低投票率,即选民需工作、选民无诉求以及大选刚落幕。

不过,相同情况也曾发生在505大选后两个月的登州瓜拉勿述,当时此州席补选的投票日落在周三,登州选民也未有提出什么诉求,但投票率依然高达80%,因此阿米鲁丁的解释虽不至于全无道理,但依然无法解释此次超低的投票率。可能你会说,选举非赢即输,还理会投票率高低?

此言差矣,因为投票率越低,代表选举过程难以掌握的变数越高。你想,万一希盟支持者觉得对方必胜而不出来投票,但巫统支持者则坚持投票,这种低投票率的局面将让谁得利?

另外,希盟执政后出现各类种族和宗教议题,而这多少都震动了马来社区,因此雪州公正党尽管胜券在握,不过仍看重这场补选,因为补选结果能具体地肯定希盟的施政,也能激励近期受到多方掣肘和抨击的联邦新政府。然而,超低的投票率,为希盟带来巨大跌幅的得票率和多数票,或许揭示了原本支持希盟的马来选民,无意以选票来肯定希盟的施政与贡献,对政府保持观望的态度令他们缺乏出门投票的动力。

若真如此,那么这场补选就是希盟政府的一大警讯,意味着两点,其一,城市的马来选民当中对希盟施政有不满情绪;其二,选民继续观望政局,未有舍弃由巫统领军的种族政治。而这两点警讯,虽然不至于影响希盟政权的稳定性,但对接着下来的无拉港补选,却有着一定的揭示作用。行动党尽管在即将开打的无拉港补选中胜券在握,但此地的投票率若和双溪甘迪斯一样,远远不如预期,则有机会让马华输少当赢,甚至爆冷出线。

广告

此地的选民结构较双溪甘迪斯稍微复杂(近4成选民是华裔以外的种族)、当地选民和执政党基层亦有明显诉求(拒绝知名主播陈韵传天降无拉港竞选),再加上城市马来选民对联邦政府的观望和选民以超低投票率震撼党中央的前例,让无拉港补选充满变数,令原本看似毫无杀伤力的补选,将有可能因为党内诉求的发酵,变得比双溪甘迪斯更危险,若行动党中央坚持己见,他们确实有机会通过不投票来表达不满,进而为希盟在此地带来低投票率的隐忧。

当然,行动党大可如落实王对王战略一般,坚持采用天兵,但有一点我需要提醒该党的是,此地和双溪甘迪斯不同,扣掉没有投票的选民总数,行动党在大选中取得了近80%的选票,因此,这个州议席的选票与行动党挂钩的比例极高,所以投票率每低一成,就意味着行动党的票源将失一成。有鉴于此,若无拉港出现和双溪甘迪斯一样的超低投票率,行动党未必能够如公正党般,轻骑过关。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