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双溪甘迪斯的实验成果

2018-08-08 12:06

郑丁贤·双溪甘迪斯的实验成果

政治疲劳49.4%的投票率,史上第二低双溪甘迪斯的流动人口不多,而且是在星期六投票;客观条件上,应该可以维持合理的投票率。

作为“政治实验室”,双溪甘迪斯补选,交出了怎样的报告?

广告

1.政治疲劳49.4%的投票率,史上第二低双溪甘迪斯的流动人口不多,而且是在星期六投票;客观条件上,应该可以维持合理的投票率。

尽管希盟和国阵都重视这场补选,两个阵营都出动了高层人物,频频到场站台助选,但是,始终催不出选民的热情。

这是典型的政治疲劳。大选之后,政治温度遽降,很多人已经对政治无感,觉得没什么需要支持,也没什么值得反对。

大家就过一般的日常生活。

2.希盟和国阵,维持现状希盟赢了补选,但是,得票比率跌了36%;而国阵输了补选,得票率跌了17%。

双方都受到低投票率的冲击。表面上,似乎希盟支持率下跌的幅度,超过国阵;不过,这未必可以成为结论。

广告

原因在于,补选通常对反对党有利,反对党支持者的投票意愿会比较高;国阵是反对党,但没有占很大便宜。

而没有参加竞选的伊斯兰党,它的支持者的选票,大约三分二流向国阵,这也让国阵的补选表现优于大选。

一般而言,这个结果显示,大选后的政治生态,并没有出现显著变化。

3.巫伊合作,缺乏成果伊党支持者的选票,估计三分之一投给希盟,三分之二投给国阵;这显示两党合作的实力,好过两党相互竞争。

广告

然而,更多的伊党支持者,并没有出来投票,以至没有发挥1+1=2的效应。

选前,伊党领袖公开呼吁支持国阵,这种表态,一般上对伊党党员和支持者而言,有一定的作用。

但是,很多党员和支持者,还是无法接受巫统;毕竟,数十年的竞争对抗,以及理念的差距,很难要他们转变态度。

在接受和抗拒之间,他们采取了观望姿态,不参与投票;如此,不违抗伊党领袖的同时,也过得了自己这一关。

当然,这不表示巫统和伊斯兰党方合作已经失败,而是说明,巫伊合作还是在尝试阶段,它的效果还不显著。

4.巫统的诉求落空国阵候选人洛曼,以激进马来人的形象出现;巫统的选战,也打着捍卫民族、宗教和王室的口号,希望激起马来选民的认同。

在马来选民占72%的双溪甘迪斯,这被认为是一张王牌。

如果这项策略成功,应该可以激发更多马来选民出来投票,国阵得票率也会显著增加。

但是,极低的投票率,显示马来选民对巫统的诉求,反应冷淡,成果并不如巫统中央的预期,也会让巫统右派失望。

巫统的种族、宗教和王室策略,只能在保守和右派的马来社群产生作用,对于中间马来民众,已经失去魅力;这是大选和这场补选的一再提示。

巫统高层应该重新考量它今后的政治策略和路线。

5.希盟蜜月期缩短尽管希盟守住了双溪甘迪斯,但是,补选结果也没有制造什么好气象。民间的支持热度遽降,蜜月期看来也缩短。

希盟能赢,要感谢对手不上进。这场补选,是一次警惕。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