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海记三代不变工序 ‧ 古法制豆腐尝咸香

2018-08-08 16:40

简海记三代不变工序 ‧ 古法制豆腐尝咸香

这位第三代接班人简国梁(42岁)是在4年前回流家乡协助父母打理的家庭式小型豆腐厂生意,现在已全权负责,妻子潘燕莉是他的得力助手。
一块块的熟豆腐,散发咸香味。(图:星洲日报)

超过60年历史的文冬简海记豆腐,从早期全人手作业已进入半机械化,难得的是第三代接手后依然坚守祖辈制作豆腐的工序,每块豆腐保存着文冬人熟悉的咸香味,乡情不变。

广告

这位第三代接班人简国梁(42岁)是在4年前回流家乡协助父母打理的家庭式小型豆腐厂生意,现在已全权负责,妻子潘燕莉是他的得力助手。

“我之前是在吉隆坡从事白钢业,后来因交通意外受伤不能再出力,也影响了工作,于是我便返回文冬家乡,帮忙父母打理豆腐厂生意。”

生 产 豆 腐 供 应 文 冬 县

简海记是文冬老字号的家庭式豆腐厂之一,每天生产新鲜的熟花豆腐(也称硬豆腐),供应文冬县内餐饮业,也在文冬巴刹开档售卖,要买的话必须趁早,因为很快就售罄。

毕竟还年轻,简国梁接手豆腐厂后,不安于现状,除了继续制作祖传的熟花豆腐,也推出两种不同风味的豆腐,分别是生花豆腐和水豆腐。

生花豆腐和水豆腐都是软滑的,适合蒸和煲汤,深受消费者喜爱,也最快卖完;熟花豆腐则软中带实,可以当炒菜的配料或炸成香脆。

广告

全 盛 时 期 4 户 制 豆 腐

简海记小型豆腐厂位于文冬暹猛新村,在全盛时期,该同排住处共有4户人制作豆腐,因此也被称为豆腐街,享有一定的知名度。

随着时代的变迁,现在同排只剩下2户人家还在做豆腐,一间是简海记,另一间则是陈福家属,也是简万锦的外公,至今由儿孙接手,两家人坚守着豆腐世家的祖业。

简海记豆腐档的各种豆腐,要买必须趁早。(图:星洲日报)
简国梁与贤内助潘燕莉,每天载送豆腐到巴刹开档,又一起收档回家。(图:星洲日报)

 

广告

简 万 锦:盼 永 续 经 营

简国梁的父亲简万锦(72岁),与妻子孔亚琼育有3儿1女,只有排行第二的简国梁承接祖业,他期望简海记老招牌世代相传,永续经营。

他表示,在他的年代,是使用石磨把黄豆磨成豆浆,再用大火炉煮豆浆,在过程中要一直搅拌豆浆,以免烧焦,也导致双手酸痛不已。

“现在我儿子的年代是朝半机械化生产前进,使用磨豆机和大水炉,省了不少时间和人力,只是把豆腐放入盬水烹煮时,还是使用灶头烧柴生火。”

图左起为简万锦:这个传统的灶头至今还有生火煮豆腐。简国梁(左)从父亲简万锦(右)手中接过棒子后,以半机械化制作豆腐。(图:星洲日报)
使用山溪水浸泡豆腐,使豆腐保鲜也无异味。(图:星洲日报)

 

使 用 山 溪 水 保 证 鲜 滑

简海记的豆腐保持新鲜和香滑,使用山溪水是其中一个要诀。

山溪水冰凉,当煮热后的豆浆过滤和凝固后,就丢进模型,再压水,过后放进装有山水的大桶内,为豆腐散热,保持新鲜度。

简万锦说,山溪水的水质清澈,如果使用自来水会有一股不同的味道,将会把豆腐的清香味掩盖了。

该豆腐厂每天平均生产逾千块各种豆腐,如果是周六和星期天,产量则增加两倍,依据订单而制作。

简国梁推出的滑溜溜水豆腐,深受人们喜爱。(图:星洲日报)

 

加 盐 烹 煮 风 味 更 盛

把熟花豆腐推出市场之前,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工序,就是加盬煮豆腐,以便有咸香的味道。

简国梁说,这也是文冬人在饮食文化所熟悉的咸香味道,这是很多地方吃不到的味道,比如吉隆坡的豆腐只有平淡的豆味而已。

为了这股咸香味,工人每天凌晨2时许就要以盐水煮豆腐,过后才载到巴刹摆卖和交货给客户。

左图起为这个历经三代的古老三轮脚车陪伴主人把豆腐载往巴刹售卖。具有数十年历史的老石磨,成为后代的永恒纪念。(图:星洲日报)

 

食 光 味 道:“简 海 记”源 自 祖 父 姓 名 70 年 代 受 封 PPM

简海是简万锦的父亲,当年创业时,简海以自己的姓名做生招牌,取名为“简海记”宝号。

简海育有8儿4女,称得上是大家族,不过也是只有排行第二的简万锦传承他的事业。

虽然当年他忙着打拼事业,又要照顾多名儿女,但他依然热心参与社会公益,活跃社团。

他更在1968年荣膺最高元首赐封PPM勋衔,可说是家族之光。他于1995年逝世,享年85岁。

值得一提,简海创业时期留下的各种文物至今还保存得完好,计有三轮脚车、石磨、挂在祖家大门的老招牌和豆腐木模型等等,弥足珍贵。

创办人简海在六十年代受赐封PPM勋衔,堪称家族之光。(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