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宇欣.谁来关心华裔国中生?

2018-08-09 11:54

骆宇欣.谁来关心华裔国中生?

国中,不是没有出路,就如那些全A却进不了本地大学的学子,多的是国外大学捧着奖学金求他们去读。

从统考问题的争议,我们可以看见华社或者政客普遍上把华教和统考捆绑在一起。没错,统考是华教的一部份,但华教不完全都是统考。我国还有很多华裔子弟是国中生,也在苦苦坚持寻求中学阶段的母语教育。

广告

笔者也是国中生,在我们求学的年代,华小受母语教育是基本必须的,升中学就到国中就读。家长们也不会特意把子女送到需要缴学费的独中。国中时期恰逢数理英语化,我们是受到冲击的那一批学生。所有化学物理数学方程式用英文不说,就连必须及格的国语也在当年增加了文学项目,必须学会怎么去赏析指定的文学读本。而我们由于在国中,母语课都没有列在正课时间,同学们都是拨出额外的课外时间返校上那每星期一天的“浓缩”中文课。只有一位中文组的教师,教导从预备班到中五SPM的华文课程。想进大学考STPM中文?抱歉,没有师资,你得自己想办法自学或者转校。

这位教师尽心尽力教了几年,鼓励我们不要放弃中文之后,由于负担沉重,很遗憾的回归了家庭。由于学校里不能没有华文教师,接替她的是一位数学专业的华裔教师。我想对于一名数学出身的教师,苦恼的应该是怎么传达教懂──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甚至是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诸如此类教材里考试必考的名句精华里的文学历史背景和赏析意境。

为了多少国中华裔子弟的母语教育,多少“专业不对口”的华裔教师就这么扛起了这担子。这类情景,在笔者毕业多年,踏入职场多年,仍没有解决。国中的母语班,如今看似列入正课,实则是仁慈的友族校方把母语班时间安排在与友族错开的宗教课时间里。

也难免有怠惰心态的学子,就此放弃了在国中学母语考华文。那些为了轻松不考母语的华裔学生,则会安排到道德教育课之类。

种种问题,没有人关心,没有人愿意触碰,这还是在国家主流教育体系里。以国中生占多数的华裔子弟反而被忽略,刻意地在华教大课题里成为隐形,不能否认是统考课题被政治化的后果。

如今把孩子送入独中,每月缴付的学费可被视为对孩子的投资成本,这在就读之前已经清楚这文凭不被官方承认,只能视为私立学校。就像送入国际学校的学生,已经清楚自己未来是要往海外深造镀金,而绝不是花了一笔钱投资教育后回来当个基层公务员,汲汲营营,“回不了本”。

广告

国中,不是没有出路,就如那些全A却进不了本地大学的学子,多的是国外大学捧着奖学金求他们去读。升学政策不端,是另一个议题,是国家亟需解决的问题,否则只会白白流失人才。

华社或教育界真正忽略的是那些英语国语掌握得不好的国中生,跟不上课程的日益消沉,政府考试不及格而辍学拿不到一纸中学文凭;至于幸运的,家里有能力就送到独中走港台深造一路。多少家境普通的,辍学后或创业或打工,在商界底层挣扎谋出头?然而在商界的成功,始终还是比不上政界里的一道政策,这些华社子弟未来或将因为缺乏学术专业而无法进入主流传达自身的困境,从而掉入政客操控的民粹怪圈。

而我们那些有话语权的华教权威人士,却在喋喋不休争论独中统考,争论什么微型华小关或迁。窃以为,若是真心为了振兴民族教育,就不该忽略那些占大多数的华裔国中生,让他们也可以方便延续母语课程,又不至于掌握不了国英语而辍学,这才是提升整体华裔教育素质的大议题。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