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工程师苏有彬 ‧ 带着梦想勇闯好莱坞

2018-08-10 11:54

音乐工程师苏有彬 ‧ 带着梦想勇闯好莱坞

对音乐有兴趣的人,不要局限自己,要让自己了解和熟悉音乐相关事业,然后继续保持热忱去做,相信自己必能闯出一片天。

对娱乐界的人来说,好莱坞是许多人的梦想。我国一名28岁的小伙子──苏有彬,抱着当上音乐工程师的梦想到美国波士顿深造,毕业后勇闯好莱坞,更有机会参与《Solo:A Star Wars Story》的配乐制作,成为第一位参与星际大战相关电影系列的大马人。

广告

从兴趣到发展成事业,苏有彬朝向音乐工程一路走来,是经过了努力不懈、好奇地发掘新事物、极力争取,才成功达成。凡事没有捷径,都是靠自己一步一脚印走出春天来。

努 力 不 懈,终 闯 出 一 片 天

来自吉隆坡的苏有彬,在小时候看到念小学的哥哥能够把朗朗上口的儿童歌曲通过钢琴弹奏出来而羡慕不已。五六岁时,他开始接触钢琴,对于自己也能够像哥哥一样通过弹奏把曲子呈现出来感到兴奋不已。

当时,音乐对他来说仅仅只是个爱好。进入小学和中学,课业日益繁重,但在父母和钢琴老师的督促下,他依然保持练琴。“当时父母是希望我不要像哥哥一样半途而废,另外也觉得学琴可以让我不沉迷电子游戏。”

音乐,在他生命的初始阶段都只是处在兴趣的栏位,直到高一那年,他拥有了自己的随身听,那部随时随地都陪伴着他的小东西,成了他接触不同类型音乐的桥梁,更进一步打开了他对各种音乐种类的认识。

他好奇于在怎样的情况下把六七十人演奏的管弦乐录制成为一张光碟,而喜爱电玩的他也对配乐、混音有了高度的兴趣。

广告

高一下半年,身边的朋友和同学都开始在为自己立下志愿,他也在思考自己未来的路向。

音乐家这个身份从来不是他向往的,他也没有当老师的打算。

而且,难道学音乐就只能在音乐家和老师之间二选一吗?

“当时身边朋友的志愿都是律师、工程师、医生之类的,我觉得和大家一样好像很无聊,刚好了解到有音乐工程师这份职业,我觉得好像也挺不错。”梦想,在这个时候萌芽。

广告

希 望 有 朝 一 日 为 大 马 争 光

尽管毕业自著名的伯克利音乐学院,但这从来不带来什么保证,想要得到工作,需要面对的可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才竞争。

目前身在美国洛杉矶的苏有彬通过视频通话接受访问时说:“进入著名的音乐学院念书和毕业,只是给了我一张进入这个领域的入门票,须知,在这里的竞争激烈,除了自己的能力表现要有一定的水平,人际关系非常重要。”

科技发展的迅速对他们来说是项很大的挑战,没有跟上步伐不只是得不到工作而已,还会被淘汰,也只有不断学习和充实自己才能在这个领域立足。

“如果你没有不断地进修和提升自己,让自己与时并进,当有人推荐你工作时,受影响的不只是自己,还会连累推荐你的人。”

他很庆幸一路走来身边都有朋友互相打气和帮助。在那里,一群同样来自大马的学生组成一个社群,大家在为自己的梦想奋斗之余也互相帮助,彼此都希望有朝一日为大马争光。

 

苏有彬的工作让他有机会与来自不同国度的音乐专才合作,图为他与韩国电影配乐作曲家南炫守在录音室混音。

 

支 持 打 气,是 推 动 他 前 进 的 力 量

人在异乡的日子并不容易过,毕业后的苏有彬也曾面对入不敷出的窘境,唯有硬着头皮向家人求助,让家人在需要的时候给予些许的帮助。人在这种时候总会浮现一些负面的念头,在现实面前,他也曾想过放弃。

“那些为了省钱缴房租,而随便自己煮个饭配些水饺作一餐的日子不是没有,一开始没有经验的自己也去接一些低价的工作,以争取让自己曝光和学习的机会,这些都熬过去了。”因为不想留下遗憾,不想在年老时有任何如果,更不想老了才来后悔,他以还没到绝路来鼓励自己继续在音乐这条路上走下去。

家人对他的付出、自己吃过的苦头和努力过的日子,他坚持自己还有机会放手一搏,也是促使他迄今依然走在梦想路上的因素。

目前的他选择留在美国发展,除了因为大马的环境在此领域尚不够成熟,更重要是希望能在这片土地吸取更多经验,期许未来的自己能够把所学到的带回来大马分享甚至贡献。

“我想,目前对我来说留在这里学习和发展是最好的,我想要知道自己在这条路上还能去到多高走到多远。”

每一次,只要朋友看到他的名字出现在幕后工作人员的列表上,告诉他及为他打气时,都是一次次推动他前进的力量。

未来,身为蝙蝠侠迷的他希望有机会参与有关的电影配乐制作,漫威系列电影及电玩最终幻想(Final Fantasy)也在他的愿望清单里。

除了参与电影配乐,苏有彬也曾经在毕业前参与玻利维亚国歌新编曲的录制,及以制作人、录音师和填词人的身份,与不同国家的音乐家共同为澳籍女歌手吴卓源(Julia Wu)打造单曲《你YOU》、以制作人、作曲人与混音师身份发表自己的创作《Memories》管弦乐版。

曾经参与的电影配乐制作:《The Angry Birds Movie》《Despicable Me 3》《The Nut Job 2》《Ferdinand》《Solo:A Star Wars Story》

苏有彬以电影配乐助理的身份参与好莱坞电影配乐大师John Powell在《Solo:A Star Wars Story》的配乐制作。

 

朝 着 进 军 好 莱 坞 的 梦 想 迈 进

对许多父母来说,音乐是一项能够陶冶性情的才艺,但不是一项能够赖以为生的工具。在现实的考量下,父母对于孩子走上音乐这条路总是反对大于支持。在他们的观念里,音乐“找不到吃”,除了音乐家顶多就当老师,老一辈人的观念不难理解,要怎么去说服他们是苏有彬踏上梦想之途首要做的事。

他先说服母亲大人,再和妈妈一起说服爸爸,其中,他的音乐老师也助了他一臂之力,成为其中一位推手。

“我告诉他们,我也想当个工程师,但是音乐方面的工程师。”拗不过他的要求,父母最终答应让他尝试,且同意让他到美国去深造。

不过,要马上到美国去深造,在经济上对小康之家的他们是个很重的负担。于是,他选择了2+2的双联课程,先在本地的国际音乐学院(ICOM)进修两年半,再于2013年以学分转移的方式到美国波士顿伯克利音乐学院继续深造,攻读音乐制作与工程。到美国初期,除了文化上的差异,苏有彬也发现自己需要加倍的努力来提升自己在音乐方面的学习和造诣。努力不懈让他荣获Summa Cum Laude(最优等)学士学位。2015年,他更获得由该科系颁发给表现卓越的音乐工程师的学生奖项Don Puluse Award。

毕业后,他曾短暂逗留在波士顿替学长的录音工作室担任录音师助理和摄影师,参与一些音乐与视频录制,过后迁至美国音乐与电影最大市场洛杉矶,朝进军好莱坞的梦想迈进。

苏有彬的表现卓越,荣获所念科系颁发Don Puluse Award肯定。

 

很 辛 苦,但 请 不 要 放 弃

或许对许多人来说,音乐工程师是份陌生的职业,更不晓得其专业范围。苏有彬指出,音乐工程师的工作范围很广,所谓的音乐制作与工程主要分两大部份:音乐制作及专研和运用物理学、声学等等。

混音和录音,监督录音过程、参与创作等属于音乐制作的部份,而熟悉各种电脑音乐软件及其应用、各种麦克风、音乐剪接、录音器材应用等则属于第二部份。这些,都是音乐工程师的工作。此外,还有在为电影配上音乐时,必须确保音乐与画面同步、影视动画后期制作也属于音乐工程师的工作范围。

因此,他想告诉对音乐有兴趣的人,不要局限自己,要让自己了解和熟悉音乐相关事业,然后继续保持热忱去做,相信自己必能闯出一片天。

“在大马要走这条路需要很大的勇气,也会很辛苦,但是请不要放弃。”

目前身在洛杉矶的苏有彬指出,在那里的大马社群都会互相打气与彼此照顾,图为他与来自纳闽岛的室友邝伟胜(电子游戏与电影配乐家)一起闯荡好莱坞并在工作室合影。
大学时期,苏有彬积极地提升自己的音乐水平与造诣,在著名的伯克利音乐学院让他有机会与不同的人学习。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