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家常还能赊账.传统杂货店人情味浓

2018-08-10 11:01

聊家常还能赊账.传统杂货店人情味浓

相信在70年代人的记忆中,会少不了人情味浓郁的传统杂货店,随着时代变迁,迷你超市、连锁超市及霸级市场等,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让具有古早味的杂货店逐渐走向没落,令人感到惋惜。
充满古早味的传统杂货店,因受到连锁超市和霸级市场的冲击,而渐渐走向微式。(图:星洲日报)

(森美兰.芙蓉9日讯)相信在70年代人的记忆中,会少不了人情味浓郁的传统杂货店,随着时代变迁,迷你超市、连锁超市及霸级市场等,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让具有古早味的杂货店逐渐走向没落,令人感到惋惜。

广告

50年代杂货店全盛时期

大部份传统杂货店是第一代华人在大马落地生根时所创下的根基,50年代是传统杂货店的全盛时期,进入六七十年代,它的应有尽有,仍广受市民捧场,也有许多业者把生意传给了下一代。

提起传统杂货店,给人的感觉都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早期,是家家户户购买生活必需品的地方,每个花园和新村都有传统杂货店的踪影,而且进入杂货店购物的大人,会聊聊家常,这里也成为小孩放学后,匆匆到店里购买糖果的地方,而且业者还能让顾客赊账,人情味十足。

但时代变迁,上述情景已不复见,而且渐渐的,超市、霸级市场和连锁商店等一间间涌现,甚至现代的人就算足不出户,也能进行网购,促使传统杂货店的前景备受考验。

多数传统杂货店已逐渐式微,有些早已无可奈何结业,不难发现,无论是市区或新型住宅区,已甚少传统杂货店,只有新村或华人为主的住宅区,还有数间传统杂货店林立。

业者叹生意越来越难做

广告

《花城》社区报走访数间没有做批发生意的传统杂货店,每名业者皆感叹,生意越来越难做,虽然有的是家业,但也不希望孩子接手,因为他们也不看好这行业的未来。

受访业者说,生意不好的主因,是连锁超市及霸级市场物品价格廉宜而出现竞争,有者的月收入甚至不超过1000令吉。

他们指出,在小地方,还要面对人口减少和老化的问题,所以主要客源是没有交通的老人,或是家庭主妇在外买菜后,发现遗漏了一些食材,才会光顾杂货店。

他们皆说,营业是为了要打发时间,让自己每月有一些收入,只要到了退休年龄,或是累了不想再做,就会选择停业。

广告

亚沙新村顺隆杂货东主黄国邦(70岁):半退休状态打发时间

60、70、80年代是传统杂货店的黄金时代,在高峰时期,新村有9间杂货店,现在只有约3间,踏入2000年后,因为时代的进步,生意越来越难做,早期村民是以做三行或割胶居多,家庭人数也很庞大,都会买100公斤的米,非常好赚。

我经营了逾40年,靠这门生意供养5名孩子,目前处于半退休状态,主要是打发时间,一个月收入数百令吉,自己够用就好,而且孩子都有工作,我也不打算让孩子接手,我认为打工还好过做杂货店。

我现在是以售卖干货为主,因为住家有空地,会种植菠萝蜜或香蕉,拿到店里售卖,辅助一下收入,单靠卖杂货是无法生存,以前会卖菜、鱼及米等,现在则卖煤气、饼干及汽水等。

以前的杂货店物品应有尽有,还有洋货和文具,现在可能新村内也找不到100个小孩,即使要卖冰淇淋或玩具,也没有这个市场,而且新村就如老人村,一个地方若无年轻人发展,就无法振兴,加上附近的超市已经饱和,相信多几年,我就会退休。

亚沙新村联昌杂货店东主庄霖瑞(57岁):不鼓励孩子接手父业

这间杂货店在五六十年代就已设立,是我父亲留下来的生意,以目前传统杂货店的趋势来看,我不鼓励孩子接手,不但月收入不高,工作时间也很长,目前,杂货店的收入与开销无法平衡,也看着生意一落千丈,不敢花钱聘请工人。

亚沙新村的杂货店是被连锁超市夹攻,每个路口都有一间超市,附近还有一间霸级市场,抢了很多生意,只有一些家庭主妇回家后发现买漏了食材,才会前来光顾,再来则是老人家没有交通,只好到杂货店购买。

现在唯有慢慢做下去,生意如此难做,更别说转型,就算想要努力也做不到,我认为足够应付开销就好,到了退休年龄就会选择结业。

万茂新村全发杂货店东主杨美珍(48岁):提供新村老人家便利

我认为现今的传统杂货店,主要是提供老人家方便而已,新村大部份是老人家居住,老人家没有交通,或是没人载送到外,只好到杂货店消费。

维持杂货店生意并不容易,人潮越来越少,90年代还算可以维持,但是踏入2000年后,生意直跌50%,我曾想过就此结业,但这是丈夫家族的生意,就选择见步行步的做下去,每个月有一些收入也好。

我的孩子都无意接手生意,我的年纪也大了,不打算再冲,所以进的货源不多,过过日子就好。

传统杂货店面积不大,但所售卖的物品应有尽有,为市民带来许多便利。(图:星洲日报)
这些传统的饼干玻璃瓶,也只有在传统杂货店才能寻获。(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