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荣华爱好,发展成救命好帮手—— 蛇类图鉴成医院重要参考书籍

2018-08-13 12:03

刁荣华爱好,发展成救命好帮手—— 蛇类图鉴成医院重要参考书籍

马大高级讲师刁荣华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Herping”爱好者,而且他热爱摄影,去年才连同其他学者推出本地蛇类图鉴,这图鉴目前是各大医院在医治被蛇咬伤的病人时的重要参考书籍。
访问当天,刁荣华热心带来了红树林竹叶青(图示)、孪斑金花蛇和红血蟒让摄影记者拍摄。像孪斑金花蛇,在本地就属于少见的品种。

英文“Herping”是两栖爬虫类学家和业余爱好者的常用语,泛指到野外寻找两栖爬虫类动物。

广告

马大高级讲师刁荣华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Herping”爱好者,而且他热爱摄影,去年才连同其他学者推出本地蛇类图鉴,这图鉴目前是各大医院在医治被蛇咬伤的病人时的重要参考书籍。

说到蛇的种类和特性,刁荣华总是能够如数家珍滔滔不绝。不认识他的人可能会以为他来自兽医之类的科系,但其实他的学术专业是人体机动学,在马大体育中心任教,跟动物没有关系。研究两栖爬虫类动物纯粹是他的业余爱好,但虽然只是业余,却已经是本地“Herping”圈子里的一大高手。

关于他为何会爱上两栖爬虫类动物,这得回溯至多年前他从美国修完博士后回国的那段时期。“那时候,我认识了马来西亚自然协会这个组织,组织里有个Herp兴趣小组,专门探索青蛙、蛇类、壁虎这类两栖爬虫动物。这小组会在夜间拿着手电筒到野外去找蛇啊、青蛙啊之类的。男生嘛,都会喜欢这类东西,感觉像去探险,从那时起这就成为了我的爱好。”

夜间到野外寻找两栖爬虫类动物,他笑说感觉有点像是买彩票,因为有些物种在马来西亚已经非常少见,能不能遇上它们胥视缘份。例如红脖颈槽蛇,他说这类蛇以往在马来西亚相当普遍,但是近年已经很久没再出现。

目前,他是马来西亚自然协会的委员,几乎每个月都会办活动,带民众特别是小朋友到野外进行生态教育。久而久之,很多人都知道他是蛇类专家,有问题都会找他。

虽然他熟知蛇的习性和栖息地,但是他不会随便透露在哪里可以找到蛇。这是因为过去曾经发生憾事,有人在野外寻获稀有品种的蛇,然后在社交媒体上打卡分享。一星期后,其他人闻风而至,成功找到那稀有品种的蛇,还把蛇抓了起来。为了避免类似情况,以及为了避免动物遭非法走私,他如今只会跟同好圈子里的学者分享蛇类栖息地的资讯。

广告
刁荣华指出,头背有蝴蝶形枕鳞是眼镜王蛇的特征之一。右图为红血蟒(Python Brongersmai)(照片来源:刁荣华)

 

蛇 一 般 不 会 轻 易 攻 击 人 类

探寻蛇影的这些年来,刁荣华总共被蛇咬伤过两次,其中一次还是为了救人,所幸不是毒蛇所以没有大碍。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种事情没有发生在他身上,因为他清楚知道甚么蛇有毒,甚么蛇没有毒。但不管有毒没毒,他都劝告民众“don't play play”,不要为了炫耀而做出亲吻蛇之类的动作。

广告

他说,蛇一般不会轻易攻击人类,因为毒液对蛇来说非常珍贵,除非受到干扰或威胁,否则很少会主动攻击人类。他以眼镜王蛇为例子,“眼镜王蛇是世界上唯一会为蛇蛋筑巢的品种,如果你不小心在它们护巢时靠近它们,它们就会攻击你。”

蛇总是跟奸诈、恶毒等形象扯在一起,但是蛇有时候也可以是人类的好帮手。

他表示,“譬如蛇吃老鼠,这能帮助我们维护清洁卫生免于鼠尿病,所以蛇在维护生态上扮演着一定角色。”

有些品种的蛇,在他投入研究两栖爬虫类之前就已经在马来西亚绝迹。如今如果在城里发现无毒蛇,他都会劝请民众放生,让蛇回到属于它们的大自然。

目前他除了是马来西亚自然协会的活跃分子之外,也参与另外一个组织,这组织专门教育医护人员关于被动物咬伤后的治疗方法(Remote Envenomation Consultancy Services,简称RECS)。

他本身爱摄影,曾经参加很多野生动物摄影比赛,他的作品自然成了让民众认识两栖爬虫类动物的一个很好的教材。去年,我国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出版《马来西亚陆蛇图鉴》,集结刁荣华还有其他4位专家的摄影作品。这本图鉴可以说是本地各大医院的好帮手,因为医护人员可以参考这本图鉴,辨别病人到底是被哪一种蛇咬伤,然后用相应的抗蛇毒血清医治病人。他当初没想到的是,原来自己的一个爱好,也可以发展成救命的好帮手。

拍过那么多蛇,问他还有甚么蛇是很想拍却无缘得见的,他说有很多,其中一种是虹树蛇,这种蛇在马来半岛很难寻获。他孩子气地表示:“我的朋友们也都还没找到呢。”

左起孪斑金花蛇(Twin-barredFlying Snake)和 红树林竹叶青(Mangrove Pit Viper)(照片来源:刁荣华)

被 蛇 咬 伤 怎 么 办 ?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 全世界每年有500万人被蛇咬伤, 其中大部分发生在非洲和东南亚, 务农的人、妇女和儿童是风险最高的一群。万一被蛇咬了怎么办? 以下综合陈子福和刁荣华的叮咛, 关于什么事应该赶快做, 什么事又万万不能做。

√保持冷静

√固定受伤部位和减少移动

√立即送医!

√可以的话,把蛇的照片拍下来,方便医护人员辨认蛇种。

X吸吮伤口

X使用止血带绑紧伤处

X把伤口切开

X按摩伤口周围部位

X乱敷草药和膏药

X向巫医和江湖郎中求医

别 耽 误 救 援 的 黄 金 时 间

在很多电影特别是古装电影中,一旦有人被蛇咬伤,旁人往往会马上为伤者吸允伤口,以为这样做可以把蛇毒吸出来,但陈子福和刁荣华都表示这是错误示范。

刁荣华说,吸允伤口无补于事,而且如果一个不小心,吸允的那个人还可能误中蛇毒。陈子福补充,这样做也可能会导致伤口受更严重的细菌感染。

另外,电影也常常出现这样的场景:被蛇咬伤后用绷带把受伤的部位绑紧,仿佛这么做可以阻止蛇毒扩散。然而,刁荣华表示,把伤处绑紧的做法并不正确,因为这样做恐怕会导致血液不能流通,严重的话会造成组织坏死而必须截肢。

万一真的不幸被蛇咬伤,陈子福表示,伤者应尽量减少受伤部位的运动,因为蛇毒多由皮下淋巴腺和血管扩散全身,减少运动对减缓蛇毒的扩散有很大的帮助。

被蛇咬伤后的正确做法,应该是保持冷静和立即到最靠近的医院求救,让医护人员用抗蛇毒血清进行治疗。

由于不同蛇毒有不同解药,因此可以的话,陈子福提醒伤者在被蛇咬伤时除了保持冷静,伤者或在场者可以把蛇的照片拍下来,好让医护人员辨认是哪一种蛇惹的祸。

“有些蛇一咬了人就马上溜走,有些蛇则会呆在原地,譬如说我们的红口蝮,马来文称之为Ular Kapak Bodoh,这种蛇咬了人之后还会留在原地。当然,我们不鼓励民众自己动手抓蛇,以防二度咬伤。现在反正大家都有手机,你可以赶快拍下照片,到了医院后给医护人员看。”

重要的是,被蛇咬伤应该是到医院求医,而不是向巫医求助,以免耽误救援的黄金时间。

刁荣华(右一)致力于推广自然生态教育,不时带团到野外探索自然的奥秘。(照片来源:刁荣华)

 

毒 蛇 闯 入 我 家 !怎 么 办 ?

注意家人(特别是小孩)和宠物的安全,马上联络消拯局或拨打999。

更多关于毒蛇的资讯,可以联络马来亚大学Vetox Lab负责人陈子福:[email protected]

 

刁荣华联合其他学者的摄影作品集结成《马来西亚陆蛇图鉴》,去年由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出版,民众可免费下载。

 

相关专题

陈子福 ‧ 为蛇平反——蛇虽不讨好, 但它很重要

刁荣华爱好,发展成救命好帮手—— 蛇类图鉴成医院重要参考书籍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