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豪.栽培通专兼备的大马人才

2018-08-10 12:45

陈伟豪.栽培通专兼备的大马人才

教育4.0其实是当下环球各国面对的第四波工业大革命所连带造成的人文发展现象。

院长推荐我下周一到位于武吉加里尔的亚太科技大学开讲,主办方预设的题目是“教育4.0的挑战”。

广告

我准备了一些讲义,打算与出席讲座的讲师同侪与大学生们分享我在美国的经历,以探讨身处大马的高等教育界人士和大学生应该如果应对教育4.0所带来的挑战。

教育4.0其实是当下环球各国面对的第四波工业大革命所连带造成的人文发展现象。这一波的工业革命,即所谓的工业4.0所需要的人力资源的主要特色就是能够跨界并同时与人类和机器沟通和合作以完成多变的任务。这里所指的机器,除了能够进行高端复杂工序的机器人以及由人工智能与大数据分析驱动的超级电脑外,也包括你我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智能手机,还有我们通过手机下载的各种应用程序或App。这种人机紧密结合以完成工作任务的现象已经冲击了这个时代的整体教育变革方向。

导向人机紧密结合的教育在美国一些科技相对较为发达的州属是很普遍的。我曾经对一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博士说,大马华裔一般上除了都会华、巫、英三语外,也善于讲各种华人籍贯的方言。当我以此为傲时,这个美国人淡淡地回了一句:“我们美国人一般上只会两种语言。我们用美式英语和人类沟通,以及用编程语言和机器沟通。”这种在人类与机器之间游刃有余的境界,正是大马当下与未来教育应该达到的目标。

就高等教育质量而论,美国在很大程度上是全面地引领着其他国家的动向。以我在美国到访6家性质不同的大学与学院所得到的体验而言,美国教育的强大在于其秉承宪法所赋予的自由与包容。除了由联邦政府和各个州政府开办的公立大学外,各种类型的私立大学与学院自由地遍地开花结果,栽培了美国境内所有领域的专才与通才。诚然,一个国家的多元性应该体现在其对不同教育的运作与经营模式的包容。一个执政的政府有了海纳百川气度,就自然而然地体现出有容乃大的格局。

在个人学习的层面,我接触到的一些美国博士会自主地考取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以让自己成为本身专业的通才。此外,类似的通与专兼备的例子也体现在一名已退休但却主动到纽约大学当旁听生的建筑师,以及大量经常回去耶鲁大学参加各种以提升个人软技能为主的短期课程的校友。

坦白说,我在美国没有听到人们刻意强调“工业4.0”或“教育4.0”的概念。不过,在细心反思之后,我发现不管是在公立还是私立大学,这些概念已经自然地融入到大学教职员和学生们的日常作业了,以至于他们达到了无意识的胜任境界,能够任意地切换通才或专才的角色。但愿未来的大马人除了能用流利的三语与各种专才沟通,也可以通过编程语言和算法来与机器交流,成为通专兼备的人才。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