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佩娴.老狗

2018-08-10 13:06

李佩娴.老狗

“他讲什么?”我不等平平回答,抢过手机。“先生,你的狗快不行了,请你五天内一定要回来陪它。”

这天早晨,无意间发现路边的狗变多了。

广告

“请问要替你的狗结扎吗?”

“不用了。谢谢。”

“要不我可以不收费……”

一股淡淡的古龙水占据着仅有的空间。

是平平。平平经过医疗室,低着头冷笑。

平平是店长,也是我的老板。

广告

“又擅自乱改价钱?”

“哈,那就扣我薪水呀!”

这时,清脆的铜铃声响起。那是门被推动的声音。

“欢迎光临!”我们同时喊道。

广告

一个男子身穿毕挺西装,牵着一只老狗。老狗毛发稀疏,背后皮肤结痂。男子把狗系在椅子旁。老狗低着头,发出呜呜声。

它知道主人的想法。

“那个,你们好。呃我想把我的狗放在这里几天。我可以给住宿费……”

“不用住宿费,我们本来就没有这服务,但我们可以通融一下,替你照顾你的狗。不过你的狗有皮肤病,你需要买比较好的洗发液和狗粮给它就可以了。”平平说。

“噢,大概多少?”

“250令吉。”

平平说着,让我去拿货。我记着账,听平平说,男子把狗留在这里,就出国公干了。多久?平平耸耸肩。老狗刚来的时候,全身看起来很邋遢。每次帮老狗洗澡,不得不小心翼翼,深怕把它的毛发洗脱。洗了澡,老狗就会用力抖动身体,但老狗真老了,每次抖动后,会吐出舌头,喘着气。我拍拍老狗的身体,毛发湿湿的。我感觉到老狗在颤抖。

起初老狗不愿吃我们给他的狗粮。平平只好拨电给老狗的主人。当老狗听见主人的嘱咐后,才开始吃那些狗粮。我怕老狗无法咀嚼食物,甚至用汤匙把狗粮敲碎。

X X X X X X

“欢迎光临!”

随着店里人潮越来越多,我和平平忙得不可开交,没再去留意老狗。

老狗明显不喜欢待在这里,但它却没有要逃走的意思。每天早晨打开门,就会看见老狗守候在店门口。老狗先是站着,然后蹲着,又站起来,又蹲着。

店里总是有人进进出出,也有狗。有些性格暴躁的小狗会对着老狗狂吠。老狗不予理会。也只是呆呆地把视线往外抛,注视着经过店面的路人。

“看,他又睡了。”平平暗示我。

外头强烈的阳光从玻璃门直射进来。很晒。我回头看了看,已是下午3时。

有了较好的狗粮和洗发液,老狗的皮肤渐渐康复,好得很快,伤口也没有留下难看的疤痕。也许老狗的时间就快到了,它开始无法走到门边了。于是我会把老狗抱到门边,但老狗很倔,总是坚持要自己走过去。

不知为何,我很怕老狗离开,每天开店,总会去看一看笼子里的老狗,摸一摸它的颈。

平平也是。

X X X X X X

“先生,你什么时候回来?”平平有些不耐烦。

“就快了。”

“他讲什么?”我不等平平回答,抢过手机。“先生,你的狗快不行了,请你5天内一定要回来陪它。”

我知道男子会很为难,但那是他的家人、他的狗。我和平平都沉默着。

如果缺席是生命中的不完美,那老狗心里的坑还未被填补。平平看着我,我看着老狗,它呆呆看着门口。眼睛微微闭上后,却又用力睁开。老狗突然站起,在原地转圈。也许它希望自己别睡着,仍不愿意坐下。

X X X X X X

这一天,老狗吠了。自从主人离开后,它再也没有吠过。

为什么?我看向平平,平平还是摇摇头。

店外的雷声轰轰作响。空中一道强光顶擎一片天空。外头开始下雨。我把冷气调小。平平把冷衣递给我。我找了面巾替老狗盖上。老狗不再颤抖,再也不会了。

X X X X X X

老狗的主人回来了。在老狗生命最后部份缺席的位置,终于被填补了。

隔天,阳光依旧强烈,从玻璃门直射进来。晒。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