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紫棋·转念解心结

2018-08-10 17:06

邓紫棋·转念解心结

打从一出道,邓紫棋似乎就被“是非”缠上,尤其是2014年参加《我是歌手2》后,她在中国一夕爆红,是非更是随着她名气的持续高涨,仿佛未曾间断过。
(图:星洲日报)

打从一出道,邓紫棋似乎就被“是非”缠上,尤其是2014年参加《我是歌手2》后,她在中国一夕爆红,是非更是随着她名气的持续高涨,仿佛未曾间断过。

广告

毕竟,邓紫棋也只是一个20几岁的女孩,身处在娱乐圈如此高压的环境,若说要她完全无视这些声音的存在,根本不可能,就如她所说:“会在意是本能反应。”

她曾经因为纠结于流言蜚语和负面绯闻,暴饮暴食了近两年,那时期的体重,因为反覆不定的情绪,一直来来回回的变化着,她以“很恐怖”形容当时的自己,还打趣说:“那时候如果你叫我饥饿30,我会觉得很简单,因为我也试过14天不吃东西……”

成长:

入行时的邓紫棋才16岁,今年是她入行10周年,而“纯净了做音乐的一些心态”,是她这10年来最大的成长。

“当你任何东西都不知道的时候,你会以为自己只是爱音乐而做音乐,因为那时候没有任何的风浪,中间风浪出现,是在挑战你是不是真的爱音乐才去做?如果是的话,那为什么你会因为一些人家说你有的没的,说你不好的流言蜚语、影响你的名誉时,你会伤心呢?”

“你会开始发现,原来也有一些自己在意的东西,在意别人怎么看你,在意别人知不知道真相,在意别人有没有误会你?在这个成长过程中遇到很多风浪时,你才会发现和了解自己,其实还有很多东西是特别放不下的。”

广告

现在的她非常确定,自己是因为真的很喜欢音乐而继续做音乐,“以前没有任何风浪时,你觉得自己活得很自由,可是真正的自由应该是,不管别人怎么说你、怎么看你,但你还是可以活得很自由,那才是真正的自由!”

虽然心态上已经作出极大的调整,但她坦承,现在面对很多流言蜚语、负评,还是无法做到一点都不在乎,但却很快会让自己站起来,“现在会在意是本能反应,可是很快就想通了,以前可能会纠结一个月,甚至一年呢!”

邓紫棋说,在不同的阶段,皆有不同影响她至深的人,而外婆是她音乐的启蒙,父母造就了她深蕴的语文能力,而制作人Lupo给予她许多音乐上的栽培,还有近几年成为她最佳聆听与开解者的牧师,教会她许多做人的道理。(图:星洲日报)

得失:

对于当上歌手之后的得失问题,邓紫棋认为,若仔细去想,自己这10年间得到的与失去的都一样多,“可是当你在做公益活动时,看到你帮助的人那种单纯的快乐时,你就会觉得那些你失去的,其实也真的没有那么重要。”

广告

她甚至以公众人物“牺牲隐私”为例说,“可能你会觉得,当公众人物就会‘牺牲隐私’,但什么叫‘牺牲隐私’?如果你不怕别人怎样看你,你就不会觉得你的隐私是需要牺牲的。其实很多东西你觉得失去,是因为你害怕别人怎么看你。”

抱负:

当一个人的能力越来越强,想做的事就会越来越多,邓紫棋正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做了《中国新说唱》的制作人后,才发现原来自己对培育下一代是很有抱负的!”

她说,对每个加入自己战队的学员,都会有一种“要他们做到最好”的期望,心情比自己去比赛更加紧张,“我去《我是歌手》时都没有现在这么紧张,那时即使遇到舞台设备问题,我都觉得还好,但现在看到自己队员遇到这样的事,却会很生气;人家准备了这么久,却因为设备问题而看不到表演,这不只是现场300个观众的投票而已,而是那1亿观众看到的是错的版本!”说时还一脸忿忿不平,可见她对自己学员的紧张程度。

她笑言自己应该是“母性大发”,打趣说:“可以想像,有一天如果我有了小孩的话,他考到第1名,我一定会开心兴奋,称赞他‘你真的太棒了’;但如果是他被欺负了,我也一定会为孩子出头,我就是会很保护孩子的那种人。”

有了当制作人的初体验,未来是否也想签下真正属于自己的弟子?“如果真正分析,这行业目前缺的不是幕前的新人,缺的是幕后的新人,所以就算你怎样去栽培一个新歌手或rapper之类的幕前表演者,其实很难,因为幕后并没有新血加入,这才是我觉得最难搞的。”

她表示近来一直跟音乐制作人Lupo讨论一个问题,“我问制作人有没有可能去开个音乐学校来栽培幕后的人?如果幕后跟幕前我们一起栽培的话,整个行业就会发展得比较快一些,如果你只是去栽培幕前的话,那会断层的,因为真正能帮助他们做音乐的人(幕后)还是没有。”

她一脸苦恼说:“我们现在是有发现这样的问题,但却不知道怎么解决,所以也只能探讨而已。”

邓紫棋首度在《中国新说唱》当制作人,母性大发,自我调侃“如果我有了小孩的话,他考到第一名,我一定会开心兴奋称赞‘你真的太棒了’;如果是他被欺负了,我也一定会为孩子出头!”(图:星洲日报) 

慈善:

早前邓紫棋跟随世界宣明会到沙巴探访,让她有颇大感触,“世界上原来有很多不公义的事。”她自认一个人能做的很少,但她非常乐意利用自己身为公众人物的力量,把这些事情宣扬出去,“这个社会很多人以为贫穷只是没得吃,实际上很多发生的事情,是我们看不到的,若不是去沙巴探访,我也看不到事实;如果公众人物讲的一句话会让比较多人听到,那我就会尽能力把看到的事实告诉大家!”

她很感恩自己的歌迷常用她的名义做慈善,“大马歌迷会在我25岁生日时,自动自发的在半年内做了25个公益,我觉得这挺有心意的,很感动。”

她在2015年开始参与助养儿童计划,迄今已助养了14名儿童,当初会萌生助养念头,完全因为想要“取之社会,用之社会”。

“2014年我在中国参加《我是歌手》,2015年开始赚到比较多的钱,就觉得我想要给予这个社会一些东西,我在《圣经》中学到:你得到后就要给予。”除了开始助养儿童,她还萌起成立慈善基金的念头,而这个愿望终于在2017年成真,成立了涵盖音乐、教育、扶贫等范畴的“棋迹”慈善基金会。

行善不但让她有极大的启发,同时透过行善纯净自己的心,“我觉得这世界上很多人在工作上免不了坠入一个私欲里头,我们努力工作,是为了养活家,还是其实想获得别人的认同?或者是想获得物质和名利的东西?其实每个人都有很多各种欲望,当你得到以后,就会想要再得更多,欲望永远无止境般。”

在她的认知,“当你付出时,别人可能因为你的付出而有收获;而当你真的让别人有所收获了,自己的心也会被纯净,就会再去想想,自己的欲望是不是真的那么重要?”

从小“行善”就已深植在邓紫棋的心底,小时候的她常会在街头捐钱买旗子做善事,而且手上如果有10块钱,她会大方把5块钱捐出去。(图:星洲日报)

感恩:

邓紫棋在这10年最感恩的事,就是身边还是有很多人,包括她的牧师、团队、还有家人朋友,一直给予她鼓励和道理,“当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很会钻牛角尖,可是我身边很多人就会在适当的时候给予我心灵上的辅导,给我一些好的影响;有时候,我可能只是需要一双聆听的耳朵,而一些过不去的情绪,在跟信任的人倾诉,他们表示理解你和懂得你之后,心情就会好很多了。”

在无数次的收获或失去时,身边的这些人都一直在帮助她平静心情,“我现在有任何事情,第一个就是会先去找牧师,解开心里打不开的结与困扰,本来不平静的心,听完牧师的开解后,就会获得一分平静。”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