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钦亮·外包评审统考文凭

2018-08-12 15:51

郑钦亮·外包评审统考文凭

副教长张念群日前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说,她不知道前朝副教长她宗亲张盛闻指的一里路定义是什么,但她有信心希盟承认统考文凭所需的时间很大可能不会太久。

华教争取政府承认统考文凭的历史任务,在失望中跨过了一个朝代。

广告

前朝的最后一里路,已经化为空气飘进“希朝”,只是路程不知道怎么计算。

副教长张念群日前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说,她不知道前朝副教长她宗亲张盛闻指的一里路定义是什么,但她有信心希盟承认统考文凭所需的时间很大可能不会太久。

张盛闻的名言“最后一里路”是两年前提出,走到509就没有机会走下去,只剩名言飘扬。

不妨这么假设张念群不理解的“一里路”定义:所指的是华教经过数十年的争取和诉求,承认统考文凭的进度已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东风”,即是指研究报告完整了,官员评审和建议完整了,部长汇报完成了,只差前内阁讨论和时任首相拍板说OK。

岂料东风仍未起,时任首相已经变成前首相,时任副教长已经变成前副教长,反风比东风先到,于是一里路成为笑话至今。

广告

姑且相信张念群是真的不理解她宗亲这句名言的定义,以她优秀的教育背景和处理华社和华教课题丰富的经验,再加上今日在朝并贵为教育部副部长的实力,她甚至可以不必知道也不必在乎她宗亲的一里路是什么,反正马华办不到承认统考文凭这件事就是了,管你的几里路,姐走的是姐的路,姐说比前朝更快承认就是了。

想了想,新科教育部正副部长说会以设立一个全新专业委员会来全面评估承认统考文凭项目,也是目前暂时抵挡那些指希盟没有实践宣言的攻击的方法之一。

这样的处理方式也传达了一个讯息:前朝在承认统考文凭项目上所作的所有研究报告、评估和内阁讨论,全部都作废了,甚至要说“不足以支撑统考文凭获得正名”也行,反正事情已经节外生枝到必须另外争取空间和时间,才能实现希盟诺言。

就是说,前朝达到的最后一里路已经蒸发,目前只是徘徊在前朝与当朝的历史街口,仅供谈资、参考和笑话,没有实际脚印。

广告

委任教育部之外的专业并中立的人士来全面调查及评估已经行之有年,并在全世界至少600所大学承认的统考文凭,听起来固然是荒谬之举,但这是马来西亚的政治现实在决定马来西亚华教的现实,希盟尤其是行动党在预料不到的各方压力之下,总得找一个出路。

所以说,承认统考文凭的“长征”,换成是从教育部里抽出来“外包”走下去,确是一个妙招。

商场有一句话说:同一件事的同一个做法,却想要有不同的成果,这是傻瓜才会相信的事。

同样的,如果你要同一个教育部的同一批官员,针对他们做过的同一个统考文凭来研究出另一个相反成果的调查报告,不管你是部长或是校长,也是离傻子不远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