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林拉斯兰·人民的音乐

2018-08-12 16:06

凯林拉斯兰·人民的音乐

摩兰音乐是有灵魂的,它的节奏强劲,歌曲直白——多数是情歌,通常让人在曼谷北部无尽的稻田忘我,这里是泰国文化与寮国高原文化的结合地。

“每次听到你的声音,亲爱的……我的心就快融化。”

广告

“看看你!”

“你的脸孔,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摩兰音乐是有灵魂的,它的节奏强劲,歌曲直白——多数是情歌,通常让人在曼谷北部无尽的稻田忘我,这里是泰国文化与寮国高原文化的结合地。

或许最容易理解摩兰如何融入(或从不曾融入)泰国,就是将之与美国的乡村和西部音乐相比,在大城市例如纽约以及洛杉矶它们被嗤之以鼻,但在美国南部其他地方例如纳什维尔却大行其道。

寮笙——一个用竹子簧片制造的吹奏乐器,16个簧片让摩兰音乐多音变化。

它紧凑以及粗旷的声音,寮笙代表这寮国的身分——这是泰国领袖长期以来企图打压的身分。

广告

曼谷的泰国化政策以及外围地区的在地情意结,例如依善这个拥有2100万人口的地区就是泰国政治历史的关键。

凯唾成珠团队最近到孔敬区享受摩兰文化,他们的音乐非常棒,同时也探索在依善这个寮国文化深深扎根的地方的政治取向。

将近20年,塔辛家族都主导这个区域,他们支持农夫的政策赢得了依善草根的支持。

最受到农夫们欢迎的莫过于塔辛任职首相期间推行的全球保健计划,这项计划提供超过三分二人口医疗服务。

广告

邦克是一名29岁的歌手,他13岁时就开始表演。他也是一名舞台剧演员,尽管这会带给他伤痛的回忆。

邦克紧张兮兮笑说:“我在2014年因为冒犯君主被监禁,2016年8月被释放,我在舞台剧中《狼新娘》扮演泰王的军师,我说了一些不该说的事……抱歉,我无法在这里大声重复。”

邦克极具争议性的表演是为了纪念泰国现代史中恐怖的一天——即1973法政大学屠杀事件,当时因为反执政军事强人的抗议行动失控,造成了100名学生死亡,超过800名示威者受伤。

冒犯君主的法律条文涵盖范围很广:刑事法典第112条阐明任何“诽谤、羞辱或威胁”君主的人可以被监禁长达15年,这条法令在过去110年未曾被修改。

看起来在越趋政治化的泰国,言论甚至文化都变成了战场。

无论如何,泰国军政府领袖巴育首相企图争取依善选民的支持,相信众所盼望的大选将在明年2月展开(若真的举行)。

尽管曼谷精英分子对塔辛的社会福利政策的诸多批判,1170万人口,当中很多居住在依善,在巴育领导的政府下,领取社会福利卡,可以凭此每个月领取200至300泰铢。

但在孔敬府聆听邦克的音乐,这一切感觉非常遥远。

寮笙搭配着电子风琴,他的身体跟着节奏摇摆,双手跟着音乐起舞。

邦克痛苦地意识到曼谷政府对任何泰国寮国以及依善元素的不满,邦克的音乐越来越尖锐以及政治化,即便依然优雅。

邦克指出说:“政府尝试将摩兰融入一个更高的层次,更适合贵族以及精英。”

这个音乐人在积极尽一切所能对抗任何他看来可以驯化一个丰富文化遗产的动作。

“我正在尝试通过加入新元素改变摩兰,让摩兰可以继续成为每个人可以享受的音乐,不仅仅是精英分子而已,摩兰一个给所有人的音乐,我会一直为任何人演奏摩兰。”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