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党党选】“阿兹敏拉菲兹都是我阵营”·安华:保持中立

2018-08-12 17:52

【公正党党选】“阿兹敏拉菲兹都是我阵营”·安华:保持中立

公正党候任主席拿督斯里安华强调,他不会在党选中表态支持任何一方,以免破坏党的利益。

(吉隆坡12日讯)公正党候任主席拿督斯里安华强调,他不会在党选中表态支持任何一方,以免破坏党的利益。

广告

安华接受《前锋报》专访时表示,本次党选中竞选署理主席职的拿督斯里阿兹敏以及拉菲兹,都属于“安华阵营”。

他坦言曾与阿兹敏和拉菲兹对话,并聆听两人欲竞选署理主席职的理由。

曾建议拉菲兹弃选被说服

安华透露他曾向拉菲兹建议放弃参选,以便署理主席职不会出席竞争;然而,当聆听拉菲兹的竞选理由后,他最终同意拉菲兹的竞选,并将此视为民主的健康现象。

安华说:“两人都是我的阵营,阿兹敏是现任署理主席,当有人向他发出挑战时,肯定有人认为是我的指示,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安华认为,若拉菲兹有竞选的理由,他就不能禁止。

广告

他说:“我所能做的就是建议候选人不要被派系斗争所束缚,因为这将限制党员选出最好的领导者。”

他指出,公正党作为一个民主的政党,党内所有职位都允许公开竞选。

他说:“这就是为何我在提名竞选党主席后,一直对主席的竞选保持缄默,因为我不想让人觉得安华竞选党主席后,此职位就不能受到挑战。”

安华补充,党的斗争和宗旨必须要坚持,这也是他一直向党员强调的事情。

广告

党选禁人身攻击

由于公正党已是执政联盟最大政党,不少在本次党选中参与竞选的党领袖皆在内阁出任要职;因此,安华也规定,所有参选的候选人不能向对手进行人身攻击,并滥用职权以赢得选票。

他说:“两人(阿兹敏和拉菲兹)都是重要的领袖;对我而言,谁胜谁负都不重要,因为两人都是协助我巩固党的重要人物。”

安华坦言,欲阻止党内出现意见分歧并非简单的任务;然而,若领导者没有陷入党内派系斗争,就能避免党内出现分裂。

他说:“我作为党的大家长,必须支持所有的党员,将他们视为同一阵营的队伍,并给予他们同等的机会(竞选)。”

不会阻止努鲁抉择

拉菲兹曾多次公开表态,安华的女儿努鲁依莎是其竞选团队的其中一员,让人不禁联想到此举也获得了安华的支持。

安华表示,不会阻止或影响女儿努鲁依莎在本次党选支持任何一方。

努鲁依莎与他讨论后,也赞成避免公开表态倾向于任何一方。

安华说:“熟悉努鲁依莎政治性格的人都会知道,她是一个坚定而独立的人;她在一些事件上会同意我,但也有很多不认同我的情况。”。

尽管努鲁依莎的肖像出现在拉菲兹的竞选团队,但努鲁依莎却未亮相拉菲兹公布竞选团队的仪式,亦不曾公开表态是否属拉菲兹的阵营。

交上苍安排不急接棒

安华表示,尽管被列为下任首相人选,但他并不急于从马哈迪手中接过领导棒子,他交由上苍安排何时任相。

他说:“我已经告知首相(马哈迪),我不打算担任任何职务,我会在领导层与他合作。”

安华表示支持政府的政策,但不会担任任何职位。

他说:“我会先成为国会议员,因为我想把重点放在议会改革上。”

安华坦言,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只会在接获首相权利时,才真正地全面策划自己的领导计划。

他说:“我们已经和马哈迪签有协议,我没有直接的理由对目前的情况提出怀疑或质疑;我认为希盟的盟友已经同意,而反对党似乎也理解这一点。”

他说:“我们必须确保移交政权能以和平方式进行。”

安华指出,大马本次政权替换虽然没有出现流血事件,但由于希盟的执政经验不足,导致一些事件的处理方式出现诟病。

他认为,随着国内媒体自由度越来越宽松,政府一旦在某些课题上处理不当,就会招致严厉批评。

因此,为了确保自己能够顺利接棒,他必须采取谨慎的步骤,避免曝露弱点让对手攻击。

除肩部外健康没大问题
感觉活力十足

安华表示,除了肩部外,他的健康没有太大问题,而且感觉到自己活动力十足。

他指出,由于刚刚完成肩部手术,可能需要一些时间肩部才会完全康复。

无论如何,安华的手部已经能开始自由活动,预料数周内就能拆除手肘的保护罩。

他说:“我还必须进行物理治疗,我不能打网球,也许需要一些时间,但我已经感觉充满100%的活力。

安华认为,尽管国阵的政权已被推翻,但公正党的“烈火莫熄”改革宗旨不应该停止。

公正党成立初期,两大主要议程即是释放安华以及推翻时任领导者敦马哈迪的政权;然而,随着这两项议程已经完成,公正党的未来动向也备受关注。

未来斗争改革国家制度

安华表示,公正党的未来斗争,是要针对国家现有的制度做出改革。

他说:“这应该不是太困难,因为当已故东姑阿都拉曼宣布我国独立时,就已经承诺自由,正义,司法独立,公正执法和独立媒体。”

安华补充,我国的情况已经变得更加成熟,因此必须朝此方向继续改变。

他说:“经济必须受到驱动,增长和更加活跃,而且分配应该是公平的;我们不应该让穷人被边缘化,大多数(贫穷者)仍然是马来人和原住民,当然一小部份是印度人、特别是来自园丘的印度人,以及华人。所以,我们现在的改革是这种意义的改革。”

安华认为,现有的国会情况也必须做出改革,确保权力无法被内阁成员全面掌握。

他说:“就如1MDB事件的过去不容受到质疑,这些事情很尴尬,与民主原则并不相符。”

他坦言,由于现有的希盟部长仍欠缺经验,在处理一些事务上往往会有不足之处,因此有必要成立特别委员会协助处理相关的课题。

他说:“由于国会涉及太多(议会成员),议会成员在一些委员会中的专业非常重要。”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