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微屏·民主倒退潮中看百日新政

2018-08-13 11:18

杨微屏·民主倒退潮中看百日新政

不是每几年定期举行选举进行投票就叫“民主”,民主还概括官民思维的进步和转化,在欧美、中东和东南亚一些国家推翻暴政一年后,就出现民主倒退现象,而大马在509大选变天后的希盟百日新政,也开始让原本期待“新马来西亚”的选民存疑。

“新马来西亚”的民主是什么?

广告

不是每几年定期举行选举进行投票就叫“民主”,民主还概括官民思维的进步和转化,在欧美、中东和东南亚一些国家推翻暴政一年后,就出现民主倒退现象,而大马在509大选变天后的希盟百日新政,也开始让原本期待“新马来西亚”的选民存疑。

专门研究东南亚民主情况,以及人权和民主全球观点的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研究员JoshuaKurlantzick在著作《民主在退潮》的观察显示:“绝大多数人相信民主会提高经济成长率和减少不平等现象。然而可以看到,在民主化初期,由于新获得权力的政党推举民粹,权位分赃,贪污现象会变得更糟,内乱会更加剧,因此民主的成长往往停滞不前。刚刚进入民主的国家,比起专制国家,可能更容易卷入冲突,因为可能会演变成为民族主义、种族冲突和阶级间斗争的牺牲品,但却缺乏稳定的建制约束。许多发展中国家人们的期望过高,而民主初期的现实却证明令人失望透顶,这是使到在后来许多发展中国家民众对民主的支持会下降的主要原因。”

这样的侧写是否撞击着对“新马来西亚”怀抱高度期望的大马人,尤其一心期待新政府可以带来公平的华裔选民?

虽然新政府不如预期理想,可是终归人民的选票力量推翻了前朝暴政,暴政的贪婪霸权让人民的容忍再没有底线,当前如果有人反问把政权交回给国阵,会好吗?在百日内不会有具体答案,可是从《民主的退潮》中所观察的各国如埃及、泰国、菲律宾、阿富汗及许多发展中国家,却会出现推翻暴政一年后,人民在后来逐渐不再相信民主,反而倾向于专制的“强人政权”现象。

这是不是又让当前的大马选民感到“五味杂陈”?希盟新政府的首相马哈迪曾经是国阵执政时代任期22年的“强势首相”,而后来他却摇身变成反对党领袖,把自己属意的接班人纳吉的政权绊倒,转而领导过去的政敌重塑“新马来西亚”新政。

百日内的马哈迪展现的强人作风,被视为“国阵2.0”的雏型现形,壮大议席最少的土团党,强调各领域土著特权,“华人有钱论”、承认统考和优秀生无法进入属意大学科系等课题立场翻覆,冲击着95%把选票投向希盟的华裔选民。

广告

而曾经敢怒敢言的行动党强人如林吉祥、林冠英、张念群、郭素沁、倪可敏等,换了位子后要不然就语无伦次翻覆自己选前选后的言论,要不就“静静”明哲保身,保住官位,尴尬处境如当年本身讥笑的马华民政,被选民讥为“马华2.0”。

政权轮替后看不到希盟友党之间互相制衡,公正党作为希盟最大的政党,却是最快现形的内斗政党,公正党原任署理主席阿兹敏和挑战者拉菲兹的“老二之争”,被视为是公正党主席安华和马哈迪的代理战,牵制着希盟未来的合作方向。公正党和巫统一样是追逐权位之党,公正党里面有不少人才,可是大部分是巫统失意分子,当前希盟新政刚崛起,内斗肯定对公正党和希盟都不利,安华太激进的形象也让许多转而推崇马哈迪是国家“救世主”的选民不悦。

希盟无法落实百日内许下的竞选宣言,体制改革也没有明确坚定的方向,不稳定的政策使外资保持观望态度,外劳政策杂乱无章令国内企业百上加斤,股市和汇率节节败退令人担心,而销售税征收后牵连的涨幅仍待观望,若造成新一轮的通货膨胀,人民一旦感觉生活更加困苦,对希盟美好期望即将逐步破灭。

上台近百日后的希盟领袖及议员似乎还站在反对党的立场看事情,当初的竞选宣言为争取选票而信口开河,欠缺规划和考量细节,如今真正执政当政府,才开始发现原来很多事不是表面随便乱说即可达成那么简单,结果只能用拖字诀来敷衍,翻覆立场和U转动作让人质疑,这也是因为希盟在当反对党时自己咄咄逼人所造成的尴尬处境。

广告

一些选民当初投选希盟,是希望看到两线制政党轮替的健康民主制度,然而大选后反对党又不成气候,马华和民政欠缺勇气承认自己过往的软弱,也没有实际行动展现今后会纠正不公平事件的决心,因此至今无法获选民认同。而巫统一如既往的傲慢自大,变本加厉玩弄种族和宗教课题,走捷径试探和伊斯兰党合作,潜伏把大马政治分化到种族和宗教极端方向的威胁。

社会运动分子包括人权组织、净选盟在百日内的低调,复制着如台湾当年社运分子打着民主精神推翻暴政后,却对新政监督无力的疲态。这些非政府组织原应超越政治,不能因为过去曾和昔日的反对党即今日的执政党有合作的情谊,而放弃了监督的权利。

百日新政,大马人期待的“新马来西亚”,除了成功的第一步是把纳吉政权绊倒,接下来在政经文教领域,如果当官者和人民都同样没有改变思维,仍旧执着于从种族角度看待课题,所谓的民主进程中,彼此所拥抱的期望和身处的立场肯定没有共识,结果会带来更多的失望。

从其他国家人民推翻暴政后一年,对民主感到无力和失望的前车之鉴,再检视大马新政百日效应,同感的是网络社群对民主的双刃刀,是网络社群力量推动了全球许多国家包括大马的民主之路,然而却也是网络社群对民主进程的健康发展带来破坏。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