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保护主义冲击全球.金融危机随时爆发?

2018-08-13 15:17

美国保护主义冲击全球.金融危机随时爆发?

市场担心美国与其主要贸易伙伴的贸易冲击进一步升级,加上美元汇率走强,短期内将为全球宏观经济展望带来压力,特别是为亚洲新兴市场经济体产生显著政策变动,包括东盟国家在内。
韩斯占伯博士(左起)、法兰克苏迪、沈联涛、慕尼玛吉、大伟马斯、许和意、史堤芬喜尔出席东盟圆桌系列论坛。

慕尼玛吉:多元策略应对潜在危机

广告

联昌东盟研究院主席丹斯里慕尼玛吉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采取的“美国优先”政策,已为全球地缘政治、经济及贸易带来不稳定,若是此保护主义进一步蔓延,其他国家为自保而仿效,料将冲击全球经济需求,使全球经济可能陷入不景气的困境。

市场担心美国与其主要贸易伙伴的贸易冲击进一步升级,加上美元汇率走强,短期内将为全球宏观经济展望带来压力,特别是为亚洲新兴市场经济体产生显著政策变动,包括东盟国家在内。

慕尼玛吉表示,由于东盟在全球及区域贸易的曝光率偏高,东盟的政策制定机构有必要采取全方位多元政策,以准备应对任何浮现的潜在短期经济及金融险境。

慕尼玛吉日前出席该研究院的东盟圆桌系列论坛时作上述的披露。该论坛主题是“近代金融危机所学习的教训”。

美国联储局的货币政策没有考虑对非美经济体的影响,欧洲中央银行采取所谓的正常化货币管理,都是东盟资本及金融市场的资金外流的主要导因。同时,欧洲经济体如希腊及意大利沉重的公共债务,为银行系统产生钜大的违约风险。

许和意:大马经济基本面仍强稳

广告

论坛主讲者——东盟加3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AMRO)首席经济学家许和意博士受询时指出,目前他看不到大马经济有出现危机的迹象,因大马经济基本因素依然强稳,特别是原油价格回稳,以及新政府的改革加强财务情况也是对经济有利。

许和意认为,陷入亚洲金融风暴经济体,它们都已从中汲取经验,从而能够完好无损的渡过2008/09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这主要是它们已拥有良好的货币政策架构、加强对金融领域的管制监督。

无论如何,他还是认为,目前亚洲区域的前景仍充满挑战,主要是短期成长与金融稳定目标之间所引起的紧张情势。特别是当政策空间变得缩窄之际。“中期而言,当区域国家在加速较长期的持续收入汇合的结构改革议程之际,最重要是要加强区域金融领域的安全网。”

谈到美国掀起的贸易战,即截至对中国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的第二波行动为止,许和意表示,目前它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尚不显著,预测将为全球经济成长削减0.1%至0.2%的冲击。不过,若是让它进一步延伸及恶化,将可能负面影响全球市场需求,从而可能会造成全球经济不景气的恶果。

广告

许和意表示,在汲取过金融危机的经验,为免危机重演,亚洲区域也已设立一个总值2400亿美元的货币对换机制,以在浮现危机时应付资金不足的问题,同时建立及加强能力、基建、经济基本因素等,相信亚洲已为下个金融危机作好准备。同时,企业或家庭已意识到债务过高是危险的。

勿依赖单一市场

他指出,东盟国家之间的贸易活动增加,加强自供自足能力,避免过于依靠单一或其他市场,也是减缓金融或经济危机的有效行动之一。他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推行贸易战,根据初步研究显示,其实这对美国本身也并没有好处,全球市场贸易链被干扰,使美国所蒙受的损失,比被对付贸易伙伴蒙受的损失相等,或甚至是更为严重。

大伟马斯:亚洲有能力应付金融危机

另一位主讲者——货币及金融学院论坛主席兼联合创办人大伟马斯则表示,纵观目前全球经济势头,特别是美国因素,如贸易战、联储局升息在内。

他认为亚洲区域陷入金融危机有70%,不过,由于汲取以往爆发的亚洲/甚至全球金融危机经验,使它们更具能力应付未来潜在危机,他也给予它们拥有70%作好准备应付能力,以避免危机重现。

他指出,无论是那个区域或国家,政策制定者入须对危机的引爆点采取谨慎态度,特别是政治发展,因为这并不在中央银行的管辖范畴。

沈联涛:过度货币政策是导因

联昌东盟研究院名誉顾问丹斯里沈联涛则在论坛上指出,在过去的20年来,东盟中央银行已建立了缓冲机制以应对未来任何潜在金融危机,包括建立更丰厚的外国储备金、加强区域资金市场的弹性与深度、降低美元——定价债务而改用本地货币借贷等措施。

他认为,目前东盟国家处于不同阶段的发展,所以有必要设立适当的多管道机制以回应未来的金融危机。

沈联涛表示,近年来的亚洲金融危机以及全球经济危机的真正教训,是当局忽视危机的真正导因,并在政治因素下过度使用货币政策及金融管制。

他表示,所谓的民主政治拒绝使用痛苦的结构改革及征税(财务工具),以便解决结构不平衡及社会不平等。

政府当局选择过度应用货币政策及复杂的财务管制,导至它在系统内获取更多及集中,从而增加收入及财富不平等,因为超级富豪从较不富有者身上攫取更多过份的财富。

他认为,为应对金融风暴,政策制定者需要确认及反应6大超级趋势转变的整体观点,包括地缘政治、地理、性别、地缘气候变化、世代与G5科技等,这将延伸至重大,复杂干扰以加重不平等及社会损失,从而引起民粹主义政府的不满。

他表示,在最近一次发生的全球经济危机,有关当局实施的量化货币宽松政策(QE),就如比使用止痛药(艾斯匹灵)治疗癌症一般,言意之下,就是没有从根本地对症下药。同时也责任过度怪罪或推给“不明朗因素”之嫌。

出席东盟圆桌系列论坛的主讲者,也包括德国中央合作银行(DZ BANK)高级执行银行全球主管法兰克苏迪、宏观经济及货币政策管理(SEACEN)顾问韩斯占伯博士、以及世界储备信托策略顾问史堤芬喜尔。

德勤:大马今年可成长5%

德勤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许思涛分析,马来西亚在许多有利条件的环境下,可望在今年取得至少5%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而增长动力可延续到2019年。

许思涛表示,大马在总体上有着稳定的基础条件,目前的通货膨胀仍受到控制,再加上油价较早前已恢复平稳,马来西亚要取得至少5%的增长并非不可能的。

部分国家或受益贸易战

近日,德勤大马中国服务部于吉隆坡举办《国际贸易与区域经济形势分享会:对话许思涛先生》专题活动。

德勤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许思涛就《全球视角下的美中经济关系及其对东南亚的影响》等话题发表演讲,和嘉宾分享贸易保护主义、美中贸易摩擦、中国的应对措施以及对大马的影响。

他说,“美中贸易摩擦确实会对周边国家带来伤害。以亚洲来说,受影响的国家包括马来西亚、越南及泰国,这些都是非常依赖贸易的国家,且贸易额占了GDP的120%以上。

“相对的,有些国家和地区也有可能从中受益。比方说,中国企业可以通过将产品在一些地区增值,如马来西亚和台湾,再出口到美国。”

谭丽君:具优势吸引外资

同时,德勤大马中国服务部税务领导人谭丽君认为,“马来西亚具备许多优势,加上我们和多国有着多边自由贸易协定,把生产基地放在马来西亚,产品如果可以获得‘马来西亚制造’的认证,有助充份利用贸易协定扩张业务。同时,大马政府为了吸引外国直接投资,也推出了不少税务优惠政策。”

此外,许思涛认为,虽然中美贸易摩擦还在持续升温,大马在许多方面仍存有许多优势。其中两个就是新版的TPP(指CPTPP)和中国与东盟的自由贸易协定。这些都能让马来西亚扩大其市场规模、消除贸易障碍和加强经济效率。

发展前景乐观

许思涛对大马未来的经济发展,还是保持比较乐观的态度,认为大马在总体上还是具备稳定的基础条件,要取得持续的5%增长并非不可能。

许思涛也表示,从金融危机至今,大马人均收入从过去的4至5千美元,增加至目前的约1万2美元,并且将有望在不久的将来成为高收入国家。在与众多中资企业的交谈中,他也发现,绝大部份人仍然认为大马是个性价比颇高、资源非常丰富、基础设施普遍成熟的国家。他认为马币是被低估。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