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从游戏到运动竞技(上篇):列2022年亚运比赛项目.电竞产业链商机无穷

2018-08-13 17:08

电竞:从游戏到运动竞技(上篇):列2022年亚运比赛项目.电竞产业链商机无穷

孩子沉迷电动游戏,父母担心不学无术;但你知道吗,打电玩不再只是宅男宅女躲在房里的消遣,它已走出卧房,化身为电子竞技(eSports,简称电竞),其普及和快速成长的速度让人咋舌,甚至已成为于8月18日登场的印尼亚运会的表演项目,未来还可能更上一层楼,登上奥运殿堂。
韩国具备了成为电竞王国的数个先天条件:国内网速极快的宽频、网络文化生气勃勃、超强高档次电脑的网吧到处都是,学子们可以很轻易地在街头玩电玩。(图:法新社)

孩子沉迷电动游戏,父母担心不学无术;但你知道吗,打电玩不再只是宅男宅女躲在房里的消遣,它已走出卧房,化身为电子竞技(eSports,简称电竞),其普及和快速成长的速度让人咋舌,甚至已成为于8月18日登场的印尼亚运会的表演项目,未来还可能更上一层楼,登上奥运殿堂。

广告

事实上,2022年中国杭州亚运会,已正式将电竞列为比赛项目。这对这个新兴行业致力成为名副其实的运动来说,无疑是向前迈出了巨大的一步。

根据荷兰市场研究公司Newzoo统计,2018年全球电竞产业预计创造9.06亿(美元,下同,约36.9亿令吉)收入,年增率达38.2%,北美将占总数3.45亿美元,中国将占1.64亿美元,市占率已达18%,接近五分之一,市场潜力不能小觑。

中电竞市值300亿美元

2018年全球电子竞技爱好者人数将达到1.65亿,同比增长15.2%。今年的电竞观众人数将达到3.8亿,同比增长13.5%。

新浪财经引述外媒报道,包括亚马逊、迪士尼等企业都决定开发电竞市场。

而中国一年电竞市场产值将超过300亿美元,打电竞不仅已是运动项目,更带来庞大商机。

广告

电竞列印尼亚运表演项目
中队员身价过千万人民币

今次印尼亚运会,电竞列为表演项目,中国代表团报名参加《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三个项目。大马有选手在6项表演项目中,参加其中一项“世界足球竞赛2018”(PES)。

如运动员禁吃药

澎湃新闻报道,中国电竞代表队成员平均年龄20出头,有的选手已是世界冠军,亦有代表的身价超过千万元人民币。

广告

亚运期间,对选手会实施药检,电竞代表与其他运动员一样,不可胡乱吃药。

简自豪是“英雄联盟”项目的国家队代表队长。他说,自己16岁出道,21岁就赢得世界冠军,但家人一开始对他打电竞很反感,经常到网吧捉人,捉到就将简自豪痛打一顿,直到有职业队找上简自豪,家人才不再反对儿子打电竞。

“王者荣耀”选手王添龙介绍了成为职业选手的过程和日常生活概况:每天训练8到10个小时,有时可能会更久一点,自己私下还会去训练。

而另一代表张宇晨是“王者荣耀”知名选手,今年以超过千万人民币的身价,转会至另一队职业电竞队,但他想跟大家说电竞不等同于打电子游戏。他表示,打游戏打得很好的人很多,但是有机会接触到职业选手甚至能保持一席之地的人其实只是凤毛麟角。

挫韩夺世界冠军

他认为,要把电竞视为职业,除了要有自身能力外,还要有时势和运气帮助。

中国的电竞实力已不容小觑。今年5月20日晚,“英雄联盟”2018MSI季中赛总决赛结束,经过4轮对决,LPL(中国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冠军RNG以3比1击败韩国对手KZ,终结韩国电竞队过去两年的连续夺冠纪录,同时也是中国电竞队时隔3年再夺世界冠军荣誉。

这是RNG队史上首个世界冠军,也是核心队员简自豪迄今6年职业生涯中的首个世界冠军。

值得一提的是,当中国队拿到世界冠军,连共青团中央也在赛后专门在新浪微博发出文章,祝贺RNG战队夺冠。

通过电子设备竞技
电竞人类斗智运动

电竞是利用电子设备作为运动器械开展的、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对抗运动。它的正面价值在于,通过竞技运动,可以锻炼和提高参与者的思维能力、反应能力、心眼四肢协调能力和意志,培养团队精神。

电竞产业的形成融汇了娱乐、游戏、直播等众多产业,从而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与诸多产业构成了互惠共赢的关系,拥有巨大的经济、文化价值。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随着文化部、国家体育总局、教育部等政府部门的政策支持,数字创意产业的进一步繁荣,中国的电竞产业将继续迎来大发展时期,并在全球占据领先地位。

中国央视对中国电竞近年来日渐完善的产业生态链进行了肯定,指“电竞直播授权、赛事延伸产业等业务稳步推进,电子竞技游戏版权因此成为稀缺资源,电竞潜在价值的提升,也反过来促进了游戏企业自主研发的积极性。”而整个产业链条的延伸和完善,不仅让中国电竞产业的收入逐渐提升,也推动了整个游戏产业的快速发展新出炉的“2018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中国电竞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417.9亿元(人民币,下同),比去年同期增长16.1%;其中,移动电子竞技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225.7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7.9%。

8月4日在上海召开的2018全球电竞大会上,吸引全球电竞从业者的目光。在当天的全球电竞大会上,“上海电子竞技产业发展核心功能区”也正式揭牌,为上海建设全球电竞之都再添一翼。

满足选手需求
中专业团队栽培专才

中国电竞起步较韩国慢,但中国官方近年正视电竞发展,扩大投入培养电竞专业人才。

采类似青训系统发掘人才根据《亚洲周刊》的报道,中国国家队设有专门的教练员、领队、营养师和按摩师,针对电竞选手们的需求,组织了专业团队。

电竞选手的养成有一套严谨的机制,过程与初衷都与体育世界的青训系统相类似:俱乐部会在游戏里发崛有天赋的年轻人,邀请他们在俱乐部“试训”,通过后就会进入“青训队”,参加次级别联赛,如果有非常突出的新人,还会破例把他们提拔到一线队,参加顶级联赛。

既然电竞被视为是运动的一种,对于体力和后勤团队的要求就不容忽视。为争取好成绩,队员平时基本训练每天10小时以上,更经常熬夜与欧美对手练习,身体机能会出现问题,甚至患上俗称“滑鼠手”的腕隧道症候群和骨刺等职业病。

有见及此,讲求专业化和制度化的电竞俱乐部都会帮选手订立每天的作息时间表,并聘请专业的后勤团队来微调每位选手的状态。

有的队伍更聘请运动心理学家,专门调节选手的心理压力。

系统化走向业余联赛
韩国曾是电竞王者

电竞的佼佼者非韩国莫属。韩国具备了成为电竞王国的数个先天条件:国内网速极快的宽频、网络文化生气勃勃、超强高档次电脑的网吧到处都是,学子们可以很轻易地在街头玩电玩。

韩国电竞的发展让人联想到德国的足球文化,即从小就培养有天份的选手,让他们有系统地走向业余联赛,并在多年参赛及努力后,踏入职业赛。而韩国国内许多顶尖企业皆拥有自己的电竞队,吸纳玩家代表出赛,打响企业名号。

电视台定期转播赛事

韩国电竞协会总秘书金哲赫(译音)接受法新社访问时说:“这里是个完全接受电竞,并把它视为是年轻人的其中一种运动的国家,甚至在大学的体育赛事里也主办电竞项目。”

根据国际市场调研公司尼尔森在韩国的民调显示,电竞是继足球和棒球之后,年龄介于15至29岁的韩国人之中第3受欢迎的运动项目。

国内有多家电视台会定期转播电竞赛事,而这些赛事通常在大型足球场或豪华的竞技场上举行,吸引成千上万的民众观赛。

金哲赫说:“约2000年中期,国内创立了很多职业电竞队,令韩国比起其他的国家,更早开始了职业电竞玩家的步伐。”目前在韩国参与电竞的人口达到总人口的半数即2500万人,是世界第6大电子游戏市场。

他们当中有许多玩家和教练皆为世界各地顶尖队伍所聘用,包括电竞的两个最大市场中国和美国。

他说:“现在,美国和中国也有了像韩国那样的(培训)系统,已追上我们了。不过还好我们在累积了数十年的发展经验,以及拥有更悠久的电玩文化下,让我们依然保住了领先的位置。”
 

22岁的“欺诈者”李相赫是《英雄联盟》的职业选手,他目前效力韩国最顶尖的SK电讯T1,估计每年的薪酬达到至少30亿韩元(约1056万令吉)。(图:法新社)

成热门科系
各校争办电竞课程

目前,电竞在中国已变成一种职业,官方开始培养各种电竞人才。2016年9月,教育部发布《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目录》,增补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作为新兴专业。同年12月,中国传媒大学开设中国首个电子竞技本科专业——数字媒体艺术专业(数字娱乐方向),专门培养游戏策划与电子竞技运营人才。

如今,各大学校均纷纷开设电竞专业课程,最近中国高考成绩榜单出炉,许多高三学生开始选填大学志愿,其中电竞职业培训班更成为了热门项目。

过去以培养厨师、焊工等闻名的蓝翔技校,去年起也开设电子竞技课程。校方指,该课程为培养出职业选手、电竞产业管理人、游戏推广人、联赛组织人等各类人才。

根据统计,“中国电竞产业目前有5万从业人员,但还需要26万才能满足市场的人力缺口”。缺口最大的是电竞讲师。

16岁的“宋”就希望成为电竞联赛的现场主播,他说体育赛事需要现场解说,电竞也一样,“一些中国人思维还很传统”,“但对我们而言电竞就是真正的竞技体育,它加快了我的反应速度,让我变得更机敏”。

优秀玩家社会地位提升

现在的韩国年轻人很多都希望能成为电竞职业选手,或至少懂电玩以便能在疯电竞的伙伴中受到欢迎。这使得电竞“补习班”如雨后春笋般冒起,专门指导学生如何在电玩上表现更精进。

电竞补习班学生金韩恩(译音)说:“若你成为一名优秀的玩家,可以改善你的社会地位和帮你交到更多朋友。

职业电竞选手在韩国的地位完全不亚于娱乐明星,政府支持电竞发展。有评论指出,电竞就是韩国的骄傲,地位就像是中国的乒乓球。

22岁的“欺诈者”(游戏IDFaker)李相赫便是其中一人,他今次将带领另6名选手赴印尼参加亚运会。

《朝鲜日报》曾把他称为国民级运动员,并将他的影响力与韩国足球星朴智星和韵律操公主金妍儿等运动员相提并论。

这名高中退学的小伙子是韩国《英雄联盟》职业选手,目前效力韩国最顶尖的SK电讯T1,估计每年的薪酬达到至少30亿韩元(约1056万令吉)。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