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虹·政治.认命

2018-08-14 10:04

黄晓虹·政治.认命

第二波轮到政府相关公司的领导人。希盟政府执政50天,十多位政府机构及官联企业的巨头被撤换。政府极力打击政联公司的政治任命,说合理也合理,如果不是前朝政府的特别赏识或特殊原因,他们或许不会坐在那个位置上。尤其是一些前政治人物或退休高官,这些职位就好比他们退休后的安置,既然靠山不在,这些人理应也该下岗求去。

记得希盟政府一上台时,即刻宣布终止1万7000名政治委任的公务员合约,庞大数字令人大吃一惊,也理解政府为了开源节流大刀阔斧的用意。这些人是靠政治因素出任有关职位,既然主人已经失去权位,就要让路给新主人安排他的人马坐镇,这是必须接受的政治现实。

广告

第二波轮到政府相关公司的领导人。希盟政府执政50天,十多位政府机构及官联企业的巨头被撤换。政府极力打击政联公司的政治任命,说合理也合理,如果不是前朝政府的特别赏识或特殊原因,他们或许不会坐在那个位置上。尤其是一些前政治人物或退休高官,这些职位就好比他们退休后的安置,既然靠山不在,这些人理应也该下岗求去。

接着刀锋指向政府大学机构。大学8名董事被祭出政治任命的理由终止合约,一时引人侧目,教长又开声促请以政治任命的大学校长自动呈辞,开始引来更多疑问。

首相马哈迪上台后曾说,不应该进行政治报复;教育部长较后澄清,教育部不是把政治委任的官职盯为目标,只是缩短一些大学董事或校长的合约进行高教改革,重振大学威望,这一席话会不会让公共领域安心一些,还是继续猜测下一个会是谁受到对付?

说真的,公共服务体制早就应该减肥。内阁大瘦身之后,过去臃肿的首相署仅剩2名部长和3名副部长,超过半数的机构被关闭或与其他部门合并,98个机构剩下约30个,轻盈体态也充满朝气。

只是,如果因为政见不同,被归为非我族类必须铲除,而不是以对方的学历知识贡献为考量,恐怕只有增添不服和成见,更难服众。

所以有人认为,执政者如果在去芜存菁的同时有容纳异己的深度,一定会得到更多的掌声。

广告

政府要节省开销而撙节,人民绝对支持,但矫枉过正又是另一回事。

相信一些专才接受委任的时候,并不完全是因为邀请他的是什么阵线什么政党,而是想为这个国家作出一份贡献。

这个国家是属于每一个国民的,选举过程只是以少数服从多数的游戏规则选出国家领导人,胜选的一方要领导的不止是支持者,而是带领着全民大队伍包括败选一方前进。

败选的一方或者其支持者,虽然理念不同,还是必须把自己当作这个国家的一份子,对这个国家有话语权之余,也不应该进行破坏,成熟的民族是大家应该展示有能力把自由民主带向另一个高度。

广告

新政府依然不能完全摆脱政治任命,一些重要的职位还是必须委予首长所信赖的人去执行,既然政治任命在所难免,唯有盼望是任人唯贤,而不是任人唯亲,而且在委任高职方面可以保持高度透明,让人民真正感受到万象更新,而不是被逼认命。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