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秋香 ‧ 【职妈之路】我想和你跳支舞

2018-08-14 12:40

郭秋香 ‧ 【职妈之路】我想和你跳支舞

所以疼痛,我想和你跳支舞,在受限的舞步里,舞出自己的姿彩。家里的3个小瓜和丈夫会是我的最佳伴舞。

“妈咪,今天去医院还是去中医师那边,我们可以去吗?”老大晴乐期待的问。

广告

这样的对白经常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治疗是日常的一部份。

记不清究竟是怎么开始的,在生完第一胎以后的某一天,从一开始的背部极度酸疼,到有一天身子突然弯不下去,甚至痛到连裤子都无法穿上。

那一年我32岁,在求子路上治疗了近4年,终于在结婚第五年,迎接了第一个生命的到来,没想到,生命里另一个挑战也紧随在后。不曾遇上这样的痛,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奔走寻医,迟迟找不出病因。后来终在一名女医师的诊治下,听到陌生的名词“你可能患上脊椎肩突出”和“坐骨神经痛”。

压迫的神经使到腰部以下的部位剧烈疼痛、无法久站久坐、强烈麻木感、不能提重物、不能太劳累。身体活动受限,严重影响了日常生活,最高纪录一天服下6颗止痛药仍无效,曾经一度感觉走在瘫痪边缘的自己,连抱孩子和走路都变成是奢侈的幸福。

这么多年过去,在踉跄走来的日子里,庆幸依然获得上天的眷顾,腰部不能再承受压迫感的自己,在巨大风险和疼痛中,生下第二胎和第三胎,还可以继续留在不同的岗位上,贡献自己小小的心力。

那些日子,怀着老二,挺着8个月大的肚子,依然奔走在中医师推拿治疗中;孩子一满月,就因为腰部和腿部的剧烈疼痛而被逼放弃哺乳。老三在不曾间断的治疗中意外来到,怀着他5个星期,剧痛重袭,老医师不忍的责备,“为什么不听话还要怀孕,治疗的过程可能有牺牲孩子的风险……”

广告

改 变 心 态 拐 个 弯

一直陪着我治疗的丈夫,冷静的回应“我要大人不痛。”

在眼眶内打滚的泪,却不小心被我看到。

我想生下这个宝宝,但是那样的痛,我负荷不了。这种脊椎痛,外表看似正常人,只有痛过的人才知道,那个痛有多痛。

广告

它肯定不是致命的痛,却足以让你失去生活的动力。

既然不能改变环境,就改变心态吧,告别我最爱的篮球、羽球和细跟高跟鞋,抱3个小瓜也只能量力而为,接受了自己是病人的事实。有时候,我们是阖家出动,去医院做物理治疗,有时候是带着女儿去中医师那做推拿,每个月至少一次。最高的纪录是一星期3次,每次我们的出现都是“阵容浩大”。周末举家去游泳,为的不是天伦乐,是锻炼背部肌肉舒缓妈咪的疼痛。丈夫就在儿童泳池内一盯三。

现在,每每太劳累,疼痛就找上门。疼痛,变成最亲密的敌人亦是战友,当太快的步伐和压力,它会咆哮,告诉我该歇一歇。偶尔它又像温柔的猫咪,在我心底吟唱,能够好好呼吸、好好驾着车去上班,这样的幸福啊!都不是必然。

生命有太多的未知数,我们总在这趟旅途上,在一次又一次的措手不及中,感知生命的无常,因为捉不住,所以尽可能笑迎每一个生命的拐弯。因为无法预知明天,所以尽可能努力写下自己的生命之歌,在哪一天也许突然要离场,生命的成绩单不是写满遗憾与后悔。

所以疼痛,我想和你跳支舞,在受限的舞步里,舞出自己的姿彩。家里的3个小瓜和丈夫会是我的最佳伴舞。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