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昌兰:抱歉!我不住树上

2018-08-14 17:19

柯昌兰:抱歉!我不住树上

读到一则报导,指一名家在西马的青年知道弟弟被分配到砂拉越大学后,担心弟弟第一次住“森林”会不习惯,于是在脸书上发贴问网友,哪里可以购买到猎枪供弟弟防身。

读到一则报导,指一名家在西马的青年知道弟弟被分配到砂拉越大学后,担心弟弟第一次住“森林”会不习惯,于是在脸书上发贴问网友,哪里可以购买到猎枪供弟弟防身。

广告

这个哥哥还问:明讯在砂拉越有没有讯号?

结果,此贴文在社交媒体上炸开来,短短几个小时内便获得数百个回应,百余个分享。

由于该贴文对砂拉越含贬意,于是有网民这么回覆:我们砂拉越也流行带刀,有时候肚子饿了,就随便打一只山猪吃。砂拉越这里是没有信号的,我为了评论你这个贴,特地坐13个小时马车和47个小时舢舨到西马。

东、西马只隔了一道南中国海,在资讯发达的年代,还有人孤陋寡闻到把砂拉越当成“森林”?因此,很多人认为,该贴文只是搞笑和制造话题的成份比较大。

可是,廿多年前妹妹远嫁西马,还真的有人问她:你是不是住在树上?把妹妹给气哭了了。

被问“你是不是住在树上”当然不只妹妹一人,据说很多东马人,包括砂拉越与沙巴人都被这么问过。

广告

后来,很多东马人都懂得自我调侃:“我们住在树上,搭电梯回家,坐鳄鱼过河”。

今年6月,家有喜事,我出席女方在吉隆坡举行的于归晚宴,与亲家的亲戚第一次见面,他们很热情的招呼我们。

有人紧握我的手说:太难得了,你们从遥远的砂拉越古晋来吉隆坡出席喜宴。

我向儿子抛出询问的眼神,并回应对方说:我们是从马鲁帝来的。

广告

儿子说,有些西马人以为砂拉越就是古晋。你跟他们说美里,他们都不知道,更何况是马鲁帝。

由此可见,西马人对砂拉越的认知与地理知识的贫乏。

一个星期后,我们在小镇马鲁帝设喜宴,女家有不少亲戚也专程到“砂拉越古晋”来吃喜酒。我让儿子赶快跟他们恶补一下地理知识,告诉他们是来到了美里的一个县份马鲁帝来喝喜酒,不是来到了“砂拉越古晋”。

来自西马的宾客也这才了解,砂拉越不是只有古晋,还有其他省份,古晋只是砂拉越的首府。

儿子西马的友人与同事,第一次到砂拉越来喝喜酒,也才知道我们原来不住在高脚长屋,婚宴上也不是喝“Tuak”(米酒)。

来自西马的一位小姐说,原来你们砂拉越华人和我们西马的华人一样,新娘进门后有向长辈敬茶。

东、西马人联姻,西马人到砂拉越走一遭,有如上了一堂地理和历史课,也解除了对东马原有的刻板印象。

是地理的差异,还是什么原因?让西马人以为东马是一处“森林”及“住在树上”的迷思?

这里没有高楼大厦,没有俗艳的霓虹灯、喧嚣的车阵,拥挤的人潮,但也绝不是随时有野兽出没,需要随身带刀携枪的“森林”。

(星洲日报.砂拉越.情怀大地.作者:柯昌兰)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