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国际法律大会.总检长吁律师公会.自行草拟新专业法案

2018-08-14 17:43

马来西亚国际法律大会.总检长吁律师公会.自行草拟新专业法案

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说,他已邀请律师公会自行起草一项新法案,以取代1976年法律专业法令,新的法案将消除政府和总检察署对法律专业的一切形式的干涉;他认为其他专业组织也应起草本身的法案。
汤米汤姆斯建议各专业组织仿效律师公会,起草本身的法案,把总检察署的参与和意见降至最低。(图:星洲日报)

(吉隆坡14日讯)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说,他已邀请律师公会自行起草一项新法案,以取代1976年法律专业法令,新的法案将消除政府和总检察署对法律专业的一切形式的干涉;他认为其他专业组织也应起草本身的法案。

广告

律师公会可拥自治权

他强调,此新法案中,总检察长或任何国家行政人员不应有一席之位或扮演任何角色,这是为了让律师公会拥有自治权和更独立的地位。

他今日在马来西亚国际法律大会(IMLC)开幕仪式上致词时说,律师公会的模式应该被其他专业的组织仿效,各专业组织都应起草本身的法案,把总检察署的参与和意见降至最低。

他说,如果约1万8000名私人执业律师结合才能,也不能迅速为自己的专业起草新的法案,那么未来几年,其他人对法律的制定还会有什么希望?

“(律师公会)主席,我还在等待一项新的法案来监管你们的专业,你可以自由的起草新法案,内阁中有足够成员很乐意把它提呈到国会。”

汤米汤姆斯说,监管律师的法律包括1947年辩护律师和律师条例,以及1976年的法律专业法令,两者都是由律师公会成员起草的,政府涉及很少。

广告

他说,然而,1976年法律专业法令已经多次修改,以惩罚律师公会持有的公共立场。

政府不应干涉独立性

他指出,前朝政府认为总检察署适合参与律师专业的许多方面,这使律师公会的自治权和独立被侵蚀。

“我应该劝告新政府,政府对法律专业治理的密切参与,不利于律师公会的独立性,而律师公会真正的独立,是民主有效的运作的重要先决条件,所以政府应该退出干涉。”

广告

“未获1MDB调查报告”
总检长:一旦立案亲自检控

汤米汤姆斯说,到今日为止,没有任何有关一马公司(1MDB)的调查报告提呈给总检察署,除了与1MBD有间接关系的SRC国际案的调查报告。

他指出,一旦1MDB案件立案,他将会亲自负责检控。

他说,有关1MDB案件由多个独立机构进行调查,包括国家银行、大马证券委员会、反贪污委员会、警方、关税局,确保调查的独立性。

他今日配合马来西亚国际法律大会(IMLC)举行的“与总检察长特别会谈”上,被询及1MDB案件的进展时说,相关单位还在调查中。

暂只收到SRC调查报告

“任何有关1MDB的调查报告还没有放在我的桌面上,至今收到的调查报告只有间接与1MDB有关的SRC国际的案件,总检察署起草控状和提交法庭。”

他说,一旦他收到调查报告将会发表声明,以便让真相大白。

他表示,有关单位要花时间进行调查,当他们完成调查后才会移交给总检察署开始下一步第工作。

“在此之前,我们没有权力干涉,我是非常不愿意联系这些机构打扰他们,追问为什么还没完成调查。”

霹苏丹:防止滥权歧视
法治社会才能谈人权

霹雳州苏丹纳兹林沙殿下指出,法治与保护基本人权和维护人类尊严密不可分,因为它可以防止贪腐的公职人员利用其权力迫害或歧视特定群体或个人。

殿下说,在任何一个社会中的法治,可以从没有政治权力、没有权势的普通市民的命运得到检验。

殿下今日在马来西亚国际法律大会(IML C)上发表政策演词时说,在法治盛行的情况下,每个公民都应该获得适当的法律权利,并受到法律的充份保护,但当法治是有名无实,就不可避免的会有受害者。

概述法治改革4重点

殿下也概述了恢复法治改革的4个主要重点,首先,必须在施政管理制度的范围内,尽可能完全和有效实施权力分立。

殿下举例,跨党的国会遴选委员会的成立是英联邦的一种普遍做法,但行政部门并没有给予有关委员会的报告足够的关注,这是一个应该解决的问题。

“第二,是司法独立,我们必须立志,并努力实现司法独立的最高标准;司法独立在议会制度中尤其重要,行政和立法机关在某种程度上融合在一起。”

殿下说,各国应加入并签署现有的国际协定,同时严格遵守有关协定,在这方面,我国有很多需要赶上的地方。

殿下指出,在13项联合国人权条约和议定书中,我国迄今仅签署了5项,主要针对妇女、儿童、残疾人等,我国到现在还没有签署《1984年联合国反酷刑公约》(UNCAT)。

殿下说,第四,世界各国必须致力于发展“整个社会”的法治的方案,以便法治的改革具有可持续性。

没强大法治“民主”不存

殿下也说,人民必需意识到,没有强大法治的民主,“民主”仅仅是另一个蛊惑人心的名称。

“选民必须明白到,他们对民主和法治的责任不会在投票箱结束,而选民教育必须侧重于举行自由和公正的选举。”

盼政府致力加强法治

纳兹林沙殿下指出,所有人期待政府为加强法治而采取的重要倡议能取得圆满成功,这是人民和国家值得拥有的。

殿下指出,当局正在采取步骤恢复和振兴民主和善政的核心机构,包括选举委员会、国会、司法机构、监管和执法机构,以及反贪污委员会。

若4个月内没人索取
“平静号”将清点拍卖

汤米汤姆斯说,如果没有个人或任何一造在未来三四个月内通过法律程序索取超级豪华游艇“平静号”,“平静号”将会被清点拍卖。

他指出,如果一切顺利,“平静号”将会在公开和透明的程序下被拍卖,政府将会把所得资金存放在有利息收入的银行户头。

他说,政府已经提出诉讼,要求法庭裁定“平静号”属政府所有,而政府和1MDB是诉讼人,案件将会在吉隆坡高等海事法庭审讯。

他说,此诉讼的实质性问题是“平静号”的拥有权,如果富豪刘特佐声称他拥“平静号”,那么他应该聘请一位大马律师代表提出诉讼。

他重申,政府是通过合法和适当的法律程序取得“平静号”,因为印尼和美国当局是通过海事法律作出允准。

“我不清楚美国司法部在洛杉矶法院做了什么,那是美国的法律制度,但美国司法部允准我国取回‘平静号’。”

另一方面,针对首相敦马哈迪表示已经着手安排或处理,从新加坡取回刘特佐的私人飞机一事,他表示除了媒体的报道,他对此事所知不多。

诉讼后可出售“平静号”

汤米汤姆斯说,我国援引海事法扣押“平静号”

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海事法庭能够提供“有效的所有权”(goodtitle),而政府希望能尽快拍卖“平静号”,根据海事法,允许诉讼待决时出售有关资产。

他指出,政府要尽快出售“平静号”是因为没有国家会想要拥有这种奢侈的游艇。

他说,政府会把出售游艇所得资金存放在定期户头,连同利息将归于诉讼的胜方所有。

委雪芭西华勒兰律师代表政府

另外,他说,委任律师雪芭西华勒兰代表政府和1MDB,是因为她是海事法的权威,而总检察署对航运法没有专业的知识。

针对刘特佐指大马政府“骑劫”“平静号”的问题,他说,刘特佐可以申请扣押令,惟他必须在法庭上提起诉,而政府获得的扣押令是单方面的。

汤米:前朝仓促立法
“很多法律须废除”

汤米汤姆斯说,前朝政府近年来仓促的通过多项成文法(written laws),以便解决困扰政府行政官员的问题,而显然的,很多法律必须全面废除或废除大部份的条文。

律师公会捍卫司法有功

他赞扬律师公会在每当法治、权力分立和司法独立受到政府的威胁时,它总会仗义执言,无论是通过发表公开声明、通过决议、提起法律诉讼,及组织游行和抗议行动。

“律师都会集体的,或个人以有原则的、勇敢付诸行动,使公众了解基本法律原则的重要性。”

他说,政府当年落实侵犯人权的内安法令,也是在律师公会极力反对下,才使得所有政党在第13届大选,把废除该法令列为竞选宣言。

他说,第14届大选结果证明,司法行政陷入了悲惨的状态,但如今不是归咎司法机制中任何一个单位的时候。

“涉及的各造都必须负起责任,不论是司法机构、律师公会、总检察署或学者应该紧密合作,修复失败的机构、撤换没有履行职务的人,进行改革,以及任用诚实、独立和公平的领导层。”

抨前朝随心所欲修宪

汤米汤姆斯也批评前朝政府为了解决政治问题而随意修宪,以致修宪概念备受羞辱(opprobrium)。

他说,联邦宪法在60年内被修改了57次,虽然开国元勋在独立后的20年,为巩固国家政权,大肆修宪,但这无损宪法的基本结构,其4大核心价值,包括三权分立、司法独立、法治和正当法律程序仍保存下来。

他批评前朝政府自恃在国会有三分二多数议席,随心所欲修宪。

他指出,目前有两个课题需要修宪才能落实,分别是把法定投票年龄修改为18岁,以及设立主控官办公室,把总检察署检控的权力移交给后者。这两份提案都获得了人民的支持,政府应该考虑实施相关修正案,尽管这个过程会受到讨伐。

他也说,国阵主宰大马政治逾半个世纪,这对立宪和法治不利,因为它导致所有决策权集中。

另外,汤米汤姆斯认为,政府机构和个人之间的争端,应该获准被带上法庭进行司法审核。

他承诺,总检察署不会援引豁免司法审查的条款(ouster clause),否决或反对起诉人兴讼。

提醒公务员“破坏政府泄密将被控”

汤米汤姆斯提醒公务员,一旦有确凿的证据,任何破坏政府和泄露资讯的公务员将会被控上法庭。

他承认这个问题确实存在,首相敦马哈迪接受媒体访问时曾说,他担心公务员向前朝政府泄露资讯的问题。

他相信任何一位部长都面对着同样的问题,这是因为公务员在一个政党的领导下,长达60年之久。

不过,在受询及总检察署何时会作出此类案件的提控问题,他表示至今还没有收到任何有关此类案件的调查报告。

另一方面,他表示自己支持言论自由,在民主的国家,任何人有发言的自由,包括可以自由评论1MDB的案件,因为这对国家和人民是很重要的案件。

不担心政治人物评论案件

他说,因此,他完全不受该些针对或批评他的言论所影响。

汤米汤姆斯指出,他并不担心内阁部长或政治人物公开讨论这些调查案件的问题。

“政治人物有权说出他们想要说的,我不会对此感到困扰,他们想要说什么就说,容易受到这类报道影响的法律人员和法官可能不适合担任这些角色。”

另一方面,他说,由于总检察署拥有足够具才干的副检察司,所以他目前无意发出特别执照让私人执业律师代表执行提控的职务。

他说,全国有500至600名副检察司,他们有能力进行提控,而这是一个他对其官员寄予信任和信心的问题。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