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年前首访扫除障碍‧马哈迪全面打开马中关系

2018-08-14 18:47

33年前首访扫除障碍‧马哈迪全面打开马中关系

马来西亚于1970年与中国建交,原来当时的国阵政府是要利用华人的情绪,挽回1969年513事件后失去的支持。建交过后他们便把马中关系束之高阁。
马哈迪和茜蒂哈斯玛1985年访华时,踏足万里长城。(图:星洲日报)

1985年秋天,马哈迪第一次以马来西亚首相的身份官访中国。我是随团记者(时任星洲日报总社采访主任)。这是一次毕生难忘的采访。时隔33年,人与事早已面目全非。

广告

马来西亚于1970年与中国建交,原来当时的国阵政府是要利用华人的情绪,挽回1969年513事件后失去的支持。建交过后他们便把马中关系束之高阁。

首次访华后关系突飞猛进

不但如此,建交初期敦拉萨等还为马中关系设置了诸多障碍。

当时马来西亚人民访华不但受到年龄的限制,进口中国货物还必须申请入口准证(AP),但这一切限制在马哈迪那次访华之后全都取消,马中关系从此突飞猛进。

33年来马中关系同舟共济经历了不少考验,最令人难忘的莫过于发生在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话说泰铢最先受到金融大鳄索罗斯等人的攻击,币值一泻千里,而且范围不断扩大,邻近国家,韩国、香港和所有的东南亚国家无一幸免。

币值下跌的同时股市和楼市也纷纷下挫。大家就像身处世界末日那样恐慌,大有今日不知明日事那样,实在可怕。

广告

幸好时任中国总理朱镕基挺身而出,拨款拯救港币,和索罗斯等炒家展开激烈斗争,结果把他们击败。随后马币向人民币取经,成为管制货币,定价1令吉兑3.8美元,使到索罗斯等再也无从下手。

美中贸易战为马提供商机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自恃财雄势大,平均每隔10年便搞一次“金融危机”,目的是要剪全世界的羊毛。今年距离2008金融危机又一个10年,特朗普恰好又对中国发动贸易战。

这并非偶然,加上美国国债高企,达到70万亿美元,各国都在减持美国国债,金融危机的风险陡增。各国发布的数据显示,俄罗斯4月份减持美债,比3月份减少了474亿美元,比例为百分之五十,同时期中国减持58亿美元,日本减持123亿美元。爱尔兰、卢森堡、瑞士、英国、香港和台湾也都加入减持的行列。与此同时,欧元作为第二大储备货币所占份额创下新高。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的比例也在增加。

广告

在这种背景之下,加上一马丑闻曝光,近日马币显得疲软,截稿时1令吉兑4.10美元。

但是美中贸易战也为马来西亚提供一个商机。原产业部长郭素沁说,中国减少美国大豆进口,可以用棕油替代大豆油。马哈迪访华正是其时。

1985年马哈迪访华的时候,邓小平还健在,他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接见马哈迪。见面之前他站在厅门口和记者聊天。尽管他个子矮小但很健康,中气十足,讲话带四川口音。马哈迪抵达之后,他趋前热烈握手,然后双双坐下,记者就离开现场了。

那一次访华,马哈迪还见了总书记胡耀邦以及总理赵紫阳。

赵紫阳设国宴招待马哈迪一行。在国宴上赵紫阳问马哈迪,使用筷子习惯吗?马哈迪回答说:“习惯的。我们那里有很多华人。”边说边用筷子用餐。

在北京马哈迪参观了故宫博物院并登上万里长城。

马哈迪当年登上八达岭长城,此景成为历史性的画面。(图:星洲日报)

马哈迪是一个很风趣的人。记得他在长城上开玩笑说:“你们知道么?秦始皇的兵士都喝可口可乐。”

他说完之后我突然发现,原来山边堆满了可乐罐子。那时候中国改革开放刚刚起步,很多事情都不能达标,随地丢垃圾、吐痰的事经常发生。不幸让马哈迪发现了。

北京之后,我们一行飞到上海,受到时任上海市长江泽民热情接待。当时谁也没有想到天安门广场会发生六四事件,导致赵紫阳下台,随后由江泽民出任总书记,朱镕基出任总理。

在上海我们乘船畅游黄浦江,并在船上用餐。那时候上海不像现在这样高楼林立,立体公路穿梭往来,十分繁华。那一次行程还访问杭州和深圳。

上有天堂,下由苏杭。当时由于访问中国受到限制,而我们对苏杭慕名已久,所以不免感到兴奋。

“若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苏东坡一千年前对西湖的形容迄今依然被人传唱不休。

西安古称长安,是闻名遐迩的十三朝(西周、秦、西汉、新莽、东汉、西晋、前赵、前秦、后秦、西魏、北周、隋和唐)首都,是古丝绸之路的起点,也是一带一路的起点。特别是秦始皇兵马俑于1974年出土之后,世界无不惊叹中华民族的智慧而纷纷前往参观。

马哈迪除了参观兵马俑之外还参观了西安回民一条街的清真寺。那是中国式的清真寺,外表和普通的中国房子没有两样。里面收藏了许多可兰经碑文,全都受到中国政府的重点保护。

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多宗教的国家,尽管西方势力不断渗透,企图挑起宗教、种族冲突,分裂中国,但是建国迄今已经超过半个世纪,从来没有发生过重大的宗教和种族冲突,这完全是政府平等对待各个民族和宗教所致。

马哈迪访华最后一站是深圳。想当年邓小平在香港的旁边画了一点,指明要在这个地方试验改革开放,即在社会主义中国搞市场经济,结果为中国带来前所未有的繁荣,证明社会主义也可以实行资本主义,而且成绩斐然——每年都有将近2千万人民脱离贫穷,改革开放将近40年,估计脱贫人数已有8千万。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的事。

畅游黄浦江时,马哈迪和随团显要闲聊。图中有丹斯里李霖泰及已故丹斯里黄文彬。(图:星洲日报)

分享中国成功外溢效应

改革开放初期我们经常听到中国领导人说:“摸着石头过河。”现在几乎没有听说了。显然他们已经找到了该走的道路。

马来西亚是中国的友好近邻,必然可以分享到中国成功的外溢效应——中国已经在沙巴种植大面积的榴梿。中美贸易战打响之后,中国减少美国大豆进口,极有可能转向马来西亚购买更多的农产品。

马来西亚改朝换代之后,马哈迪第二次担任首相。他于今年6月19日接受香港南华早报专访,畅谈马中关系的前景。

“我们欢迎外国投资,包括来自中国的投资,但是当中涉及中国提供的巨额贷款,而他们只用中国的承包商,甚至是在中国进行付款,这不是我们所要的。

“另一件事是当他们发展一个新的地方,一个非常复杂和昂贵的地方(新山碧桂园)的时候,那是个马来西亚人买不起的地方。

人民会埋怨住在那儿的外国人。这样大数量的外国人没有人会欢迎他们的。”

马哈迪说:“马云当然是我们欢迎的投资者。不管是来自哪里,只要他们带来技术、投资。他们在这里设厂,他们聘请工人,从工程师到工人,他们生产的东西销售国内外市场,这都是我们欢迎的。马云的想法符合我们的愿望。”

针对“一带一路”,马哈迪说:“我很久以前就建议改善丝绸之路。当人们要运输日益增加的石油的时候,油船越造越大,大到500吨,但是火车体积依然保持不变。我写信给习近平,建议中国建造超大型的火车,可以从中国开到欧洲。这是因为技术上已经做得到。

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和马哈迪会面。(图:星洲日报)

“当然他提出一带一路,包括海路直通欧洲,当然海路很重要。我非常肯定,他不会阻止其他船只穿越马六甲海峡和南中国海。因为我们和所有的国家做生意,我们必须把海洋开放给所有的国家。我想这个地区不应该出现太多战舰。某天有人犯错,可能会发生冲突。我们不要这一切,我们希望使用小船在海上巡逻,用这对付海盗已经够了,而不是发动另一场战争。”

财政部长林冠英于6月5日披露他们发现一项和两个管道工程有关的档案,价值94亿令吉。这个案子的弊端在于工程只进行了13%,但付款已达88%。有关这个档案被收藏在国库官员不能轻易接触到的地方。该计划由国库Suria Strategic Energy Resources SdnBhd(SSER)管理。它是一马公司的子公司,成立于2016年5月19日。

国阵政府于2016年7月17日批准它的成立,负责兴建衔接马六甲和波德申到吉达的管道,总值25亿3千万令吉。另一条管道是兴建全长662公里,衔接金马尼到山打根和斗湖,价值40亿零60万令吉的气管。

两项工程于2016年11月1日发给中国石油管理局,合约是由当时的国库总秘书丹斯里依尔旺签署的。他也是SSER的主席,经在5月23日辞职。贷款由联邦政府担保。

非常明显,马哈迪访华时应该会触及横亘在马中之间新的问题。假如当中涉及贪腐的话,极可能涉及马中两国人。常言一个巴掌拍不响,后续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杭州花港观鱼。(图:星洲日报)
马哈迪参观西安回民一条街的清真寺,获得阿訇(主持)赠送纪念品。(图:星洲日报)
马哈迪参观西安兵马俑博物馆。(图:星洲日报)
作者洪松坚和已故拿督黄纪达(右)当年在长城上合摄留念。(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