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彪·党员要求党内民主

2018-08-15 13:24

林方彪·党员要求党内民主

政党如何决定候选人,始终是难题。天兵未必不受欢迎,像之前的大选,刘镇东硬碰魏家祥,反而带动全党士气,谁曰不可。但若是堡垒区,当地党员支持本地人上阵,理所当然。不过,当地党员或许亦有派系,谁上阵谁没上,顺了姑意却逆了嫂意,左右为难。再说,党意未必等同民意,一来可能有人头党员的问题,以及党员结构与选民结构不同。

大选落幕没多久,旋即3场补选登场。这3场补选可说都是希盟堡垒区,除非败选,否则无须过度解读选举结果。人民给了国阵60年,希盟执政才3个月,一般人仍在期待、观望。目前痛斥希盟跳票、堕落的,多半本来就不支持希盟。当然,倘若再过一段时间,人民没看到国家社会具体前进,确实可能收回对希盟的支持。前首相阿都拉曾有血淋淋的教训,从取得国会九成议席,到失去三分之二,短短不到4年。大马人民对待政治人物,有时的确无情。

广告

补选的焦点,反而是各党如何处理茶壶里的风暴,某政党部分党员明确拒绝天兵上阵。党员勇于发声,自己的权益自己争取,很好。不过,候选人争议是国内政党的普遍问题,并非某党专利。

政党如何决定候选人,始终是难题。天兵未必不受欢迎,像之前的大选,刘镇东硬碰魏家祥,反而带动全党士气,谁曰不可。但若是堡垒区,当地党员支持本地人上阵,理所当然。不过,当地党员或许亦有派系,谁上阵谁没上,顺了姑意却逆了嫂意,左右为难。再说,党意未必等同民意,一来可能有人头党员的问题,以及党员结构与选民结构不同。

党员支持,未必保证胜选。

那,民调准不准?民意调查属于社会科学,若题目设计、调查过程按部就班,照理有一定的参考价值。然而,受访者是否准确表态,民调单位是否掌握人口、社经结构、年龄、种族等等状况,在在影响民调结果是否准确。大马的民调有待发展,未来若大家对民调有信心,政党或许能用民调结果决定候选人。但眼前民调仍缺乏公信力,顶多当作参考。

美国总统特朗普,从初选开始,主流媒体、共和党高层都不喜欢他。

谁知特朗普一路过关斩将,取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资格,接着在大选打败民主党强敌希拉里,赢得总统大选。特朗普的竞选过程看似十分民主,只要取得人民支持,便能胜选,无须与主流媒体、党内高层妥协。然而,两党一州一州初选办下来,直到大选,几乎历时一年,耗费的人力物力想必惊人。特朗普身为亿万富翁,经得起消耗,但一般人显然玩不起。

广告

美式民主的困难是太过昂贵。

不可讳言,大马政党虽多,但几乎都是威权领导,无论政策、候选人,全由党内高层说了算。尽管党内权力结构明确,但决策不透明。重要政策究竟多少人参与讨论,如何形成决策等等,别说外界不知情,即便该党基层干部,恐怕也一头雾水,难免出现许多流言。或许政党不妨考量,在重大政策、决定候选人的过程,让更多党员参与。争取党内民主,说来不难,但如何形塑一套完整的具体制度,是一条漫长的路,现在开始还不迟。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