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宇欣·制度化的迷思

2018-08-16 11:28

骆宇欣·制度化的迷思

在变天100天之际,我们固然欣慰可以看到这些更不一样的宣布。然而我们之所以变天再孜孜不倦追求的是"制度化"。

首相刚宣布所有60岁以上持红色身份证的国民可无条件转换成蓝色身份证,不限族群。

广告

本来这是希盟宣言里,执政后帮助印裔解决公民权的承诺,现在扩大到不限族群的层面,可说是普天同庆。

这项德政牵涉公民权,照理是要牵涉立法及修改相关法律条文。然而并没有听闻任何法律程序,只是一句宣布就能执行?虽说是无条件批准,但并没有列明参照哪项条例,再以什么程度的简单马来文考试来鉴定那批转换身份证的长者?据知,此前让很多人申请了大半生而不获批的也是当局号称“简单”的马来文考试。

凡是没有立法的,都没有保障,不受法律约束,自然也没有任何承诺可言。这个来得太喜人的公民权“政策”在没有修宪或修改相关移民法令之前,严格来说不能被称之为政策,只能说是一项还没经过有关部门“研究”其“技术性问题”的一项宣布。其执行方案未被公布,又岂知会不会发生如前朝沙巴身份证的偏差?如何确保拿到公民权的都是土生土长的长者而不是那些游走两国边境的不确定分子?又如何确保一些偏远地区几乎没受过基本教育的原住民小孩可以顺利通过考试?取得他们应有的公民权?

倘若有幸执行,也有幸未被滥用,一道没有经过修宪或立法的宣布,能不能抵挡得住一些“民意请愿”?比如某些宣称土生土长者看着公民权颁布得太“轻易”,或许难免会为了维护自身地位而纠众传达不满心声。这项德政又能不能顶住宣称代表了“大多数”而显得大声的民意?

在变天100天之际,我们固然欣慰可以看到这些更不一样的宣布。然而我们之所以变天再孜孜不倦追求的是"制度化"。任何没有写进宪法的都不是制度化,诸如希盟津津乐道并时时吹捧的华校制度化拨款。没错,相关政府这十年来,年年都会在州财政预算中拨出一定数额的款项,再高调走进校园再占据各报版面好几天。身为华人自然是乐见有年年拨款都不忘华校的政府。

若是想深一层,这些拨款并没有法律的保障,一切随着领导人的意愿和当时的政治需要而定,更没有明确条文列明某某年的财政教育拨款必须为华校预留多少比例的数额。这也算是未来我们尊贵的部长有可能说“今年财政不好,那什么华校的拨款就暂时搁置或者暂时减少一点”而埋下的免责伏笔。

广告

就像这次公民权转换,若是拖拖拉拉没有及时制定具体的执行规范和法律,万一领导人迫于其他诉求,没有法律保障就是满口空谈。若是草民实在不甘心,想上诉维权也无法可依。官老爷们的行为都是遵照着那本法典,谁让我们追求制度化,却忘了所谓的制度化是要写在宪法里才会真正生效。

政府可来可去,真要保障权益,利惠于民的政策就要写进宪法,迫使以后就算改朝换代,只要不修宪就必须执行的保障。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