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慧梵、李泉运:只有相杀没有相爱的兄弟情

2018-08-17 10:17

胡慧梵、李泉运:只有相杀没有相爱的兄弟情

一般来说,我们之所以会跟某人成为好朋友,大抵是因为志趣相投或性情相近。然而,这道理显然不适用于胡慧梵和李泉运,因为他们一个爱讲话,一个比较安静,相处起来就像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图:星洲日报)

每个人的一生中,总会有那么一个或几个好友,是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能够让大家在彼此面前放心做自己。女性称这种要好的朋友作“闺蜜”,男性则称之为“哥们”、“兄弟”或“Bro”。

广告

能够称得上兄弟的,必然是可以共患难的人。兄弟之间的情谊也可以很浪漫,所谓浪漫不是满天星辰那种浪漫,而是当你还没开口,对方就已经读懂你的那种默契。

真正的兄弟即使不常见面,但是你知道他永远都在。他平常可能喜欢调侃你、吐槽你,但你知道不管顺境或逆境,他都会是你最想一起干杯的那个人。

把“Brother”简化为“Bro”,少掉的字母看起来是不羁,但那情分或许要更重。“Bro”不该仅是在脸书或是嘴上随意撂下的一句呼唤,也不该是拿来向谁交差的关系,那是实实在在的情分,那是知道你有需要,必会跟你站在一起承担一切的伙伴;同时也是在你受委屈时,会挺直腰背替你说话的战友。

 

胡慧梵(右)笑称他和李泉运只有相杀没有相爱,两人的交情基本上是建立于互相吐槽和调侃。(图:星洲日报)

一般来说,我们之所以会跟某人成为好朋友,大抵是因为志趣相投或性情相近。然而,这道理显然不适用于胡慧梵和李泉运,因为他们一个爱讲话,一个比较安静,相处起来就像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虽然交情好是事实,但这场访问差一点演变成两人的吐槽大会,只因他们平常就是爱吐槽和调侃对方。胡慧梵说得有道理——经得起吐槽的朋友才是真正要好的朋友。

广告

这两位好朋友今年同样30岁,少年时期同就读柔佛永平中学,相识于初二那一年。胡慧梵不忘调侃说:“他是因为成绩差,从第一班掉下来第二班,我们才会相识。”

事实上,感情要好的不只有他们两位,他们还有其他4位好朋友,不管上学放学都常常混在一起。久而久之,他们形成一个铜墙铁壁的小圈子,在小圈子里自得其乐,别人想混入也不容易。

胡慧梵表示:“很多圈子的人是因为性格相近而变成好朋友,但是我们这圈子的每个人,个性却完全不一样。”如果以光谱来比喻他们5人的性格差异,李泉运会是属于最温和的那个极端,胡慧梵则排在中间,处于温和与偏激之间。

因为温顺的关系,李泉运自然常常是被欺负的那一个,譬如遭陷害在大庭广众面前脱裤子。幸好他们中学那年代还不流行阿鲁巴或“Happy Corner”这类恶作剧,要不然他们的友谊能维持到现在还真不容易。

广告

友 情,经 得 起 吐 槽 的  锤 炼

那些年,他们如同一般的少年一样,一起打豹虎、一起骑摩哆郊游、一起到网咖打电玩。还有一件事不可少,那就是一起看A片。

说到看A片这件事,哥儿俩难得有一丝的扭捏。李泉运说,好友们一起看A片的经验其实不多,通常都是轮流看,看了就偷偷把光碟藏在书本里,再带到学校交给下一个人。即使是一起看,大家也会一边看一边假装忙其他事,“总之我们是不会讨论剧情的啦!”

那些年,他们并没有如电影那样,一起追过同一个女孩。相反的,胡慧梵说:“如果他们知道我暗恋哪一个女生,他们不但不会撮合,反而会故意在那女生面前作弄我,让我更尴尬!”一旁的李泉运贼笑说:“是的,我们只会搞破坏,才不会好心撮合他们。”

中学毕业之后,这群大男生各奔西东,胡慧梵北上到加影新纪元大学学院念书,李泉运不久后也跟来了。

在新纪元,他们因为就读不同科系,开始有了各自的朋友圈。两人关系虽然不至于生变,但已经很难像从前那样经常腻在一起。
 

大专时期的胡慧梵(左)和李泉运。

 

见 面 越 来 越 少,情 谊 越 来 越 深

大专时期除了就读不同科系,那时候也因为刚好是他们的怀春期,所以自然就更加分薄了兄弟俩混在一起的时间。

李泉运笑指那时候的胡慧梵一直忙着追女生,胡慧梵则说李泉运之所以会跟现在的太太美婷走在一起,多亏他当年在一旁敲边鼓。

原来,当时美婷是胡慧梵系上的学妹,有一次3人刚好同时碰面,胡慧梵就随口在兄弟面前夸赞美婷。“结果没多久他们就真的在一起了,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其实那时候我只是嘴巴痒随便说说而已。”

好一个无心插柳柳成荫,胡慧梵至今说起这件事仍十分得意,但有一件事他则非常遗憾,那就是兄弟结婚时,他因为人在英国留学而没办法出席婚礼。

事隔多年,胡慧梵目前依旧单身,李泉运则要顾家又要冲刺事业,剩下能分配给兄弟的时间就变得更少了。现在他们两人即使住得很近,但是往往要隔上几个月才有机会见一次面。

以前还在念中学时,他们如果想约见面就只需要到对方家门口高喊一声,对方就会出来;可是现在要约见面,却还要顾虑小孩在家有没有人照顾?太太一个人会不会忙不过来?

胡慧梵说:“所以我们现在约见面的话,地点都会尽量选在泉运家的附近,方便他出来。”但其实每当他打电话约对方喝茶时,他都心里有数,猜想对方多半会婉拒。虽然心里不无失落,“但当然我也明白他的处境。”

尽管不再像以前那样经常见面,但是友谊的小船不是说翻就翻。胡慧梵表示:“我们从中学那种天真无邪的时期认识到现在,不会说现在因为不常联络而变得生疏。即使我们很久没见面,见了面也不会尴尬,而且不会聊天聊到一半突然出现冷场。”

中学毕业那一年,胡慧梵(左一)、李泉运(左二)还有一班好友到浮罗交怡旅行,之后大家各奔西东,只有胡李两人先后到了中马升学。
胡慧梵(后排左五)和李泉运(中排右一)在初二那年认识,一直到2006年高三毕业以前都是同班同学。
之后他们离乡背井就读同一所大专,一直到现在都生活在同一座城市。

 

狠 狠 踩 下 去,吐 槽 无 底 线

以前他们聊天打屁,多数都是聊电玩和一些有的没的;现在好不容易挤出时间出来喝茶,则多半是聊工作、聊生活、聊烦恼。李泉运不讳言,有些话题他不见得会跟太太聊,但是对兄弟则会毫无保留,例如跟工作和未来规划有关的话题。

“跟兄弟之间,我们对彼此不会有所隐瞒,我们是属于比较喜欢互相吐槽的那一种。”

可是,感情再怎么深厚的好朋友,总有一些底线或地雷是不容别人挑战的吧?不料李泉运哈哈笑说:“我们兄弟之间不会有底线,就算有,我们也要狠狠踩下去。”

他举了一个例子:他们一班好友都知道胡慧梵是个习惯把钱财藏在家里各个隐蔽角落的人,可是偏偏大家每次去他的家时,都会故意把他的钱挖出来,而且还要像散财童子那样,把他的钱撒到满天满地,目的就是要看他沉不住气的样子。

胡慧梵没好气地表示,他以前不喜欢让好友去他的家,就是怕他们来捣蛋。

可是直到今时今日,他的弟弟们叫什么名字,李泉运都一一答得出来,可见他们相熟的程度,是连对方家人名字都记得。

访问开始前先来一段默契大考验,只见李泉运(左)和胡慧梵(右)皆面有难色如坐针毡。
最终8道问题两人各答对5题,算是打了个平手。(图:星洲日报)
李泉运(中)当年刚认识太太时,胡慧梵(右)有份在一旁敲边鼓撮合两人。但他很遗憾兄弟当年结婚时,他身在国外无法出席婚礼。
如今李泉运一家幸福美满,胡慧梵这位“安哥”也深得孩子们的喜爱。(图:星洲日报)

 

有 些 事 情 不 需 说 出 口……

屈指一算,胡李两人相识的日子,其实已超过他们生命的二分之一。虽然相识于一生中极其关键的青春叛逆期,但是李泉运认为在个性形塑方面,“我们受对方影响不多,我们各自其实都还蛮独立的。”胡慧梵也说,他们以前虽然有自己的小圈子,但是圈子中的每个人仍能坚持做自己,这一点其实还蛮珍贵。

至于他们的另一半,对他们兄弟俩的好交情可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李泉运太太美婷因为认识胡慧梵也蛮久了,“知道他没什么不良嗜好,所以他约老公见面没问题。如果是吸烟喝酒的话,那就还是少见面比较好。”

李泉运很重视友情,以前跟太太约会时总是不识趣地呼朋唤友,让太太很不是滋味。有了小孩之后,他变得每次出门跟兄弟喝茶之前,都会先向太太“请准”;但是日子久了之后嘛,美婷佯怒说:“他现在要出去的话就只会告知一声!”

看着兄弟成家立室,胡慧梵心里并不着急,反而有点介意被李泉运的小孩称呼“安哥”。李泉运曾经语重心长对他表示:“再不结婚的话,以后我孩子都长大了,你的孩子还很小。”胡慧梵却回话说:“等你以后有空出来喝茶的时候,说不定轮到我没空理你呢。”

关于他们的关系,虽然两人都嘴硬表示“只有相杀没有相爱”,但是实际的情况其实心照不宣。也许就像胡慧梵说的:“有些事情嘴巴上不会说,说出来就太geli了(恶心)。”
 

默契大考验检测表,左右分别是李泉运和胡慧梵的回答。(图:星洲日报)

周刊专题:
【胡慧梵、李泉运:只有相杀没有相爱的兄弟情】

【何顺才、温明发:越久越醇的兄弟情】

【吴利传、陈永康:相知相交一甲子的兄弟情】

【兄弟情谊电影传唱】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