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顺才、温明发:越久越醇的兄弟情

2018-08-17 10:35

何顺才、温明发:越久越醇的兄弟情

不是所有的好朋友第一次见面就觉得一见如故,很多人是认识了很久,但要等到若干年后才在某个时间点上成为挚友。
(图:星洲日报)

不是所有的好朋友第一次见面就觉得一见如故,很多人是认识了很久,但要等到若干年后才在某个时间点上成为挚友。

广告

何顺才和温明发的友情就是属于这种类型,他们的情谊就像酒那样,越久越醇。

友 情 印 证,陪 死 党 跨 州 追 女 生

“喂,你在哪里?出来喝茶吧!”

何顺才和温明发相识了三十多年,到今天依然几乎每天都会通电话。只要是对方来电约见面,另一方基本上都会马上赴约。

他们俩的友情属于倒吃甘蔗愈吃愈甜的类型。早在小学的时候,他们已经是同班同学,但当时始终称不上熟络。何顺才笑言:“那是因为他矮坐前面,我高坐后面,所以我们那时候很少讲话。”一直到中学,两人再度就读同一所学校,这一次的相遇才把两人的距离拉得较近。

中学时期,温明发虽然个子小,却是校内的运动好手,何顺才因而开始注意起这位同学。加上两人原来都说客家话,聊起天来备感亲切,渐渐的就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广告

当时感情深厚的其实不只有他们两位,另外还有几位同学也是经常跟他们混在一起。这群朋友的关系要好到好像少见一面都不行,试过有一次,深夜了他们还在路边聊心事,结果遭到警察上前盘查,质问他们为什么那么晚了还不回家。还有一次,温明发明明受伤了想在家里休养,却还是被硬拖出去喝茶聊天,这群人好像缺一不可似的。

有一段回忆他们至今提起仍会眼神发光,那是1992年,他们7个大男生一起到刁曼岛来一场毕业旅行。那次行程原定5天4夜,结果因为玩得太开心,哪怕钱不够用,大家也硬把行程延长至8天7夜。
 

1992中学毕业那一年,何顺才(右一)跟温明发(右三)还有一群好友到刁曼岛旅行。这是他们第一次一起出游,也是他们最难忘的旅行。

那一次的毕业旅行之后,7个大男生来到了分水岭,大家往不同地方升学,认识了其他朋友。大专毕业后,7个人又各自忙碌工作,变得更少联络,慢慢的就只剩下何顺才、温明发还有另一位朋友伍尚基,至今仍比较常联系。

如果要举证何顺才和温明发的感情有多要好,有一件事不能不提。

广告

那一次,他们两人一起参加生活营,温明发在营中看上一位女生,还跟那女生要了联络方式。生活营结束后某一天,他问何顺才可不可以陪他去找那位女生,但是重点来了——那位女生住在彭亨州文冬,他们两人则住在另一端的吉隆坡蕉赖,而且只有摩哆没有汽车。何顺才能怎么办?心想既然死党都开口了,那就只好舍命陪君子吧。

来到约见佳人的那一天,天还未亮温明发就骑摩哆来载何顺才。何顺才记得那天早晨天气很冷,在高速公路上迎面吹来的都是彻骨寒风,不巧那天又刚好下雨,他当时身穿短裤和戴着没有挡风罩的头盔,雨水一大颗、一大颗地打在他身上,他只能一边忍痛一边打哆嗦。

“到达文冬的时候差不多是中午了,我们便约那女生出来见面。然后他(温明发)跟那女生聊天,我就站在一旁。”

直到今天,何顺才仍然记得那位女生当时穿什么颜色的上衣,温明发反倒不记得。这也难怪他,因为何顺才说:“他现在的老婆不是这位女生,现在的老婆比那位女生还要美呢。”

问温明发有没有知恩图报,帮何顺才追女生?温明发说没有,因为对方个性比较闷骚,有些事只会藏在心里。身为好友,他能做的是随时敞开大门,等哪一天对方想说的时候,他就会是最佳的聆听者。

1992中学毕业那一年,何顺才跟温明发还有一群好友到刁曼岛旅行。
1991年,当时还是中学生的何顺才(左)与温明发到国家飞禽公园游玩。

 

友 情 需 要 付 出 及 包 容

这次的访问在开始之前有个默契大考验,考验他们俩对彼此的了解和默契。基本上,他们都记得对方的出生年月日,这一点以男性来说算很不错了,要知道有多少人可能连女友的生日都不记得呢。

这个默契大考验总共有8道题目,最终比数是5:3。温明发的分数虽然比较高,但他认为朋友之间是否熟稔的关键不在于能记得对方多少事情,而是在于有没有把对方放在心上,以及两人有没有共同的话题。

说到聊天功力,他们两人可说是不分高下。有时候见面聊天还不够,他们还会像闺蜜那样煲电话粥。据何顺才形容,他们聊天时百分百不会有冷场,“因为我讲一句,他顶十句。”

年少时,他们聊天的话题通常离不开学校发生的事情和八卦;成年之后,他们如今有时聊工作;有时聊心事;有时纯粹闲扯淡。

最近这几年,何顺才都会主动办家庭聚会,召集几个好友连同他们的家人聚一聚。对于这点,温明发很感激何顺才,因为这样的聚会成功把几个家庭连结了起来,至少让太太们都了解丈夫的好友是什么样的人。

还好的是,一直以来,他们的太太不会因为他们这几位好友太常混在一起,而约束他们见面。就算太太偶有唠叨,但是只要搬出好友的名字,太太通常都会放行。

现在比较常出来见面的是温明发、何顺才和伍尚基。温明发是商人,何顺才是GrabCar司机,他们两人的工作时间比较有弹性,常常一通电话就能约出来见面。尚基则因为打工关系,比较难说走就走,这一点其他两位好友也都能体谅。

这世上不只是亲情与爱情需要付出及包容,友情亦是如此。温明发说,友情不能靠单方面付出,任何一方都应该多主动去联络和关心另一方;“如果大家都不付出,这样的友情很难长年维持下去。”

目前何顺才和温明发的心愿,是将来退休之后,大家还能经常出来相聚,不管是吹水或遥想当年也好。

“因为这个原因,他一直唠叨我,提醒我要注意健康。”温明发假装一副没好气的样子。
 

何顺才(左)分享当年陪温明发(右)跨州追女生的故事。那一次的经历其实很克难,但现在回想起来却觉得很有趣。(图:星洲日报)

 

太 太 视 角——肝 胆 相 照 的 好 兄 弟

在兄弟面前和在太太面前,男人可以是两种不同的模样。相信很多太太都曾经挣扎——到底应该感恩丈夫有兄弟相伴,还是应该感到吃味才对?

何顺才等人的好交情,看在他们太座眼里会是什么模样?且由何顺才太太颖芳现身说法:

“外子有两群比较要好的朋友,一群是从小学认识,但到了中学才熟络的‘兄弟’,另一群是在学院时期认识的好朋友。拍拖初期,我几乎都没有见过那群兄弟,直到两年后才真正见着他们。那时候他们一直跟我说,我的外子以前是他们的老大,可是我认识的那个人,给我的感觉明明很木讷,和他们描述的有很大出入。

我们拍拖的时间很长,似乎是他们兄弟帮中最早拍拖的一对,所以陆续见证了其他兄弟结交女友和结婚的过程。其中有陪兄弟跨州追女生的经验,也有譬如我们结婚的前一晚,有兄弟为一沾喜气而在我家向女友求婚的经验。

他们兄弟其实都住得很近,只是近年来因为工作的关系,不是每一次聚会所有人都能出席。平常也就只有住在同一个住宅区的尚基,还有工作时间比较自由的明发,见面的次数比较频密。

基本上,但凡尚基落了单,譬如他太太和姐妹淘有约时,他便会约他的兄弟陪他打发时间,成了临时的‘托夫所’。如果正巧两人都被太太‘冷落’在家,约在一起就更适合不过了,除了吃饭往往还会续摊去喝茶。

有时候,他们还会来个只有他们3人的小旅行。男人聚在一起说什么?其实除了聊工作上的事和小孩的事,还会讲讲老婆的坏话,就像女人聚在一起时讲老公的不是一样,没差。
 

中学毕业后,当年的一群死党开始各有各忙较少联络,至今仍常联系和约见面的有何顺才(左起)、温明发和伍尚基。

偶尔如果有人车子坏了,电话一通,人在附近的兄弟就会立马赶到现场帮忙。外子之前因工作压力有情绪病,也多得家人还有这几位兄弟陪伴、聊天、开导。对于木工、电工一窍不通也不怕,外子的一通电话,便召来兄弟帮忙修理、钻洞、安装。前阵子搬家,兄弟还开着自己的新车大老远帮我们搬回了几件小件家具,病着也来帮忙,还曾二话不说牺牲周末的亲子时间,联手包办了油漆、整修的各种工作。

为了陪落单的兄弟,外子试过把我晾在家,而且往往一出门就是大半天。最可恶的是,他每天都要与兄弟通电话,一聊起来就七情上面、兴高采烈、异常兴奋,平常也未见他与老婆聊天时有这般好兴致,又或是这么多话。事实上他与亲兄弟说的话,应该也不及这群没有血缘的兄弟来得多。

这几个兄弟虽然在一起的时候,经常会互损和数落对方,但是他们从来不会有芥蒂,这份友情真的很难得。他们未到半百就已有几十年这么要好的交情,有时还真的让人妒忌又羡慕。”

 

温明发(前)和何顺才(后)从小学就开始认识,但他们的友谊要等到中学才真正开始发酵。两人今年45岁,仍然保持每天通电话的习惯。(图:星洲日报)

 

周刊专题:
【胡慧梵、李泉运:只有相杀没有相爱的兄弟情】

【何顺才、温明发:越久越醇的兄弟情】

【吴利传、陈永康:相知相交一甲子的兄弟情】

【兄弟情谊电影传唱】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