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浠汎 ‧ 活出有意义的第二人生

2018-08-16 16:08

艾浠汎 ‧ 活出有意义的第二人生

艾浠汎,本名黄丽华,她的过去虽然不算大起大落,但以记者为起点,途中搭上了一班娱乐圈快车,中途却选择下车,转搭下一班车去到英国伦敦过平淡的生活。

一个曾经每天奔走于五光十色的娱乐圈,采访各大明星歌手的娱乐记者,尔后无心插柳成为创作才女,但她却没有眷恋这条星光大道,反而远走他方寻找她的幸福,最后用自己最擅长的语文帮助异乡的华人,当业余中文翻译员,重新找到生命的意义,她就是艾浠泛。

广告

艾浠汎,本名黄丽华,她的过去虽然不算大起大落,但以记者为起点,途中搭上了一班娱乐圈快车,中途却选择下车,转搭下一班车去到英国伦敦过平淡的生活。当她以为这个就是终点站时,却因为做了一个更改回乡日期的决定,令她错失与母亲团聚天伦的最后机会,是她一大憾事。

这个令她遗憾终生的决定,让她毅然决定结束在英国的餐馆生意,她觉得所赚的每一分钱都是罪恶的,因为想赚多一点钱,而错失了与母亲团聚的时光。迷失了一段时间后,她重新找回活着的意义:她去当中文翻译员,帮助被关在英国扣留所内的华人,充当他们的发声器,为他们争取扣留所内的医药治疗福利。

对熟悉80年代本地歌坛的人来说,或许会对艾浠汎这个名字有印象,她在1985年写了一首歌《脱下指环之后》,被本地歌手康乔唱红,更一举拿下本地第一个音乐颁奖礼“星丽奖”的十大歌曲之一。在当时男性创作人挂帅的年代,她的才华受到了瞩目。

一曲成名后,她继续创作了不少歌曲给当时当红的歌手演唱,自己也当过和音歌手与唱片公司公关,活跃于娱乐圈。

之后因为经历感情风波,她放弃这里的一切,到英国旅居1年,之后就爱上了伦敦这个城市,选择在那里定居,结婚生子,与丈夫经营中餐馆,过着平淡的生活。

经 历 情 伤,离 开 娱 乐 圈,出 走 英 国

广告

出生在森美兰州花城芙蓉的艾浠汎,从小就受到在教会学校担任老师的父亲影响,不但小学就投稿报馆,赚取零用钱,还被父亲叫当“抄手”,抄写父亲写给新加坡工作的哥哥们的家信。这种邮寄家书的习惯维持了很多年,哥哥们在父亲去世后,仍保留爸爸给他们写的家书。

她中学毕业后到吉隆坡工作,曾担任过娱乐记者,那是娱乐界最兴旺的时代(80年代)。网络未普遍的年代,港台歌手、明星都来新马登台演唱,尤其是台湾歌手,每次发片都会来马宣传,所以那段时间她访问过很多超级大牌明星歌手,也是娱乐记者最忙碌的年代。

除了写作,父亲也是她的音乐启蒙老师,从小就跟着父亲到教会唱歌,所以她开始弹吉他,与一些学过正规音乐的朋友一起玩音乐,打下了基本乐理底子。

“当了娱乐记者后,我开始写歌,原本只是玩票性质,朋友听过后觉得不错,建议我交给唱片公司或娱乐圈的人,或许会被采用,于是我就把那首歌交给了一位本地娱乐界的前辈叶啸,然后交给本地歌手康乔演唱,更获得了大马当时第一个音乐颁奖礼‘星丽奖’十大歌曲之一。”

广告

“也因为这首歌开始有人关注我,当时的乐坛很少女创作人。第一首歌获奖之后,叶啸找我邀歌,并且也让我做幕后和音,参与音乐制作工作,但都是玩票性质。”

当工作重心逐渐转移后,她辞去记者工作,进入唱片公司当助理制作,负责艺人宣传。24岁那一年,因为感情问题,她毅然辞职,只身旅居英国,这也是她的梦想,到国外去看看这个世界,在当地打工赚学费,念了一年英文课程及旅行。

这一趟的旅程,决定了她下半辈子的人生。结束一年的旅居生活,艾浠泛回到马来西亚,但也只逗留了几个月,之后再度回到英国,认识了越南籍华侨丈夫,两人就在英国组织家庭,生了一个儿子,在英国从事幼教工作,随后与丈夫在当地开了中餐馆。

这一住就住了31年,期间因为儿子患有哮喘病,所以6岁时曾带回马接受中医治疗,在这里念了一年的幼稚园,与婆婆有过短暂的相处时光,病治好后就回到英国生活。

 

错 过 与 母 最 后 的 团 聚,遗 憾 终 生

在十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九的艾浠汎,半辈子都在英国度过,父亲在她12岁就病逝,都是由妈妈及哥哥们共同挑起整个家,留在母亲身边的时间并不多。

在2011年农历新年前夕,那一年她准备回马与家人欢庆新年,但因为餐馆事情耽误,令她的回程延迟了几天。

可是这一个决定令她遗憾终生,当她飞回来时母亲已经因为脑部内出血送院昏迷不醒,他们被逼作出最痛苦的决定,放弃为母亲急救,这一趟回乡竟然是与母亲诀别。

“回去英国以后,虽然我还是在经营餐馆生意,但却很自疚,觉得所赚的每一分钱都是罪恶的,就是因为赚钱令我错失了与母亲最后的团聚机会,加上餐馆那几年都不赚钱,所以决定关闭餐馆,重新省思以后要过怎样的日子。”

结束生意后,儿子也搬出去生活,空暇时间多了,开始回忆起童年的点滴到这些年来的生活,慢慢的拾起笔写回忆录,希望以后可以出一本属于自己、家人与家乡的书。

她表示,出书除了是自己的心愿,也是她的使命,因为当年父亲在任教期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事件而被调走,最后父亲心脏病发委屈的走了,所以她希望可以把实情说出来,也是对父亲的怀念“毕竟在英国生活了几十年,中文也生疏了,很多字已经记不起怎么写,遇到忘记了的字就先画上XX,之后再查字典补上。同时也一边追看中国电视剧,因为有字幕,可以一边追回我的中文水平。如此断断续续的写,写了4年终于才写完,代价就是老花加深了很多,因为经常熬夜写到凌晨,累坏了眼睛!”

艾浠汎第一本著作《花城往事──梦里的新年树》,于今年中出版,分成四个章节,分别是老家、花城、父亲的亲笔信及兄弟姐妹间的亲密对话,既是儿时回忆,也描述了花城当时的生活面貌。

艾浠汎的父亲当时是在教会学校任教,薪水不高,但家中有10个孩子要养,所以就做各种兼职赚钱,当中包括为芙蓉电影院写海报、街招,忙不过来时孩子们也要帮忙写,也因此而有机会经常免费观赏电影。

结束餐馆生意后,艾浠汎除了执笔写回忆录,也在朋友介绍下,加入了英国慈善团体担任中文翻译员,帮助被关押在英国扣留所的华人。(图:星洲日报)


当 中 文 翻 译 员 , 帮 助 被 扣 留 的 华 人

在忙着写书的这段日子里,艾浠汎在朋友介绍下,加入了英国慈善团体Medical Justice,一个为被移民厅扣留的华人争取医药治疗的团体,因此非常需要谙中英文的人担任中文翻译员,帮助被关押在英国扣留所的华人。

她解释,在英国有很多因各种理由被逮捕、扣留的华人移民,他们被关在扣留所内等待遣送回国,但由于语言不通,所以往往面对问题却申诉无门,因此需要中文翻译员代表他们与英国官员交涉,而她就是担任这个角色。

“这是义务性质的工作,在过程中我见到很多中国人被人口贩卖到英国,他们都被关押在扣留所里,语言不通,非常无助。在帮助他们的过程中,我突然好像找到了人生方向,觉得这是有意义的工作,所以我这次回去后,就要去考取中文翻译员证书,往后的日子里,我可以做全职的翻译员,这是我的第二人生。”

既然现在已经在做翻译员的工作,为何还需要考取证书?

她说:“现在我只是义务性质帮助慈善团体,我希望以后可以帮助更多的人,甚至包括到法庭或政府单位当通译员,就需要受承认的资格。而且这份工作酬劳不错,工作时间有弹性,可以保障未来的生活,也可以好好的享受生活。”

在英国定居了31年,但她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大马国籍,觉得一旦连这一层身分也失去的话,就与这个国家断绝了关系,所以几十年来她都保持每年一定回马的习惯。

“现在我需要规划我往后的人生,让自己的生活过得更好,更有意义。如明年我们计划回去父亲的家乡──中国厦门寻根,看看父亲生活过的地方,毕竟父亲是对我们影响至深的人,无论是写作、音乐及人生观。”

艾浠汎用了5年时间才完成这本《花城往事──梦里的新年树》。(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