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平 ‧ 落户荒山伴幽灵

2018-08-17 10:30

风平 ‧ 落户荒山伴幽灵

过了几年,我认识了一位独居在义冢里的老妇人,她的陋屋旁边有好几座苍凉的古墓,白天看来都心里发毛,晚上更不敢想像了。我好奇的问她有没有见过幽灵?晚上出门怕不怕呢?

小时候家乡的老屋就在两广义冢的山脚下,越过了火车轨道就是漫山遍野的坟墓,义山的深处也有疏疏落落的几间木屋。在光天白日我和几个玩伴,偶尔也敢越过火车轨道,偷偷跑到山上坟场那边去玩耍。从墓碑上的刻字,可以想像到黄土底下埋的枯骨,有些是漂洋过海到南洋来谋生的番客,生前虽然来自不同的地方,死了便埋葬在此山中;正所谓“埋骨何需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广告

我们经常会看到送殡队伍,敲敲打打哭哭啼啼的来到义冢;有时我们也帮忙扛旗帜或纸轿子,凑凑热闹也赚取一些红包钱。通常丧家会在义山冢亭里预备了食物给送殡的人享用,有些丧家预备的食物好丰富,烧猪切了摆在桌上分享。我们不只在那里大快朵颐,还偷偷打包外带一些,邀了几个死党躲在不远处的树林里吃;这真是令人难忘的童年啊!

有一年,我们中学救伤队举办了个叙别晚会,为中五将要毕业的学兄学姐们道别;当年我也是学会的理事之一,必须负责招待宾客。散会时已是深夜了,有位漂亮的学姐住在山上,特地要求我送她回家,我也没问明地点,便豪气万千的答应了。她潇洒的骑了脚车往回家的路去,我也骑着脚车慌忙的跟在后面护送,没想到她就住在墓园深处。当她越过了火车轨道,我便开始冷汗直流头皮发麻了。听说天黑义山幽灵出没众魔巡山,晚上我们是打死也不敢越过火车路入义山的,我这一去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来不及细想,只好硬着头皮紧跟在后头;一路上迎着飒飒冷风,沿着高低不平的小路往山里去,阴森森的坟墓越来越多,耳听虫声唧唧像孤魂在哭泣,小径两边都是随风摇曳的野草,断断续续凄厉的野狗嚎叫声,似乎看到了游魂,点点绿幽幽的萤火忽明忽暗,仿佛是妖魔在周围虎视眈眈,空气中飘来阵阵尸体的味道,好恐怖。在这月黑风高的坟场,学姐白色的身影飘浮在墓园里,这情景好诡异,就像倩女幽魂遇到了众魔巡山。

我被勾了魂似的死命跟着,一面考虑要不要掉头回去,不然到了兰若寺可就糟糕了。经过了好长一段路,才看到黑暗尽头的一所小茅屋,木门呀然而开,有个诡异的老妇女拿着火把出来迎接学姐,还关心的问我懂得回家吗?我心跳得快要受不了,更不敢看她们在火光下忽明忽暗的脸。顾不得黑夜里看不清小径,只想尽快逃离这个鬼地方,一路上用尽了洪荒之力,终于魂飞魄散的回到家里。

过了几年,我认识了一位独居在义冢里的老妇人,她的陋屋旁边有好几座苍凉的古墓,白天看来都心里发毛,晚上更不敢想像了。我好奇的问她有没有见过幽灵?晚上出门怕不怕呢?

她说人类何必刻意去寻找幽灵,人鬼本殊途,即使碰面也看不到对方,不如和睦相处不是天下太平吗?每当天黑,她便关闭门户不出去以免遇上了好兄弟。外面若有什么风吹草动,她都一概充耳不闻,所以一路以来都相安无事。

广告

说真的她并不怕鬼,只怕恶人来危害,因为门神挡得了野鬼,却挡不了强盗。报章上每天看到恶人伤天害理的新闻,倒从没有看到恶鬼害人的报道,看来鬼魂并不可怕,人类才可怕啊!

住在这充满传奇的地方十多年,听到不少鬼怪的故事,遇到幽灵的机会,却是可遇不可求啊!但有些经历还真是令我难以忘怀的,回想当时的情景正是:

月黑风高送客行,迂回幽径闻虫鸣;

萋萋野草藏尸骨,点点萤火皆妖精。

广告

落户荒山伴幽灵,魑魅魍魉夜夜巡;

纵使相逢不相识,和睦共处庆升平。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