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脚妹·饭盒

2018-08-19 12:01

猪脚妹·饭盒

视线有些模糊,好像下雨天的窗户将就了朦胧的月色。昏黄光线使我看清前方的路,有些颠簸难行,或许是因为我的脚尚未痊愈又旧患上新伤。最近的空间窄小,每当我一个大动作,就会在膝盖上划过流星的尾巴,没有橙色的火花,只有浅粉渐变的红钢笔印。

视线有些模糊,好像下雨天的窗户将就了朦胧的月色。昏黄光线使我看清前方的路,有些颠簸难行,或许是因为我的脚尚未痊愈又旧患上新伤。最近的空间窄小,每当我一个大动作,就会在膝盖上划过流星的尾巴,没有橙色的火花,只有浅粉渐变的红钢笔印。

广告

我忙碌起来失了人形,或许是人性在慢慢扭曲。因压力而饥饿,因饥饿而不知廉耻。在别人递上食物的时候,我毫不害臊地多拿了两片饼干。那是杏仁曲奇饼,杏仁是一种蔷薇的延续,就好像女人的卵子,十四天内的转变成形,不只是荷尔蒙的变化,更是费洛蒙的指引。

有人问我:“你那么能吃,不吃晚餐行吗?”我笑着说:“不行又能怎么办?将就吃零食饼干吧!”结果,她却拿了每到早上九点就抢购一空的冰淇淋面包给我,外加一条香蕉。莫名其妙的我有一种感觉,这似乎在暗示我缺个男人在身边,所以才寄情于工作。但我并非缺爱,只是不懂该怎样去接受别人的示好。

在我来不及思考要吃什么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小贩中心。在我还想不到该点什么的时候,就已经叫了一份外卖。在仅剩三分钟的红绿灯前,我快步走向对面的广场,冷不防一辆车闯入。刺耳的鸣笛中紧急煞车,我尽全力保住了我的饭盒。若是我的饭洒了,我肯定会在地画圈祈愿他再也不必花大钱买新车,毕竟新加坡最便利的就是四通八达的地铁了。

马路交通如虎口,却少了许多人愿意遵守。就因这些害群之马而让路税膨胀,涨到差点儿就要在口袋里吹气才能维持生活。经济的萧条,什么什么公司倒闭了,什么什么公司裁员了,一声不吭地让人躺着中枪。殊不知什么都涨,唯独薪资拮据近乎苗条淑女。

我打包了一盒有鱼的饭,希望年年有余,周周复始。口里的鱼尾并不腥,我吞吞吐吐地夹到了鱼肚,再吃到鱼头时,就有一种反胃的感觉。或许是因为时间过得太快,分秒必争中的我的胃还未适应,就已经结束了这饭盒。也许,该吃饭的时候,就该好好吃饭。这使我想起了我心中天使的四个字“记得吃饭”,而饭还特意加了开关引号。 

每天早上,我都会在茶水间遇见一位上司。她说我不会煮饭,因为我不会削水果。其实,我会不会煮饭跟会不会削水果是毫无关系的。毕竟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而那把削刀绝对不能以速度来衡量。因为我害怕为了削片果皮,而削去了人皮。

广告

这个上司曾经说过我比其他人好,当时的我尴尬一笑,无话可说。但脑海却浮现友人抱怨的样子,诉说像我这样的人,若出来创业,现在肯定是百万富翁了。其实我不是个勤劳的人,只是不想推卸责任。就算不是我份内的事,如果我能理解,一定会去帮忙。在我的字典里,吃亏的意思就是补助。我相信,冥冥之中,总会有另一种方式来回报自己的付出。工作如此,感情亦然。

哲学家常问的一个问题就是“先鸡后蛋,还是先蛋后鸡”。对我而言,就是别去思考它存在的意义,而是去承认它的真实面貌。课堂讲义总是天马行空,让人摸不着头绪。可是,实践理论就不同了。如同我想吃时,绝对会想办法去找寻一盒饭,趁着我的胃口还未消失前填饱肚子,满足心灵上的饥寒。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