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迅·讲真话的沙叶新

2018-08-19 10:20

江迅·讲真话的沙叶新

他说,“我一踏上香港这片土地,就松了口气。香港和大陆虽属一国,在香港却享有大陆公民尚无法享有的权利”,“参与香港书展,有一种感觉是震惊。

香港书展刚刚结束,26日清晨接获79岁沙叶新病逝噩耗。我与这位“中国当代最具正义感的剧作家”相识于1982年,30多年来多次采访他,也时有相聚或电话互动,近一年他因病住院后联络不便而交往不多。

广告

接获噩耗,我满脑子还沉浸在书展的氛围中,于是就想起当年他来香港书展的情景。

那是2009年,我们邀请他任“名作家讲座系列”的讲者嘉宾。沙兄的作品几乎都在大陆被禁。他的新书《沙叶新禁品选》摆放在香港书展摊位上。他说,“我一踏上香港这片土地,就松了口气。香港和大陆虽属一国,在香港却享有大陆公民尚无法享有的权利”,“参与香港书展,有一种感觉是震惊。一个书展竟然成为港人文化节典,这么多人进书展,真难以置信。”

那场讲座,面对数百听众读者,他讲“书的尊严永远不受时代的淘汰”。在讲台上,他道出与自身经历交缠的中国禁书史。

他认为,中国读书人对书是崇拜的,但观乎秦朝的焚书坑儒、清朝的文字狱、甚至共产党的文革,禁书的阴影似乎在历史上挥之不去。《红楼梦》也曾是禁书,靠读书人的呵护,令它流传至今。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一本书,无论禁或不禁,只要有它的价值和尊严,便永远不会受时代淘汰。

沙叶新走了后,内地一本周刊对他访谈的一篇旧文在网络刷屏。其中,有一段是关于当年香港书展,读之发现与事实不符。

我是当事人,有责任作出澄清。

广告

以说真话为准则的沙叶新,那一回却没能说出“真话”,这或许是他接受内地刊物访谈,不得不作出无奈的表白。

沙叶新说,“这次去香港书展,我就是想去看书买书。我主动告诉他们我不想演讲,也不想接受采访,我怕麻烦,也怕累。

书展盛况空前,难以拒绝……我就只好讲了一场”。我认为沙兄没有实话实说。他的讲题是在来香港几个月前就商定的,他也早早约定接受十多家媒体采访。他对记者说,来香港书展只想去看书买书,不想演讲,不想接受采访。书展主办方贸发局,凭什么花机票酒店费用,请你去香港只是“看书买书”。

当年原先还担心当局不让他出境。在香港机场,他从B出口出来,我身边小同事向他献花,他显得有点兴奋,笑着与我拥抱。此际,他背包里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手机,打开,我看到他看到手机上显示对方的号码,脸色一沉,他避开我们接机的几个人,走到七、八米外,说了一阵话,又回来了,轻轻跟我说,“是他们的电话,要跟你邀请方谈谈”。我一时不解,接过电话,对方却不愿披露自己是哪个部门,只是强调说,沙叶新是敏感人物,不能公开演讲。我问理由,他们不作回应。我说,他讲座的广告宣传都铺天盖地了,网上报名人数那么多,人也到了香港,突然取消演讲,对读者,对沙叶新,对你们,对主办方都不利。

广告

当时,我坚持说,演讲是不能取消的,否则会酿成“政治事件”,媒体大肆炒作。对方跟我大谈国家利益,谈社会稳定。

我一听就火了,说了气话,你们去这个圈子打听一下,几十年来,我江迅肯定比你们还爱国,沙叶新的演讲不能取消,后果我负责。说完,我挂了电话。去酒店的路上,我跟沙叶新沟通,最后商定演讲依旧,但不谈敏感话题。结果,他的讲座听众爆满。

他回到上海,翌日对方宴请他饭聚。沙叶新给我的电话中说,对方很高兴,对他一再赞许。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