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罚单可以取消,法律岂非儿戏

2018-08-19 10:56

郑丁贤·罚单可以取消,法律岂非儿戏

关于希盟100日的成绩,谈论和批评很多,但针对希盟部长的表现,着墨很少;默迪卡和Kajidata两个民调中心,做了民众对部长满意度的调查,结果却是南辕北辙。

我最近一次读到“希望基金”的消息,大约是一个月前,它突破了1亿5千万令吉的筹款额。

广告

对于捐款的民众,我致以敬意,这是他们对期待一个更美好的未来,所做的奉献。

当一个政府要人民捐款救国,显示国家的财政状况已经恶劣到不行了。

只是,这一边需要人民捐款,另一边,交通部却撤销了4亿3千500万令吉的AES交通罚款。

既然国家财政已经如此窘迫,政府却如此大方,大笔一挥,4亿多令吉都不要了。

我实在看不出一个道理。

交长陆兆福说,罚金是归投资机构LTAT所拥有,国库并无损失。

广告

真相是,政府必须赔偿LTAT5亿5千万令吉;羊毛出在羊身上,不要玩搬弄数字的游戏。

而且,这不只是钱的问题,也是法治问题。

被罚款者,是因为超速而抵触了交通法规。

罚款是对违法者的惩罚,换个角度,也是对守法者公平和肯定;这是法律的正义原则。

广告

交通部长在缺乏正当基础下,撤销罚单,形同告诉社会:法律无效,违法无罪。这已经破坏法律的正义,也是糟塌法治精神。

还有,那些过去缴了AES罚款的民众,他们是守法的一群;他们已缴的罚款,部长却称不会退还。

守法不超速,以及守法缴罚款的民众,付出成本和代价;而超速却又不缴交罚款的人,反而得到奖励和鼓舞。政府已经传达一个非常错误的讯息。

AES是前朝政府留下的产物,它的外包作业也受到许多非议;但是,它毕竟拥有法律基础。如今的交通部可以改变作业方式,让陆路交通局接管;但是,法律的执行,不能如此轻易推翻,否则就是儿戏,做了一个错误的示范。

x x x

关于希盟100日的成绩,谈论和批评很多,但针对希盟部长的表现,着墨很少;默迪卡和Kajidata两个民调中心,做了民众对部长满意度的调查,结果却是南辕北辙。

譬如,默迪卡的调查,旺阿兹莎的满意度最高,但是,在Kajidata的调查,旺姐几乎排在最后;教育部长马智礼在默迪卡调查排名居尾,不过,在Kajidata却居第3名。

撇开民调,马哈迪对他的内阁的评价,直称一些人还留在当反对党的作风。

大家看了,会心一笑,是否对号入座,应该有自知之明。

恕我直言,到目前为止,人们还没有看到他们应有的表现,但是,不应有的表现,却是层出不穷。

国防部长末沙布说,大家应该给他一个机会,而不是轻易的批评他。

说得没错。但是,末沙布宣称大马的军备在东盟最差,以及对外说大马的24架俄制战斗机,只有4架能够飞行。

军队上下必须维持高度士气,国防军备也是高度机密。末沙布的口无遮拦,加剧了人们对他“煮咖哩更在行”的评价。

首相署负者宗教事务的部长慕加希针对LGBT,一时打脸,一时摸头,伤害了LGBT群体的尊严,也对他的“变脸”摸不着头脑。

教育部长马智礼从让人有所期待的清新形象,坠落到处理黑鞋白鞋的琐碎部长,加上推诿统考做法;还未展现有做大事的能力。

交通部长陆兆福动作频频,能见度很高,只是,许多决定有违常理,屡次收回或纠正,成熟度有待提升。

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权力很大,责任很重,但是,迄今还看不到他为国家经济规划了什么道路。

其他一些部长,还在学习曲线的底端,鲜少露面,没有政策,好像是素人几个。

当然,表现较好的也有,而如通讯部长哥宾星,以及能源部长杨美盈,事能亲恭,谈话有条理,决策合逻辑,算是优等生。

后段生的部长们,人民固然须给他们一些时间,不过,他们也得跟得上时间。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