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钦亮·AES早就该一刀切

2018-08-19 10:58

郑钦亮·AES早就该一刀切

记得6年前AES实行时,运作方式就存在一些“猫腻”的想像空间。

交通部长陆兆福宣布,政府决定取消自动执法系统(AES)过去至8月31日所拖欠的罚单,这应该是自509改朝换代100天之后,第二个100天开始头一天就捎来的好消息。

广告

这样大手笔的好康,以前未曾有过,引起的反应自然不小,不全是赞也不全是弹,专业看法也不少。

其实AES的执法地位,也非纯正的官方血统。它的运作方式以及与政府之间的配合条件,也具争议性,说难听点是老百姓和政府都作了“冤大头”,拿到AES合约的两家公司则是跳入装满交通罚单的“米缸”,随便一抓都是花花绿绿的钞票。

记得6年前AES实行时,运作方式就存在一些“猫腻”的想像空间。

简单的说,就是政府允许两家获得合约的公司出资安装和运作AES系统,一条龙操作至拍下违法车子当时触犯交通规的高清照片,经过特别小组仔细筛选罪证确凿的角度后,交给陆路交通局执法组发出罚单给车主。

在这样的合作模式下,政府不必出一分钱,就可拥有据称全世界有超100个国家采用的先进交通自动执法系统,看起来好像是很聪明的样子。

据知当时力挺AES的大官们都同一个鼻孔出气的说,政府的立场是希望通过这个先进又不须成本的自动执法系统来降低车祸率,挽救更多性命,相信司机们为了避免中三万破财,就会把车速降低及遵守交通规则,如此必会减少交通事故的发生了。

广告

但最大的争议点是,交通部如此让“执法外包”,妥当吗?整个运作模式,有达致政府、人民和商家三者的赢、赢、赢“三赢吗?感觉上,赢面最大的还是商家。

政府是省下安装AES和运作的人力和财力,但同时也送出了执法权和罚单的罚款给商家,只取回一部份入国库,其余都进入获得银行贷款经营AES吸金系统的两家公司。

在这种情况下,交通部几乎不必做什么交通规则的监督和教育,只是等着与商家“分红”;商家唯利是图,也必无所不用其极的猎取每一个可以证明司机犯规的“银票”;司机则步步为营,慎防获得执法权的商家安装极易犯规的AES陷阱。

AES自动执法系统,就是在这么不健康的环境下,虎视眈眈的紧订老百姓的钱包。

广告

官方最会说的,就是“不犯规就不必怕”,这种话与“不偷不抢就不怕伊刑法”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如以上所说的,无商不唯利是图,最典型的便是在笔直的幽静大道设下每小时三、五十公里的限速来考验司机的耐性,咳嗽一下就已经超速,而被拍下的咳嗽中照片,就得付罚款了。

所以说,交通部改朝换代后把AES的执法权从商家拿回来,让执法机构血统转正,不再有商业味道,至少老百姓心里比较踏实,罚款也是收进国库而非私企钱包。

至于AES罚单撤销的一刀切,有说是对奉公守法者守法缴罚款的疏忽司机不公正,各人看法不一,也具争论性,倒是希望这两个星期的无AES蜜月期,司机也别乘机飞车,千万不要为一时的超速快感而害人害己。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