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慧琪·又吵身份认同

2018-08-20 12:00

白慧琪·又吵身份认同

林财长当时的回应,是应中国记者提及“作为44年来首位华裔财政部长”。大胆猜想,中国媒体、中国阅听众期待得到“以身为华人为荣”的答案。

网红蔡恩雨泪洒中国中央电视台节目的片段,当中把中国视为祖国,还有到中国是“回家”的言论引起轩然大波。网友的留言热议“祖国”这两个字的意义。支持蔡恩雨的把祖国解释为“祖先的国家”,马来西亚华人的祖先来自中国,视中国为祖国有何不妥?反对蔡恩雨的也不少,把祖国定义为“生长的国家”,那无疑就是马来西亚,中国则可称为“祖籍国”。

广告

先说明接触这片段的情境:我先看到几位脸书友分享片段,看到他们都不苟同“中国是祖国”。接着发现,多家媒体开始报道她的言论引起争议,还节录几名网友留言。最后我才自己点开影片,读一读底下网友留言,归类出他们的两极反应与“祖国”定义。

在那片留言海中,我想起财政部长林冠英在公布部长的记者会上同样引起争议的言论:“抱歉,我不以华人自居,我是马来西亚人”(I\'m sorry,I don\'t consider myself as a Chinese,I\'m aMalaysian)。林财长此话一出,同样一方叫好,另一方挞伐他“忘祖”。

仔细看看两位当时说话的情境,或许能看出些端倪。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名称叫做《中华情》。再来,蔡恩雨一坐下,主持人第一道问题是“这是你第一次踏上祖国的土地吗?”。从节目名称和主持人口吻,很明显是要塑造“海内外华人一家亲”的氛围。

当主持人提到“归属感”,蔡恩雨随即接话“回家了”。这种回答正是《中华情》预设的标准答案,煽情又极富大中华主义。

林财长当时的回应,是应中国记者提及“作为44年来首位华裔财政部长”。大胆猜想,中国媒体、中国阅听众期待得到“以身为华人为荣”的答案。

还原情境,是想从提问者(中国人)的角度设想,他们期待什么答案,又想输出什么意识形态。《中华情》这类节目,明显利用文化输出(影视节目)传递大中华情节。林财长没给提问的中国记者煽情的机会。

广告

或许是基于新政府刚刚成立,国家氛围还不稳定,我倒觉得林财长的回应恰当平稳,省去种族主义者发挥空间。

然而,把两个例子相比,我一时抓不住我国网民和民众对于祖国认同的看法。还有,在什么情境会自视马来西亚人,什么情况又是马来西亚华人,什么情况又变成“大家都是华夏子孙中国人”。这个标准好像可以轻易改变。

很多台湾艺人因展示台湾国旗、发表台湾是国家的言论,随即遭中国封杀,以致失去到中国发展的机会。

最新的例子是宋云桦,她被翻出曾回答“最喜欢的国家是台湾”,被指支持台独后,随即更改认同为“台湾是我的家乡,中国是我的祖国”。她的改变,可能出于不想放弃中国庞大的市场,却因此放弃自己原本的国族认同。

广告

马来西亚的国际处境可不像台湾那般尴尬。马来西亚是联合国成员,和中国本来就是两个自主国家,国家认同无需模棱两可。我们不必在马来西亚人和中国人两种身份之间选择困难。

第二个层次是种族认同。很明显,我们说中文,沿袭中华传统习俗,这些都是华族的表现。我们可以和中国、台湾、香港、新加坡的华人庆祝同样的传统节日,我们也可以延伸出不同的庆祝方式。

可是,为何面对强势国家和文化时,我们要对自己的身份“马来西亚华人”拆解论述?是缺乏自信抑是自我怀疑?强势文化中隐含意识形态,若不够坚定,我们很容易被潜移默化,渐渐失去自我的身份、文化、国族认同。

再者,在国内多元种族环境,为何要对种族身份认同咬着不放?这就和国家种族政治脱不了关系。从前祖先南来在这里落地生根,争取公民权,建立马来西亚华人的国家和种族认同。理想上,国家政治环境改善,摆脱种族政治,我们对国家和种族认同就没什么好争论。

期许未来,我们不必为身为马来西亚华人而欣喜若狂,这种身份是与生俱来,有什么大惊小怪呢?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