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梅娇·握手与剥虾

2018-08-20 12:42

郑梅娇·握手与剥虾

这使我联想了最近小S的趣闻,过节总会给你碰上这样的场面,就是剥虾壳;过年时,哥哥总会替嫂嫂剥虾壳,妹夫也会帮妹妹剥虾壳,过年嘛,女士都会做指甲彩绘,实在是不方便。

不握手,丢工作?我只听过不屑搞派系争宠或会丢工作,却没想过,不握手也有此下场。但,这是真实发生在瑞典的一起求职事件,女穆斯林因为拒与面试官握手遭取消面试。

广告

我睁大眼,把来龙去脉仔细给读了一下,喔,那涉及的是一个人的底线,是关乎一个信徒的信仰;坚持与不坚持之间关键在于尊重、包容与谅解。

剧情是这样的,这名瑞典乌普萨拉的女穆斯林应征一份翻译工作,因宗教理由拒绝与男性面试官握手,而是把手放在胸前以示敬礼,结果不获聘用还当场被令离开。

她也不是好欺负的社会新鲜人,任人误解就哭着回家,而是入禀控告涉事公司歧视。该公司解释,男女员工都要一视同仁,所有人都要握手跟同事敬礼。

咦,女事主不已经是把手放在胸,敬礼了吗?握手敬礼与手放胸前敬礼,都不也是敬礼吗?

当地法庭认为公司要求员工敬礼实属合理,但是方式伤害了穆斯林,有违欧洲人权法。

最终结果,女事主胜诉,获得赔偿,法庭证明她没错。

广告

所以说,无论如何总要尊重别人的信仰,在文明的国家,因为不谅解别人的宗教或生活习惯就随便伤害人,没门儿!

这使我联想了最近小S的趣闻,过节总会给你碰上这样的场面,就是剥虾壳;过年时,哥哥总会替嫂嫂剥虾壳,妹夫也会帮妹妹剥虾壳,过年嘛,女士都会做指甲彩绘,实在是不方便。

拍成了节目,就马上引起了共鸣;小S在《幸福三重奏》里提出了掷地有声的理论,就是:妈妈传授“吃虾一定要男人帮你剥”,先生不剥她就不吃。先生剥虾给太太或太太剥虾给先生,对于被宠的一方,想必都是感觉很幸福的。

这令我想到一个政治性的问题,就是被宠的一方当然心情很好,心情大好,有关的先生或太太自然就“日子好过一些”。

广告

当然,要不要剥虾,又不会受到法庭的判决,证明是对是错,只不过是自愿还是被逼而已。但它为“人类是天生的政治动物”留下了遐想,有人说,只要一个屋檐下超过3个人,就必有政治。

再将视角看向社会,近日就戏迷看了《延禧攻略》谈到官廷戏,讨论起人浮于世,会做人比会做事更重要。这种争来斗去的戏码,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拍了,倒是认认真真的折射了社会生存的法则与选择,跟大家所处的社会丛林,实在太相似了,所以共鸣不断。

那位社会新鲜人虽是没错,不过如果我是她,要不要继续上这个班,倒是该慎重“考虑考虑”,两方都有权利选择,在一个有不尊重个人信仰“前科”的公司打工,难保不愉快的事不会发生。一旦再发生,还受得了吗?是不是接下来需要调整自己的那一份坚持?

同样,不剥虾也没什么,只是让另一半感觉良好,是一种付出;只要是对尊严没有什么大破坏,洒脱一点,大方一点,让对方开心几天,何必那么吝啬?对家人,不吝啬不一定得到爱,但是吝啬铁定没有爱。

话说回头,不屑搞派系争宠或会丢工作,但搞派系争宠也不一定活得久,谁知道下一秒变幻莫测的现实会给我们丢下一片什么口味的“巧克力”?

但是,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那是根据我们道德底线、做人原则,埋下的“伏笔”,为一个人的际遇洒下了蛛丝马迹。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