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立德·有建设性的反对党?别闹了

2018-08-20 12:44

张立德·有建设性的反对党?别闹了

华基政党和华文报一向被视为华社的重要支柱,509后国阵华基政党支柱倒了,华文报还是华社的喉舌,坚定扮演监督政府政党的角色。

希盟执政百日,各种成绩单满天飞,ABCD还是F,及格不及格,勉强过关,各有评估理据,各有捧场客。我反而有兴趣看反对党如何打分,看了有种闻到隔夜饭菜酸味四泄的感觉,有读者可能觉得我用错形容词,有没有闻到酸味,端看您对酸味的解读是什么?我的解读是,国阵要当有建设性的反对党?别闹了。

广告

前首相纳吉早前针对希盟无法提供渔民生活津贴一事,嚷嚷希盟做不到就应该把政权交回国阵。十足小孩子闹情绪,看人不顺眼就推人一把,蛮不讲理。同样一个人在一个月前还说,接受成为在野党的事实,要当有建设性的反对党。对民主理念的认知像气候变化般反覆无常。

媒体就希盟百日新政问前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看法,她一副傲慢的口吻说,希盟无法顺利兑现竞选诺言,让后者知道执政不易。这句话乍听有理,却酸味十足。没有纳吉那般直白,也相差不远矣。

至于马华总会长廖中莱给希盟百日新政D等,看他唠唠叨叨D等是如何评来的,不如给个F直截了当,看来他在评别人时有想到过去自己表现也没有特别标青,怕给人留下话柄,话到唇边F变D。同样的,评审别人左支右绌的马华领袖还有国会唯一华裔反对党议员魏家祥,50分的标准跟廖中莱如出一辙。

无论是廖中莱的D,还是魏家祥自认很公平的50分,置放在伊斯兰党主席哈迪哈旺指示党员在无拉港补选支持马华候选人的天秤上,马华突然在这个之前勇于拒绝的神权政党面前软了下来,与世袭敌对党对比一下,D等和50分倒是有趣的评分。

华基政党和华文报一向被视为华社的重要支柱,509后国阵华基政党支柱倒了,华文报还是华社的喉舌,坚定扮演监督政府政党的角色。在传达政府政策的同时,不吝给予反对党尤其是华基政党马华和民政议政空间。华基反对党文告华文报比任何媒体的篇幅都来得多,处理手法也公正公平。他们监督执政党的议政内容如何,表现是否符合有建设性反对党的口号,读者/选民自有评断。

文告是一回事,特约评论是另一回事,《星洲日报》言路版不时邀约华基政党领袖和基层针对希盟政策发表评论,希望他们能以专业的笔触,敏锐的视角,写出与文告有别的评论文章,以飨广大读者,同时也展现他们是有建设性的反对党。事与愿违,受邀者经常以各种藉口推搪,有者连找的藉口都掩饰不了还不能接受葬送江山的事实,100天了,还在自怨自艾。

广告

读到这里,马华粉丝要抗议了。且慢。星洲日报专栏作者中依然有马华背景且能让人看到华基反对党还有希望的吴健南。身为律师的他很快的从政治挫败中走出来,以他一贯的律师本色继续监督政府,这是他在国阵时代就一直在做的事。现在在野了,他更有立场严格监督希盟,不谩骂,不巧言令色,从法律观点实实在在地针对政府政策作铿锵有力的监督和批判。这样才是有建设性的反对党必须做的事。

巫统方面让人有惊喜的是前巫青团长的林茂国会议员凯里,他的言论不像巫统某些老油条苍白无力,只会给人恋权的观感,他坦白国阵救赎的时间需要很长,这是对党要自强的直陈;他对希盟的批判不表现出违民主,面对敌对阵营无理取闹的反击手法让人看到政治智慧。这岂是阿莎丽娜和巫统总秘书安努亚慕沙可以比拟?

从吴健南到凯里,国阵要做建设性的反对党就必须给年轻人更多的表现机会,将党内有专业资格和能力的年轻人组织起来,让出空间给他们以自己的方式监督执政党,并为党找出改革的路向。然而,在野首100天,国阵资深领袖讲话就反反覆覆,语无伦次,看在有理想的年轻党员眼里是什么滋味呢?

马来西亚要成为一个成功的民主国家,的确需要强大的反对党,对还是个初哥的执政党做好监督工作。目前可见到国阵可以很快上手成为“称职”的反对党,但能做到有建设性的反对党吗?

广告

答案显而易见。还是那句,别闹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