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雨·隐约

2018-08-20 15:55

曦雨·隐约

她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确切的日期和时间她已记不起,他的面容五官都已经模糊了,只有那种感觉,很熟悉却是隐隐约约。

她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确切的日期和时间她已记不起,他的面容五官都已经模糊了,只有那种感觉,很熟悉却是隐隐约约。

广告

当时,她手上捧着一杯饮料,忘了当时点的是什么口味,只有冰,被她反复搅动的冰块和冰块之间摩擦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响起。那天,她和朋友一起去广场,朋友约了人先走了,而她也在等着别的朋友一起吃晚餐。

她坐在一处专注喝着饮料,不时搅动杯子里的冰块,也想着最近烦恼的一些事情。忽然,有个身影靠近她。

她听见一把深沉沧桑的声音,抬头一看,眼前是一名老伯。老伯身穿便装,腰间挂了个小挎包,手上还握了一把非折叠式雨伞。

“你愿意帮忙下我这个老人吗?”老伯看着她,用的是简单的英文。

她赶紧站起来,感觉有点不知所措。她曾经在路上遇过很多自称是某某组织要求捐款的人,但她有过不太愉快的经验,有者态度不友善,直接递一个本子给她就要求她捐钱,甚至连解释一下组织背景也省略,她感觉不可信却又不善于拒绝别人,当下只好妥协。往后每每在路上遇见要求捐款的人,她会选择避开,但这一次却来得太突然。

她回过神来后问老伯,需要多少钱。老伯说他是吃素食,他还没吃午餐,附近有个素食馆之类,老伯说了很久却没告诉她金额。

广告

“不如我陪你到餐馆,你点了餐我帮你付钱吧。”她犹豫了一阵,正想拿出钞票时,忽然想到一些东西。

“可是那餐馆有点远。”老伯想了说。

“没关系。”她说。

“那好吧。”老伯想了想便说。说完老伯便急匆匆地带路。可能是饿了吧,老伯的步伐有点快,她只能紧随在后。

广告

一路上她好奇地问了老伯一些背景,却是小心翼翼地,因为她怕冒犯了他。她本着好心问老“不如我陪你到餐馆,你点了餐我帮你付钱吧。”她犹豫了一阵,正想拿出钞票时,忽然想到一些东西。

文/曦雨伯如何来到这里,想着他会不会是和家人走散了,需要帮他联络家人,但老伯却说他没和家人走散。

她感觉天色有点晚了,也好奇老伯在吃完饭后要如何回去,老伯却说他是搭火车来,吃完后他懂得如何回去。聊了之后,她才发现老伯住的地方原来离广场有点远,却不知为何溜达到此,正想继续询问时,他们已经来到广场的饮食区。

老伯来到饮食区的一个小档口,他看着餐单从上而下瞄了一遍,她问老伯要吃饭吗?他摇了摇头,想了一会儿后便熟练地向服务员点餐并露出笑容。

“他每次都点这个。”服务员在她付款时,和她低声说一句。

她对服务员微微一笑,付款后便在老伯面前坐了下来。老伯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原来他退休前曾在大公司里当过助理。现在老伯的孩子都长大了在外工作,家里只有他和太太俩作伴。他感慨地说日子过得不怎么样,却无意详诉,只说有钱便多吃点,没钱的时候就少吃点。

她也和老伯建议如果面对困难可以谘询相关义工组织,或许能得到一些帮助。

老伯有点固执地说不需要,也说他们帮不上忙。老伯也问了她是不是还在念书,聊着才发现她念的专业和老伯之前工作的公司有关联。

食物准备好后,老伯迫不及待走过去,端了食物便满脸笑容的坐下来享用。老伯一边吃着,一边和她继续聊。她专心地听老伯说着,她感觉老伯是个很有知识的长辈。但没聊一会儿,她因为约了朋友而得先走了。

时隔那么久,不知为何,今夜却想起那天的情景,接而唤起那个瞬间。老伯点餐和看见食物时的那个笑容,当下给她的那个感觉,不知为何让她难忘。

虽然已经记不清老伯的样子,留在脑海的只有当时那个感觉,看到笑容后的那种温暖的感觉。或许,只有划过心尖的那丝温暖会若有若无地印下记忆,浅浅的、淡淡的。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