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艳】李天葆·千叶红莲,华丽正果

2018-08-20 17:03

【非常艳】李天葆·千叶红莲,华丽正果

50年代初的李丽华,坐在茶餐厅的卡座里,一身职业女性打扮,西装翻领外套,两手叠放,自持有礼,只是回眸含笑,露出典型的娇媚模样——后面椅背坐的是张扬,极为年轻的张扬。青嫩白净的高个儿,是刚出道的男明星吧。影片叫《电影故事》,又名《错错错》,前者仿佛非常现代化,将片名放置到一种意境,不像3个错字,连成一线,暗藏警世通言。

50年代初的李丽华,坐在茶餐厅的卡座里,一身职业女性打扮,西装翻领外套,两手叠放,自持有礼,只是回眸含笑,露出典型的娇媚模样——后面椅背坐的是张扬,极为年轻的张扬。青嫩白净的高个儿,是刚出道的男明星吧。影片叫《电影故事》,又名《错错错》,前者仿佛非常现代化,将片名放置到一种意境,不像3个错字,连成一线,暗藏警世通言。她能够饰演写字楼女职员,似乎很是牺牲了……却原来两人还合作过《鬼恋》,是徐纡的小说改编:这个女鬼凤眼勾魂,曲发垂怜,不像幽冥中人,而近乎神秘美人了。赵雷那时亦年轻得很,脸容瘦削,和欧阳莎菲演小夫妻,把女方衬托得越发老成了——《十月果》和李丽华合演,李当然依旧妩媚,以前老戏院的一个女领票员——后来所谓的“带位员”,职称仿佛降低不少。李的绮年玉貌扮演社会里头的中小阶层,看来是拉高了本来的阶级,有了这样的眉眼秋波,任何的不安都会成为合理的,谁会屈服于种种压迫和剥削?此片又名《喜临门》,随俗得多,暗示再多的波折最终会化为平稳,喜气收场——标明的十月怀胎,瓜熟蒂落,好日子确实要来临。那时稍有不慎,她即被视为秋老霜花了,冷寒之至,仍然会开花,这已然不简单了……四面八方的人等着看笑话呢。上海时代象征的一种精致华美,越过孤岛、胜利以至南来香港,一再蜕变,是金蝉脱壳?循环作息使然?她为着一己的魔魅事业,不引着时间倒退而行,越战越美艳,还能怎么样?略微分心,身畔的任何一个如花少艾,也就悄声没息的跨过她,成为她——年月暗换,到底李丽华没被换下来。力挽狂澜,是吃力的,但柔韧的无声润物,方是一代宗师的历练修为,她生存了——有什么比这个更为理直气壮?而且娇得有理,媚得有据,阻挡者死。

广告
李丽华与张扬《电影故事》、与陶金《诗礼传家》、与刘琼《火凤凰》。

一个像李丽华这样的电影明星,合作的对象从梅熹、黄河、石挥、韩非、刘琼、罗维、严俊、陶金到张扬、赵雷、关山、乔庄、康威、岳阳……代表着时代浪淘沙的来回冲刷,把不一样的人选端出来,她仿佛也不会畏惧扑面而来的威胁,风刀剑霜,随时也备好武器,一寸寸失土,怎样也得讨回来——又或者根本不应该失去。祖师爷赏饭吃,寻常人问起,李丽华只能如此回答。别忘了,她家里其实是梨园世家,继承的是程派,程砚秋青衣——偶尔赈灾筹款,她粉墨登场演个《大登殿》王宝钏,不就是最后胜利的姿态吗?女皇陛下,日月凌空,永恒存在如太阳月亮,反正被历史剧的角色照耀下,她也等同荣誉披挂,一辈子不必脱下来。

她不是演过孟丽君吗,传统戏里的华丽缘、得意再生缘,女扮男装,上京赴考……即使是古老套路的情节,她照样描眉画鬓,凤眼不灭的眸光星火,从开始就没打算熄灭。环境一变再变,时代氛围转瞬即起移转,林黛封后,撒手尘寰,更多的玉女金钗踱出来了,不是胁迫,也是某种年月更迭的逼近——李丽华没有怯懦,角色千变万化,大概没难倒她,接近秋老时段,越发光华难掩,什么长江一号,卓寡妇,镇定的对付各路神仙,实则是牛鬼蛇神——明的暗的,眼观六路,打从心里有底,这也是客栈老板娘的本色,《迎春阁之风波》里的亮眼人物,岁月将至风情万种机警洞察的妇人,百中挑一,狠辣黑狐狸,自此李丽华才是千变戏路已臻化境,红莲千叶,修炼成正果,十年一个角儿,50年也没有这么一个李丽华。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