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勇成·给我一个爱国的理由

2018-08-21 12:21

陈勇成·给我一个爱国的理由

庆在即,采访了这位因净选盟2.0集会而被封为“大马自由女神”的安妮婆婆,想听听72岁的她亲述一些马来西亚的故事。

“我不爱马来西亚,我爱的是马来西亚人。”

广告

由安妮婆婆亲口说出这句话,毫无违和感,也没有不合理。

国庆在即,采访了这位因净选盟2.0集会而被封为“大马自由女神”的安妮婆婆,想听听72岁的她亲述一些马来西亚的故事。当年她在709集会手握白花、浑身湿漉的身姿,一度成为捍卫马来西亚民主的象征。也许经网媒的不断神化,以致该形象过于鲜明,于是在踏入她位于文良港(Setapak)的老旧公寓前,难免会预想眼前将出现一位绽放希望光彩的容貌。

结果话闸子一开,仿佛有许多自我感觉良好的臆想,被她的真诚给狠狠甩了数巴掌。

1957年,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在高喊独立的时候,她还是个在北海的小甘榜,跟马来邻居小孩爬树嬉闹的11岁女孩。长大成为老师后,依然属于沉默的马来西亚人,当时对国家政治氛围与环境,是无奈多于害怕。直到退休后落脚吉隆坡,才启动了她的发声机制,适逢科技普及的年代,才出现了那么一张照片,让她一夜成为民主象征。

她毫不顾忌的说,这不是为了马来西亚,而是为了马来西亚人。她对国家的无奈、民族不谐的始因、换政府的喜忧,以及对政治领袖们的不信任,都是一句句对马来西亚赤裸裸的告白,也是长久以来被我们粉饰,年复一年用华丽国旗去遮盖的疮疤。安妮婆婆口中的事实或许不中听,却必须要听。

安妮婆婆的神情与话语中,没有迟暮之年的释怀,可能与她“不爱国,爱的是马来西亚人”有关,这种对国人的牵挂,可能无论老少都感同身受。爱国的概念是被教育出来的,爱“国人”

广告

的情怀,则是我们踏在这片土地上,分分秒秒,像偶有争吵、时而友好的老夫妻一样,用一生的时间所培育出来的。

从感性回到理性,我们距离理想中的新马来西亚或许还很遥远。姑且不谈前朝政府的烂摊子,当下仍然有许多没人想去捅的蚂蚁窝,像统考课题、土著权益等等,每5年就来一次乾坤大挪移,宣言中的空口承诺也往往是应急救近火。然而,这些从来都不是卡在技术,而是意识形态上的问题,前朝的政治议程固然是始作俑者,但解铃人的角色,却可以由人民来扮演。

马来西亚还很年轻,我们经历过叛逆期,来到了磨合期,未来有太长的路要走。虽然509也让我们感受到了马来西亚人更加一致的心向,但这股情绪能不能在日后的每一年国庆都持续发酵升华?我想,最主要的功课,就是先让自己成为马来西亚人爱国的理由吧。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